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邹志强:土耳其疫情反复何时休
发布时间: 2020-08-27 浏览次数: 10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多地蔓延,全球感染确诊病例规模已经突破2000万例,并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中东地区是全球疫情重灾区之一,其中,伊朗、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是感染人数最多的3个国家,而土耳其的情况具有典型性,是观察地区疫情的一个窗口。

土耳其疫情不断反复并持续扩散

相对于周边国家,土耳其的疫情暴发的时间很晚,311日才首次发现确诊病例,但发展速度十分迅猛,3月底至4月份的高峰时期几乎以每两至3天递增1万例的速度上升,419日之后还一度成为中东地区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423日超过10万例。在疫情新增高峰的411日,单日新增病例达到创纪录的5138例,后来缓慢下降,520日首次降至1000例以下,但之后土耳其的每日新增病例就在1000例上下反复波动,难以继续走低。

总体来看,虽然土耳其已经渡过疫情高峰,但新增病例依然很多,未能从实质上有效控制疫情蔓延。截至823332分,土耳其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25万例,累计死亡6102例,单日新增依然在1200例以上。

疫情暴发之后,土耳其的国内防控措施逐步加强,但存在很多疏漏之处,而在疫情稍有缓解之后,政府就逐步放松了疫情管控措施。早在42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表示要“四步走”回归正常,54日,其又宣布阶段性放宽疫情防控措施。土耳其61日开始全面放松管控,恢复正常。在政府放松管控和民众意识松懈的双重作用下,民众出行和聚集大幅增加,旅游业也大幅放宽限制,导致疫情不断出现反弹。

在实际操作中,土耳其政府一直将每日新增病例1000人作为判断疫情是否得以有效控制和是否放松管控措施的主要标准,卫生部门也一直将此作为工作目标。但当经过努力将每日新增病例控制到1000人以下之后,放松管控的结果就是疫情再次反弹,这种情况在5月以来已经多次重现,表现为新增确诊人数的周期性反复波动。

从土耳其的每日新增病例来看,520日首次降至1000例以下后仅维持了3天;524日重回1000例以下仅维持了2天;530日再次重回1000例以下维持了13天;之后612日反弹至1000例以上持续了33天,直到714日才再次降至1000例以下;之后在900多的规模持续了21天之后,84日再次反弹至1000例以上至今,823日新增1309例。

对照上述数字和土耳其放松管控的措施来看,正是放松疫情防控措施导致了新增病例的不断反弹。例如,5月,阶段性放松管控带来新增病例在1000例上下快速波动;61日,全面放松管控之后,加之适逢中高考等因素,疫情出现了持续时间更长的反弹;731日开始的4天宰牲节假期之后,由于民众聚会和出行大幅增加,疫情再次快速反弹。

在此过程中,土耳其国内疫情依旧处于不断蔓延的态势之中,近期多个省份都表示感染病例明显增加,距离彻底扭转疫情蔓延态势遥遥无期。

土耳其疫情反复波动的背后

土耳其国内疫情反复波动的背后,反映了政府面对的严重经济挑战以及民众的心态。

一方面,土耳其在疫情初期没有给予足够重视,准备明显不足,后来又不愿采取严格管控措施,而背后的主要原因是担心影响本就脆弱的经济形势。总统埃尔多安一直希望靠经济成就稳固其执政地位,但意料之外的疫情带来了重大挑战。

受到疫情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土耳其的经济将萎缩5%甚至更多,同时土主要贸易伙伴需求下降,旅游业、服务业受到严重冲击,里拉持续贬值。而大多数土耳其人缺乏储蓄,无法承受失业的冲击,因此,政府对工作人群在工作日始终没有进行出行限制,并要求感染民众以居家治疗为主,一度在大城市采取的周末封城举措也漏洞颇多。

土耳其政府已采取多次大幅降息、扩大贷款额度、降税等多项措施,并投入数千亿里拉稳定经济。在疫情缓解后,土耳其政府积极与更多国家恢复直航,特别是一直力推俄罗斯、德国等主要客源国家开放赴土旅行与恢复直航。土耳其政府如此着急地宣布正常化,一个直接原因就是恢复旅游业的压力,希望实现400亿美元的年旅游收入目标。在土耳其的努力下,810日,俄罗斯、德国开始复航土耳其,数万名游客到达安塔利亚等旅游城市,但游客中也出现了不少的确诊病例。

在此背景下,土耳其政府防控措施存在明显漏洞,而且政策随意性较大,地方甚至各自为政,面对疫情持续扩散甚至反弹并没有十分有效的应对措施。伊斯坦布尔、安卡拉以及东南部省份是疫情较为严重的地方,医院病房不足、医务人员紧张及被感染、各级政府官员确诊的报道经常见诸媒体,部分省份不得不自行出台限制措施,甚至经常有人指责土耳其卫生部的疫情统计数据存在“水分”,欧盟也多次要求土耳其的疫情数据更透明一些,因此,实际疫情可能更为严重。近期,欧盟已经暂停土耳其签证服务,甚至美国也发布了不要前往土耳其的旅行提示。

另一方面,民众防范意识淡薄的问题十分突出,出行、聚会不佩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离的现象十分普遍,加之节假日、中高考和疫情疲劳等因素,导致疫情传播渠道无法有效切断,甚至速度一直在加快。

61日,政府在宣布完全正常化的同时,强调这是“新常态”下的正常化,民众出行务必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并尽量避免婚庆或家庭聚会等,但很多民众有意无意地选择了无视,而且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自认为身体好,不愿意戴口罩。例如,从622日开始,土耳其55个省开始强制戴口罩,否则予以罚款,仅在开始的两天里就有7017人被罚款。其他诸如因婚礼、返乡、家庭聚会、送亲人入伍等感染的事例数不胜数;周末和假期的道路上车满为患、公园沙滩人满为患、密集的乘机或乘车队伍等景象十分普遍;查出被感染而逃跑的事例也发生多起。土耳其卫生部、内政部以及各省市政府经常发布疫情规定,甚至规定婚礼上的行为规范,但效果似乎很不理想。

土耳其需提升国内防控和加强国际合作

面对疫情的不断反复和持续扩散,短期内,土耳其国内疫情难以得到有效控制,而且随着秋季流感高发季节的到来,未来两三个月内疫情可能更趋严重。

土耳其首先应加强国内的疫情防控措施,既不能因怕影响经济而三心二意,也不能各自为政、分散应对,而需要采取统一的规范防控措施,加大对医疗卫生领域的投入、提升医护人员的待遇。如何把握疫情防控和经济民生的平衡对于土耳其政府来说,依然是最大的挑战。但从中国的疫情防控经验来看,正是因为严格有序的疫情防控措施,在最短时间内有效地控制住了疫情扩散,最大限度地保障了经济发展的基础环境,才换来之后的经济恢复活力。这一点值得土耳其借鉴,否则,不仅疫情防控成本不断上升,也持续阻碍着经济的真正恢复。

其次,面对疫情的持续扩散和蔓延,土耳其还需要继续扩大国际合作力度。虽然土耳其的疫情防控在中东地区并不算糟糕,但国内疫情持续扩散的趋势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发展下去不排除会成为下一个伊朗,甚至不得不面对事实上的“全民免疫”窘境。而土耳其与外部大国、周边国家的关系发展并不顺利,自负而强势的外交政策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土耳其的国际抗疫合作。

在疫情防控问题上,土耳其迫切需要与国际社会加强合作,力争将最新的国际抗疫药物与方法尽早引入国内,以彻底遏制国内疫情的反复和蔓延。土耳其政府表示与中国、德国、俄罗斯一直保持密切联系,并达成协议,三国的疫苗将会在土耳其进行测试,并可能优先大规模引进接种。随着疫情深入的发展和疫苗研发不断取得进展,未来国际抗疫合作是大势所趋,也拥有巨大的合作潜力与空间。

(作者:邹志强,上海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

来源: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