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顾正龙:阿拉伯学者谈拜登对中国下投资禁令的动机
发布时间: 2021-06-15 浏览次数: 10

拜登政府做出对华投资禁令这一决定有如下动机:一、希望获得共和党支持。二、美国对中国在军事领域整合民用技术高度警惕。三、给禁止美国投资中国公司提供法律依据。作者最后认为,尽管对抗中国的影响是美国两党的共识,很难扭转美国对中国的严厉政策,美中关系有可能陷于紧张状态,但美中之间的分歧最终只能通过谈判来解决,合作才是解决分歧之道。

拜登总统上任后,扭转了他的前任唐纳德·特朗普在气候变化、移民、税收和社会福利等一系列问题上的政策。在此背景下,人们普遍预期拜登也许会采取不同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尤其是中国商务部63日宣布,在最近两国贸易和金融官员举行高层会晤后,两国恢复了正常接触。因此,外界猜测拜登领导下的美中关系将不那么紧张。

但在美中会谈宣布取得突破的当天,拜登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扩大特朗普此前美国向与中国国防和监视技术部门有联系的中国企业进行投资禁令,并发布了涉及开发和销售海外监控技术的禁令,使被实施禁令的中国企业数量增加,从特朗普时代被禁的48家公司增加到59家公司。这项行政命令将于202182日生效,美国公司从该日起一年时间,与这些被禁中国公司脱钩。

美国财政部官员还证实,中国企业名单将重新审查更新,为更多中国企业被列入禁令名单打开大门,预示着美中关系将进入紧张和拥堵的新阶段。

拜登下禁令的动机

阿联酋《FUTURE CENTER UAE》智库网站68日发表伊曼·法赫里研究员题为《拜登下令扩大对中企采取脱钩措施的动机》的文章指出,拜登政府做出这一决定有四个主要动机是:

1.希望获得共和党的支持,特别是在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拜登寻求他们对他的政府和政策更多的支持。在竞选期间,特朗普一直指责拜登对中国宽松处理的立场。他说,一旦拜登当选总统,美国人应该开始学习汉语,作为拜登将允许中国主宰美国的隐喻。因此,行政命令证明拜登正在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事实上,这一决定受到共和党议员的欢迎。

2.根据这项行政命令,美国的投资被禁止支持中国的国防部门,并扩大了美国政府应对中国监视技术公司威慑的能力。拜登在签署行政命令后表示:这一决定受到人权活动人士和组织的欢迎。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呼吁特朗普和拜登政府对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3.这项行政命令显示,美国正在寻求限制中国利用发展民用经济的技术来发展军事和国防技术。新的行政命令可能包括华为和杭州一家视频监控系统制造商Hikvision(海康威视)数字技术公司,因为这两家公司据说与中国军队有合作。尽管华为否认了这种合作,但美国禁止对与中国军队打交道的中国公司进行投资,强烈表明美国对中国在军事领域整合民用技术的警觉,因为这可能会给中国的国防工业带来重大推动,并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真正的威胁。

4.提供法律依据:特朗普先前行政命令的主要缺陷之一是缺乏禁止美国投资中国公司的现实法律依据。专门生产智能手机的中国公司小米成功赢得诉讼,将公司名称从特朗普实施投资禁令的公司中删除。去年5月,美国一家法院裁定禁止这家公司的依据不合逻辑,这表明迫切需要审查和加强特朗普行政命令的法律依据,并根据更严格的法律框架发布新命令。他解释说,财政部是负责编制被禁公司名单的机构,而五角大楼在制定这份名单以避免任何法律漏洞方面没有发挥主要作用,因为五角大楼在制定和管理公司制裁计划方面没有财政部的长期经验。

影响几何

文章认为,拜登决定的重要性不仅与中方宣布双边关系取得突破的时间正巧不谋而同,而且也是拜登的第一个决定,北京方面认为这是美国打击中国公司利益的升级。北京谴责这一决定,指责华盛顿“扩大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权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呼吁美国“尊重市场规则和原则,废除压制中国企业的所谓名单”。他说,中国“将采取必要措施,依法坚决保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然而,拜登的新行政命令不应被视为与中方的决裂,也不应被视为与中方断绝合作关系的愿望。虽然行政命令一直禁止对中芯国际投资,限制加强中国国内芯片制造业,拜登强调美国决心限制中国对微芯片生产这一技术产品的主要组成部分——微芯片生产的自主研发,但行政命令不包括禁止所有涉及信息技术的主要公司。例如,行政命令不包括对腾讯的禁令,腾讯是一家管理微信及短信服务的公司。

因此,拜登政府正在努力找出与中国发生冲突的某些领域,并开始采取行动,大幅降低中国在这一特定领域的影响力。通过发布这项行政命令,拜登明确表示,他将尽最大努力限制中国在监控和芯片制造等领域的技术发展。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专家认为,拜登不会在多条战线对中国采取完全对抗的态势,但似乎正在增加施压力度,旨在改善和加强政府与中方的谈判地位。最好的证据是拜登保留了特朗普留下的一张王牌——已经征收的大部分关税,这是谈判过程中的重要施压手段。

鉴于对抗中国的影响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共识,很难扭转美国对中国的严厉政策,这意味着美中关系更有可能陷于紧张状态,尤其是在高技术问题上,在中短期内,可能会有更多的中国企业被列入禁令名单。应当指出,这项行政命令成功地制裁了中国科技公司,从而加强了美国在与中国冲突中的地位,但拜登的行政命令最终能否奏效主要取决于两个关键因素:第一,拜登能够说服盟国,特别是欧洲、日本和韩国的盟友,采取类似的做法,加大对中国的压力。第二个因素是美国公司逐步从中国企业和市场撤出投资本身的能力,拜登政府需要更多的时间,与美国公司进行内部谈判,以及与盟国协调,以探讨实现这两个关键因素的可能性。

合作是解决分歧之道

文章作者最后指出,总之,美国似乎并不急于解决与中国的争端,但美国的战略正变得越来越具体,对美国构成威胁的国防技术领域越来越受到关注。美国和中国决策者都意识到,全球经济正遭受着衰退和许多危机,在某些时候,大家都必须密切合作,以尽可能减少经济损失,克服病毒大流行后的衰退。正如一位中国国务院顾问所言,“世界需要像中国和美国这样的大国一起,克服疫情带来的负面经济影响”。这意味着美中之间的分歧最终只能通过谈判来解决,这种办法迄今尚未遭到两国的拒绝,甚至暗示合作是解决分歧之道。

(作者:顾正龙,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