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
顾正龙:中东水危机:也门或成全球首个水资源全耗竭国家
发布时间: 2015-07-05 浏览次数: 57

中东地区是世界上缺水最为严重的地区,那里水比油贵,几乎所有的中东国家都在闹水荒。2011阿拉伯之春在中东一些国家引发的无政府状态、恐怖主义、教派冲突、内战和难民等问题被认为是中东国家面临的重大挑战,分析家们的评论大多集中于政治和安全领域。实际上,中东乱局背后更有重要的水资源严重短缺等环境方面因素在起作用。

随着这一地区人口不断增长和气候持续干旱,沙漠化加剧,消费增加,污染严重以及对水资源的管理不力等问题已严重威胁到地区国家的安全和稳定,并影响经济和社会财富增长。水资源短缺引发的灾难性危机在中东地区已经迫在眉睫,成为引发战争和冲突的重要诱因之一。中东水资源专家认为,中东的缺水危机可能比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会更加糟糕和严重

缺水应对战略迫在眉睫

在全世界15个最缺水的国家中,有12个位于中东和北非地区,包括阿尔及利亚、利比亚以及沙特、也门等。而且,这个地区以前是冬天降水较多,但由于气候异常变化,冬天的降水量也在下降。

从历史上看,生活在干旱地区曾促使中东地区的人们放眼长远,节约使用水源。但在过去半个世纪左右的时间里,人们摒弃了这种谨慎做法,出现只顾眼前、不计后果地开采水源的心态。

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被各种政治危机和教派冲突困扰的中东各国政府,无暇对水资源短缺现实加以应有的关注,导致水资源短缺的危机不断加剧。


埃及《中东战略研究中心》今年5月发表文章呼吁,中东国家应尽快制定和完善应对水资源短缺的“非传统”战略。

文章指出,中东国家水资源减少的同时,人口却在急剧增加。到2030年,这个区域的人口将比现在的水平增加132%。原因是该地区当前的人口结构有1/3的人年龄在15岁以下,他们很快就会到生育年龄。

中东目前的平均人口增长率不断上升,已达到2.5%,从而导致这个地区的人平均水量份额从1962年的2925立方米减少到2011年的743.5立方米。人平均水量份额低于联合国制定的贫水线标准,而世界人口平均水量配额是7240立方米。

中东地区水资源短缺问题已经十分危急。为确保子孙后代用水安全,尽快制定有关水资源开发、管理、控制和指导水消费的战略成为中东国家的当务之急。

“开源和节流”两大战略图景

面对水资源短缺问题,一些中东国家开始对水的供应和需求两方面采取“开源和节流”两大战略。

一是加强对水资源开发和管理工作,大力发展和建设海水淡化和污水处理工程项目。

中东地区普遍缺水,但以色列是唯一例外,其有超过50%的水来自人造资源。该国拥有脱盐、节水、废水回收和创新性农业技术。以色列约17升水的脱盐成本仅为1美分,而以色列的废水回收率是世界排名第二的西班牙的5倍。以色列每年生产的水中,预计6亿立方米是脱盐淡水,污水处理率超过90%,污水经过处理后大部分用来灌溉农田,在废水回收方面领先世界。

为了帮助该地区所谓对以色列立场比较温和的国家所面临的水危机挑战,今年226日以色列和约旦签署了一项历史性水交换协议。根据这项价值8亿美元的协议,约旦和以色列将分享未来在亚喀巴湾修建的年产7000万立方米饮用水的脱盐厂,残留盐水将被排入死海。

然而,以色列援助伊朗或伊拉克这样的该地区大多数国家目前并不是一个政治上可行的选项。

另外,埃及、摩洛哥、黎巴嫩等阿拉伯国家已规划今后数年里修建更多海水淡化厂,挖井和收集雨水等开发水资源工程,做好污水处理和再生水利用工作。除家庭健康用水外,农业灌溉和工业用水规定只能用再生水。摩洛哥在2014年已开始在其中西部地区建设该国第一个海水淡化工厂,日产10万立方米淡水,计划到2030年为摩洛哥年提供4亿立方米淡化水。

二是加强水资源供应和利用的管理和立法。


一些国际组织和企业倾向于支持中东国家按照实际成本定水价,取消国家水价补贴。他们认为,低价的水资源容易养成人们不珍惜和浪费水的不良行为和习惯。

一些中东国家正在准备采取水资源涨价的措施,消除严重浪费水现象。摩洛哥政府于2014年宣布,从当年8月起完全取消国家提供的水价补贴。约旦政府准备逐步提高水价,在未来4年里,将水价提高到目前水价的10倍。

在有关国际组织帮助下,一些中东国家采纳和实施了有关节水和合理用水的国际计划,特别在改善农业用水方面的计划受到欢迎。目前中东地区80%的水资源用在农业灌溉上。但遗憾的是大部分计划在中东国家并不成功。专家们为此建议,大幅度改变农作物种植结构,选择少消耗水的农作物取代耗水量大的农作物。

存在的问题和挑战

目前,中东地区实施上述缺水应对战略的空间仍然十分有限。

由于项目成本昂贵,而且难以收回成本,水工程项目通常由政府投资,大部分地区国家仍在不计成本地执行水价补贴,实际水价仍然低廉,私人企业无利润可得,很难参与投入。参与修建水资源工程的国际组织和企业,如在埃及、约旦等国的投入数量有限,且经常不到位。

据有关材料显示,中东国家到2022年前,花在修建海水淡化等水资源项目上的资金高达3000亿美元。现在的问题是,面对巨额成本的工程项目,“阿拉伯之春”后的中东各国政府受动乱和战争的困扰,在国家经济赤字飙升的情况下,怎能承受如此沉重的债务负担?

另外,由于中东国家多元化管理国家水资源和卫生设施,管理部门繁多,形成“谁都管,谁都管不了”的局面,因此面临如何立法的挑战。弄不好效果适得其反,在取消水价补贴和水价调整提高后,可能会成为社会不稳定的新诱因。

再者,如果气候没有改善的话,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干旱和沙漠化情况会越来越严重,会造成中东国家之间水资源争端不断增多。

在沙特,20年前人们利用开采石油的技术来开采地下水,从沙漠深处抽出地下水来灌溉小麦,以此实现粮食自足。如今,地下水已经开采殆尽,沙特的小麦产量也已下降。为此,沙特人利用石油财富在非洲的苏丹和埃塞俄比亚投资农场,但这会抽取更多的尼罗河水,其结果是位于尼罗河下游的埃及将会获得更少的尼罗河水,让本来已经脆弱的尼罗河三角洲更加脆弱。而尼罗河三角洲却是埃及的重要产粮区。

目前,为水资源发生争端的国家如土耳其与叙利亚、伊拉克之间。土耳其是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发源地和上游国。土耳其在上游地区截水筑坝,严重影响下游国的水量流入,因而互相指责对方违反有关水的国际公法。伊朗与海湾国家也在为水资源发生冲突。这些因素将为地区应对水资源短缺的努力构成严重困难。

最后,战争、恐怖主义、混乱,以及乱局造成的难民潮加剧地区水资源紧张,原有的水坝等水资源设施被破坏,引发灾难的风险日益增长。

以叙利亚为例,在很多人看来,当前叙利亚冲突是反对派针对现政权的斗争,但这并不全面。在过去的几年中,有很多社会、经济和环境的因素侵蚀着政府和民众之间的社会契约。据一份报告称,从2006年到2011年,叙利亚六成以上的土地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干旱,其结果是严重的粮食歉收,80万叙利亚人因为干旱而无法维持生计。

不仅叙利亚如此,在冲突不断的也门,缺水已经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也门可能成为全世界第一个水资源完全耗竭的国家。一些政府官员禁止民众私下开采地下水,但根据也门政府现任水务部长的说法,在前总统萨利赫下台之前,其政府的每一位部长都在自家院子里开井挖水。如果气候没有改善的话,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干旱和沙漠化问题继续被忽视,农业崩溃情况为期就不远了。

(作者:顾正龙,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