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青年论坛
胡高辰:日本心心念念美国核保护伞,但这“伞”已经变味
发布时间: 2021-03-23 浏览次数: 10

近日,美日两国举行了防长外长“2+2”会晤,会晤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美国重申对日本的保护承诺,并表示必要时会动用核武器保卫日本。美国的这一表态,实际上就是确认拜登政府将一如既往向日本提供核保护伞。

拜登政府上台后,日本就一直希望美国提供“核保护伞”这一内容能成为明文规定。日本为何对美国核保护伞心心念念?这“伞”实际作用又有多大?美国B-52H战略轰炸机前往东北亚与日本航空自卫队进行演习,这是美国提供核保护伞的具体体现之一。

核保护伞与安全保证

核保护伞是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向没有核武器、但于自身而言有着重要利益的国家提供核保护的行为。美国的核保护伞政策最有代表性,核保护伞是美国维持与盟友安全关系的重要基石,按照美国的核保护政策,在盟友遭受核打击或者即将面临核攻击的时候,美国将使用自己的核武器对给盟友带来威胁的国家进行打击和报复,或者威慑试图使用核武器的国家不去使用核武器。

某种程度上看,核保护伞也是一种安全保证。安全保证是指无核国家遭受核打击或核威胁时,国际社会尤其是有核国家要向其提供帮助,学界把安全保证分为积极安全保证和消极安全保证。积极安全保证是指当无核国家面对带有核武器的侵略和威胁时,有核国要提供援助,保护无核国。上世纪60年代,当时主要的拥有核武器国家和国际社会讨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时候,无核国家曾提出,如果想让无核国承诺签署这个条约,承诺不获得核武器,那么有核国家就得做出保证,保证不对无核国家使用或者威胁使用核武器。在1968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签署时,无核国的这一诉求并没有体现在条约中。但是为了安抚无核国,1968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第255号决议,提到了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要在无核武器国家遭受别国使用核武器的侵略或核威胁时采取行动,提供帮助,使用核武器保护无核国免受核打击或核威胁,这就是积极的安全保证。为了给欧洲的北约盟国提供核保护伞,美国目前在欧洲部署了B-61核炸弹。

相对而言,消极安全保证是指有核武器的国家做出承诺,在任何条件下都不会对无核国家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目前世界上的六个无核区,即拉美地区、南太平洋、东南亚、非洲、中亚,以及唯一一个以个体国家设立的无核区——蒙古,都明确收到了消极安全保证。还有一些个别国家明确收到了五核国的消极安全保证,例如,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三国。这三国都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苏联解体后,这三个国家境内留存了数量可观的苏联遗留核武器,为了鼓励三国弃核,销毁或者移交苏联遗留的核武器,国际社会做出了大量工作,例如提供经济援助等等,这其中就包括有核国家对这三个国家做出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对他们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的承诺。

从保护的行为过程来看,提供核保护伞和积极安全保证有一些一样的地方,例如两个行为都是宣布用核武器保卫或帮助无核武器的国家,但是与前面提到的联大通过的决议内容不同,核保护伞不能与安全保证画等号。虽然都是用核武器保卫无核国家,但安全保证是带有普遍意义国家间的承诺,具有积极意义,而核保护伞往往存在于个别或某一个国家团体中,核保护伞与国家联盟集团的政治和安全利益息息相关。例如军事联盟中,有核武器的联盟盟主或有核武器的联盟大国给自己的盟友做出保证,如果盟友受到带有核武器的军事威胁,联盟盟主或有核国就会使用核武器提供保护。

核武器的一个重要作用即发挥威慑作用,核威慑的对象往往是对手国家对自身国家利益的威胁,而核保护伞则把核武器威慑保护的范围从自己国家延伸到了盟友国家,这可称为延伸核威慑。美国的核威慑延伸范围涵盖了北约、东亚、中东等主要盟友国家,历史上,苏联也曾把核威慑延伸到华约成员国以及其他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冷战期间,美国在欧洲部署了多种核导弹。

美国核保护伞已“变味”

美国在亚太地区不仅向日本提供核保护伞,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也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下。美国的延伸核威慑、即核保护伞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其盟友的安全,但是近年来观察,美国的核保护伞其功能已经超出了使用核武器保卫盟友的范畴。

一方面,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核保护伞其本质发生了变化。核保护伞应当发挥的是威慑作用,即当接受核保护伞的国家面临或遭受核打击的情况下,提供核保护伞的国家用自己的核武器威慑对手不对被保护国使用核武器,或使用核武器报复对被保护国使用核武器的国家。也就是说,核保护伞中的核既是手段(提供保护伞的国家使用核武器)又是威慑或报复的对象(对手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

而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核保护伞,近年来其应对威胁有所扩大,非核威胁也被纳入保护范畴。早在小布什政府时期,9·11恐怖袭击后美国表示将使用核武器来保护美国及其盟国不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伤害,美国将使用任何手段在内的武力,打击对美国及其海外驻军、盟友发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袭击的对手。这其中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既包括核武器也包括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从美国的表述看,美国核保护伞的保护范围已经超出了核领域,延伸威慑的威慑范围进一步扩大到了非核领域。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的核政策文件中专门就东北亚地区的态势进行了表述,例如在针对朝鲜的表述中提到了朝鲜对日韩两国的所谓威胁,文件提及朝鲜拥有核能力还拥有大规模的常规军力以及网络、化学和生物武器能力;朝鲜有可能以核武器为支撑,进行常规军事层面的所谓挑衅。涉核政策文件中提及的朝鲜对日韩两国的威胁,实际上表达了美国以核武保卫日韩的态度,而从文件中可以看出,其应对威胁已经超出了核武器的范围。美国对日韩的核保护伞,已经从用核武器保卫对手不对盟国使用核武器,变为了用核武器保卫盟友的绝对安全,延伸核威慑的范围已经大于核领域。

另一方面,核保护伞政策变成了美国利用被保护国实施针对其他国家核威慑,实施破坏地区和大国间战略稳定态势的平台。核保护伞原本应用于通过核威慑确保盟友不受核打击或核威胁的安全,提供核保护伞不需要在被保护国实际部署核武器,核保护伞需要的是足够威慑效力的核能力。但是美国借以提供核保护伞的名义,加大了其在亚太地区盟友国家的战略进攻能力。美国官方解密资料中在日本部署核武器的照片。

早在朝鲜半岛核与导弹问题发酵时,美国就派遣了战略武器装备飞越半岛地区,参与美韩联合演习,当时的韩国国内也有呼声,希望美国重新在韩国部署战术核武器,美国在朝鲜半岛展示战略武器力量,加剧恶化了当时半岛地区和东北亚地区局势。而以保护韩国不受所谓朝鲜导弹威胁为由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更是严重破坏了东北亚地区的战略稳定。以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来看,部署在关岛等西太平洋地区美国“非合并领土”的战略武器力量,只要能够做到危机或战时在日韩等盟友国家周边的战略力量出现,即可实现威慑的有效性,实现核保护伞的威慑效应。而在被保护国直接部署战略攻防力量,虽然也发挥了保护作用,但也会适得其反,加剧地区局势的紧张。同时也不免会引起对美国提供核保护伞真实目的的质疑,美国很有可能借口提供核保护伞,实则加强战略力量前沿部署。

近日的美日外长防长2+2会谈后,有消息披露,美日正在磋商在日本部署陆基中导武器。美国前国防部长埃斯珀也曾表示,“希望早先被禁止使用的导弹武器能尽快在亚洲部署。”就武器性质而言,美国多年来已经拥有具备中导能力的武器系统,例如美国的海基和空基巡航导弹等。但是在危机或战时,海、空基作战平台需要时间进行机动前出,而陆基中导武器由于其阵地的相对固定性,如果在亚太地区的美国盟国部署,这将为美国提供了一种对对手时间敏感目标(例如导弹发射车)的快速打击手段。亚太地区部署陆基中导武器严重影响了地区战略稳定态势。陆基中导武器若携带核弹头,也可以在危机或战时发挥核威慑的作用。

此外,陆基中导武器的部署实际上减少了危机时可供双方参考决策的时间,由于陆基中导武器的相对固定性等特点,其生存能力也相对较低,为了避免被摧毁,反而增加了危机或战时被首先使用的意愿。当其用于打击对手的核武设施时,面临近在咫尺的威胁,国家的危机决策会趋于激进,这等于降低了危机稳定性。综合美国的一系列举动,美国对日韩的核保护伞已经不是用核威慑保护日韩,而成为了美国利用日韩谋求对其他战略对手核优势,构建核威慑的工具,成了美国实施谋求绝对安全利益的工具,反而损害日韩等国的安全利益。冷战最激烈的时候,美国在日本部署了上千件不同类型核武器。

核保护伞的两面

无论是提供核保护伞还是国际上普遍的积极或消极安全保证,一定程度上都遏制了核武器的扩散,无核国家只要不研发、不拥有、不部署核武器,就可以得到有核国家的安全保证。美国对亚太盟友的核保护伞对核不扩散也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近年来日本和韩国内部有过关于自主拥核的声音,例如日本保守主义势力一直试图修改无核政策、公开发表“拥核”言论,对美国的核保护伞持不信任态度,以朝鲜核武器的威胁为借口鼓吹修改“无核三原则”。但是日本拥核会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联盟主导地位带来较大冲击,甚至改变亚太地区的力量格局,美国绝不会允许任何一个盟友国家改变联盟内部的力量结构现状,尤其是动摇美国的绝对安全领导力。因此,美国支持日本的核能研究,但是对日本的涉核举动非常关切,例如美国国内一些核政策人士已对日本的钚管理体制表示担忧,也有国会议员对于日本掌握过剩的钚表示批评。

核武器正是美国绝对领导力的象征。美国的核保护伞是维系国家间联盟关系、维持自身联盟主导地位的重要工具,有了核武器这个终极武器,美国就可以从向盟友提供“绝对安全”的角度,把持被保护国。美国的军事安全保证和盟友国家的安全关切有着一定互动关联,一方面,美国搅局地区安全局势,渲染地区安全威胁,让盟友国家增加对自身的安危关切,另一方面,又不断以核保护伞等军事手段向盟友提供安全保护,让盟友国家形成对美国越来越强的安全依赖。以盟友的安全依赖为基础,进而控制这些地区盟友国家,利用这些国家维护美国的全球和地区霸权利益。

虽然在大选前拜登释放了各种积极的涉核信号,但是就核武器的使用战略而言,拜登很难有所改进,美国已有的核政策惯性之强大,牵扯到了太多国内相关利益群体和海外盟友的利益。奥巴马在即将离任时曾提出修改美国的核战略,宣布实施不首先使用,但遭到了国内以及国外盟友的强烈反对无果而终(日本尤其反对)。战略学界分析指出,日本的关切在于如果美国实施了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日本所谓的对手国家就不再忌惮美国首先使用核武器,美国的延伸核威慑就会失效,日本所谓的对手国家会发挥优势常规军事力量给日本造成军事威胁。事实上,日本对自身安危的担忧,本质上是美国搅动的乱局带来的消极结果,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存在、对别国领土主权的侵犯和干预地区事务是导致地区安全局势紧张的根本原因。日本等国家真正关切的应当是如何不被美国利用,不被美国推到大国竞争的前沿,充当美国维系霸权利益的马前卒。

(作者:胡高辰,清华大学助理研究员,研究军备控制与国家安全方向)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