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顾正龙:易卜拉欣·莱希胜选后美伊关系的未来走向
发布时间: 2021-06-21 浏览次数: 10

虽然伊朗选举结果将对伊朗国内局势产生重大影响,特别是改革派运动的衰落,然而,这些选举结果最重要的影响可能是对美伊未来关系产生的影响,如果华盛顿对易卜拉欣·莱希实施新的制裁,可能会引发美伊关系危机。由于拜登政府希望平息中东局势,专注于对抗中国,伊朗在强硬派控制下的立场,将阻碍华盛顿成功实现该地区变革的任何机会。看来,拜登政府想摆平中东局势,可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2021619日,伊朗内政部宣布,现任伊朗司法总监,强硬派运动的总统候选人易卜拉欣·莱希赢得伊朗第13届总统选举。莱希将在现任总统哈桑·鲁哈尼任期结束后于8月初上台。考虑到易卜拉欣·莱希本人受到美国的制裁,他的上台会对华盛顿和德黑兰宣布新的核协议,以及对美伊关系未来可能带来的影响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

华盛顿的立场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有影响的《FUTURE CENTER UAE》智库网站619日发表署名霍萨姆·易卜拉欣的评论文章指出,华盛顿特别关注被认为是伊朗国内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里程碑之一的2021年的伊朗总统选举。因为美国白宫和国会的官方政治团体,以及非官方的智囊团和媒体一直在密切跟踪这次选举,并重点关注这次选举的预期结果及其影响,谨慎预期可能出现的以下几点:

1.到目前为止(至619日),白宫还没有公布任何有关伊朗选举的官方消息,称这是伊朗的内政,但预计他们将在选举结果公布后会发表声明。总的来说,强硬派莱希胜选结果没有出乎美国的意料之外。鉴于美国财政部在2019114日以莱希参与伊朗政权残酷镇压“绿色运动抗议”事件和处决数千名政治犯为由,对莱希实施制裁。美国预料,如果莱希胜选,就意味着伊朗未来将是强硬派控制的政府体制。

2.截至选举日,美国国会没有就伊朗选举发表任何声明,特别是来自国会主要的外交事务委员会,无论是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还是众议院的相应委员会,尽管个别国会议员单独发表了一些声明,批评伊朗总统选举,声称选举是一场做假的选举。看来不管是否发表声明,重要的是关于共和党反对美国与伊朗一起重返伊核协议的立场。他们认为,强硬派莱希的胜选,证实了共和党的拒绝是正确的,重返伊核协议,使强硬的伊朗能够从核协议中获利。

3.美国一些智囊团,新闻媒体认为,伊朗总统选举是事先策划的,让接近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的易卜拉欣·莱希赢得胜利,这样可以使强硬派控制政府体制,并在强硬派一派的主导下,协调政府机构之间关系。美国研究和媒体机构的专家们认为,伊朗2021年选举的政治参与率低,是政权合法性受到削弱的有力迹象,伊朗政权内部的自由度减少,正处在镇压和好战的边缘。人权组织越来越认为,易卜拉欣·莱希虽然参选取得胜利,但他仍会继续侵犯人权。

持续紧张的美伊关系

随着强硬派候选人易卜拉欣·莱希在总统选举中获胜,接替现任总统哈桑·鲁哈尼成为总统,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的关系将不同程度地持续紧张。目前在两国关系紧张格局不断加剧之际,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双方有可能在2021年达成第二个核协议,但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的关系仍有以下若干方面值得重视:

1.随着易卜拉欣·莱希当选总统,达成“2021年第二次核协议”的形势变得更加紧迫。为重返第一个协议——2015年协议制定了总体框架,美国新闻网站在618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声明:“政府希望在六周内达成核协议,”他说,这意味着政府希望在哈桑·鲁哈尼总统的任期于8月初真正到期之前达成协议,以便在易卜拉欣·莱希就职前达成协议。

2.随后的谈判在第二次核协议之后举行。华盛顿方面的估计表明,2021年的第二份核协议将包括随后处理与伊朗导弹计划及其在该地区活动有关问题的谈判文本,尽管现在谈论这些谈判还为时过早,但在第二个协议真正浮出水面之前,拜登政府将面临重大挑战。在易卜拉欣·莱希的总统任期内,德黑兰会例行讨论这些议题,或接受折中方案,使伊朗的导弹计划和地区作用问题成为处于长期讨论的开放议题。

3.假设在易卜拉欣·莱希担任总统之前达成第二份核协议,解除对伊朗的制裁,特别是与伊朗核计划有关的制裁之后,本协定的收益将支持和加强伊朗政权在国内的地位,特别是因为解除这些制裁将有助于伊朗经济复苏,并有助于相对改善失业和通货膨胀指标。这意味着拜登政府将面临国内的强烈批评,尤其是来自共和党、智囊团和媒体的批评,指责拜登政府支持伊朗的强硬派,这将迫使拜登政府采取积极的公关策略,反击受攻击的两难境地。

4.持续的紧张局势导致美伊两国关系出现严重危机。尽管拜登政府的总体目标是缓和与伊朗的紧张关系,并努力避免发生与伊朗的危机。但易卜拉欣·莱希上台后,如果继续采取破坏中东稳定的政策,以及德黑兰继续制定政策加强在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和也门的影响力,可能会加剧拜登政府与德黑兰之间紧张关系,如果政府迫于共和党和自由派的内部压力,加大对伊朗新总统侵犯人权记录的批评力度,被迫对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实施新的制裁,它将导致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的严重危机。

5.伊朗问题上拜登处于两难处境,使华盛顿的选择复杂化:美国智囊团的评估表明,拜登政府在处理伊朗问题方面没有明确的战略,但正朝着一个关键目标前进,即重返核协议,限制伊朗的核计划,并阻止其获得核武器,因为这可能导致该地区的核军备竞赛。但是,实现这一目标,并回到核协议,无论是伊朗的区域政策,以及它与对美国构成“第一威胁”的中国的接近,根据美国国家安全,和伊朗的内部情况来看,伊朗的行为没有发生改变。因此,易卜拉欣·莱希的到来接替哈桑·鲁哈尼,即使有新的核协议,也意味着华盛顿和德黑兰之间有争议的问题,诸如破坏中东稳定的区域政策,与中国的关系升温和侵犯人权的行为将会继续下去,这些问题的复杂性将使拜登政府陷入真正的困境。由于拜登政府希望平息中东局势,专注于对抗中国,伊朗在强硬派控制下的立场,将阻碍华盛顿成功实现该地区变革的任何机会,从而改变该地区。

心有余而力不足

最后,虽然伊朗选举结果将对伊朗国内局势产生重大影响,特别是改革派运动的衰落,然而,这些选举结果最重要的影响可能是对美伊未来关系产生的影响,如果华盛顿对易卜拉欣·莱希实施新的制裁,可能会引发美伊关系危机,强硬派莱希的胜选表明,拜登政府虽然想要摆平中东局势,可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作者:顾正龙,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