当前位置: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顾正龙:疫情使伊朗与伊拉克关系出现重要变化
发布时间: 2020-07-09 浏览次数: 10

新冠病毒疫情不仅对世界各国的健康有影响,而且影响了各国之间的关系,并使某些力量之间的联盟重新排列组合。在这方面,虽然伊朗在伊拉克的作用似乎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但事实上,德黑兰同伊拉克的伊朗武装人员之间的直接通讯联系多年来第一次中断,象征着伊拉克要求停止与伊朗打交道。

伊拉克指责伊朗是造成伊拉克新冠病毒传播的主要责任人,即使目前过境点已经开放,并允许伊朗来访代表团通过陆路前往伊拉克参观伊斯兰教什叶派圣地,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拉克民众对伊朗的焦虑和恐惧已经结束,一场有关必须削弱伊朗在伊拉克作用的讨论又一次被高调提出。

疫情的影响

不久前,伊拉克方面报道称,美国无人机曾接连在伊拉克“坠毁”,在萨拉丁省,发现了属于美国空军的一架MQ-1“捕食者”无人机的残骸,这是间隔不到一周时间里美国武装无人机第二次被完整“击落”。美国方面称,“如果认为伊朗出手击落了美军无人机,不会有人感到惊讶。”美国空军在伊拉克北部地区连续被“击落了”2架先进的无人机,而且机体都十分完整,显然不是出故障坠毁的。最好的解释就是它们是被伊拉克或者伊朗使用电子系统成功干扰下来的。因此有分析认为,如果美国无人机是被伊朗电子系统成功干扰而坠毁,表明伊朗在伊拉克的作用似乎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

然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Future Center UAE》智库网站75日刊登穆萨纳·奥拜迪博士文章认为,虽然一些分析家声称新冠肺炎疫情对两伊关系没有直接影响,但疫情确实导致:

1.通讯受到限制:2003年以来,伊朗一直开放与伊拉克在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直接沟通的渠道,伊拉克陆空边境口岸正式向伊朗公众开放,没有任何障碍。但当伊朗于2020220日宣布发生新冠病毒病例时,伊拉克政府于222日决定关闭全长1485公里与伊朗的所有边境口岸,暂停与伊朗的航班。伊拉克冠状病毒防控委员会发布了202055号通告,禁止伊拉克人前往伊朗,并禁止伊朗人进入伊拉克领土,接受医学检查的外交代表团除外。

伊拉克内政部宣布,伊朗公民入境伊拉克的签证将在伊朗人抵达伊拉克边境口岸或机场时经批准后才能获得,而不是通过伊拉克驻德黑兰大使馆获得。据认为关闭伊拉克与伊朗边界的决定是由与伊朗有共同边界的巴士拉、梅桑和巴西特三省提出的要求促成的,一些伊拉克活动分子在社交媒体上也发起了推动关闭边界的活动。

面对限制伊朗与伊拉克的接触,伊朗并没有无动于衷。每当伊拉克与美国关系紧张和冲突升级的时候,伊朗方面就趁机积极与伊拉克有关方面进行有效沟通,努力加强其与伊拉克盟友关系,以获得更多有利于对伊拉克施压的手段。在这方面,伊朗认为,失去与伊拉克的直接接触,以及关闭与伊拉克的过境点,并不是伊朗在伊拉克作用下降的寻常标志。伊朗朝圣组织主席阿里·雷扎·拉希迪安4月初发表一项声明表示,伊朗计划恢复其公民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宗教场所的访问,并准备了这些访问的议定书,声称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相互旅行将很快恢复。

2.经济损失:伊拉克在经济领域对伊朗非常重要,在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情况下,它被认为是伊朗性命攸关的经济窗口,伊朗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它。伊朗一直努力将伊拉克与它在经济上联系起来,特别在天然气和电力领域。伊朗是伊拉克第二大商品和货物出口国,主要是汽车、建筑材料、食品和其他物品,每年价值近90亿美元。但在新冠肺炎危机的阴影下,伊拉克关闭了与伊朗的边界,并宣布从38日起停止与伊朗的贸易,占伊拉克市场四分之一的伊朗商品在伊拉克边境关闭后,其经济处于危急地位,这种暂停严重打击了伊朗经济,伊朗正在失去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也失去了创造急需外汇的渠道,和保持其金融市场汇率的依靠。

伊朗公司和银行也受到影响。在伊拉克各地开设的伊朗酒店(位于什叶派圣地纳杰夫和卡尔巴拉)由于为防止疫情蔓延而实行宵禁,现已停止营业。另一方面,伊拉克于38日决定停止伊拉克公民前往伊朗,这严重影响到伊朗旅游部门,特别是因为每年有近25万伊拉克人进入伊朗进行宗教和医疗旅游,该部门是伊朗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经济部门之一。鉴于疫情危机导致的油价下跌,以及伊拉克自己急需从石油销售中获益,伊朗将几乎不可能通过伊拉克的石油出口出售其石油,来应对潜在的金融危机。

疫情使亲伊朗势力衰落

利用宗派和意识形态因素,伊朗在伊拉克扶植了一股亲伊朗势力,并寄希望于这股势力。但在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下伊拉克发生的民众运动中,这股亲伊朗势力严重受挫。今年224日,伊拉克政府宣布在纳杰夫一名伊朗学生感染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然后同月伊拉克10个省的病例数达到47例,他们全部是从伊朗返回的输入性病例。在伊朗出现冠状病毒并在伊拉克持续抗议浪潮中抵达伊拉克之后,它激起了民众对伊朗的新一轮愤怒,伊朗在伊拉克两个最重要的什叶派城市卡尔巴拉和纳杰夫的领事馆被抗议者烧毁,伊拉克街头也出现一种景象:即认为伊朗是病毒向伊拉克传播的途径,甚至有人认为伊朗正在向伊拉克出口病毒,以及伊朗为了选举而隐瞒感染病毒的疫情。抗议者提出了结束伊朗在伊拉克影响力的口号,口号提出者是原亲伊朗的伊拉克什叶派领袖穆克塔达和哈迪。这些口号的提出表明,这是在伊拉克的伊朗盟友从伊拉克政治力量中撤出的标志,这清楚地表明伊朗在伊拉克的亲伊朗势力正在衰落。

美国因素的影响

有迹象表明,由于新冠病毒危机,伊朗在伊拉克的作用有所下降,美国的新制裁又加剧了这种下降趋势。20206月美国对伊朗实施的新制裁,即特朗普政府希望利用疫情危机的影响,孤立伊朗在伊拉克的势力,削弱其在整个地区的作用,特别是因为制裁包括了一些与伊朗利益密切相关的伊拉克人。

另一方面,美国重新部署了在伊拉克的部队,从一些基地撤出,集中在少数几个基地:如安巴尔省的艾因阿萨德基地和埃尔比勒省的哈里尔基地,这两个基地是3月底部署爱国者系统的两个基地,而有报告称,五角大楼已指示美国武装部队司令部准备一项军事计划,以消灭伊朗在伊拉克的武装团体。

综上所述,所有情况都表明,鉴于冠状病毒在伊拉克蔓延引发的危机,再加上美国制裁伊朗在其国内外产生的影响,导致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出现了一系列下降,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对此会无动于衷。特别是因为伊拉克是伊朗手中取得其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上巨大利益的一张重要的牌,如果不采取行动阻止这种局面发展,伊朗将失去这一切,没有未来。

(作者:顾正龙,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