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解放日报:内外挑战下,伊朗新总统莱希能否破局
发布时间: 2021-08-04 浏览次数: 10

83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授权当选总统莱希出任新一任总统。85日,莱希的就职典礼将在伊朗伊斯兰议会大厅举行。

强硬保守派代表人物莱希就任伊朗总统后,伊朗的内外政策走向颇受外界关注。伊核协议相关方在维也纳进行的会谈是否会出现变数?未来四年,伊朗又将如何与世界打交道?

强硬派人物走马上任

据伊朗国家通讯社报道,伊朗83日举行总统授权仪式,莱希从哈梅内伊手中接过委任函。根据伊朗国家宪法,只有得到最高领袖的委任函后,当选总统才能正式宣誓就职。

85日,伊朗当选总统莱希的就职典礼将在伊朗议会大厅举行。届时莱希将介绍内阁成员,包括外交部长和石油部长等。外国政要和代表也将受邀参加就职典礼。

今年60岁的莱希此前担任伊朗司法总监。今年6月,他以近62%的得票率赢得伊朗第13届总统选举。

和温和改革派的前任总统鲁哈尼不同,保守和强硬是莱希的政治标签。

一方面,莱希被认为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忠实追随者,与哈梅内伊关系亲近,宗教人士的身份为他在政治上的发展助力不少;另一方面,莱希长期供职于司法系统,“反腐斗士”的身份让他在支持者中广受赞誉。在对美关系上,莱希也立场强硬,他本人正受到美国制裁。

对于莱希的上台,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认为,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伊朗总统换届已形成钟摆效应,一般以8年为轮回,强硬激进派和温和务实派此消彼长。从较为温和的哈塔米、强硬保守的内贾德、温和的鲁哈尼,再到如今被认为较为激进保守的莱希,都符合钟摆效应的规律。

但华黎明指出,伊朗的最高领袖没有变,伊斯兰共和国的政权没有变,伊朗总体的内政外交政策也没有变,只是在政策的度上面有些分别。此外,哈梅内伊与莱希的个人关系也比鲁哈尼亲近得多,还有说法称莱希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潜在接班人。因此,忠心耿耿地执行哈梅内伊的政策,或将是莱希的主要特点。

经济疫情形势严峻

强硬保守派莱希接手总统一职后,伊朗的内外政策走向颇受外界关注。在外界看来,新总统将面临拯救经济、控制疫情等多项艰巨挑战。

首先是伊朗国内的经济问题。

莱希在当天的授权仪式上表示,伊朗人民通过参与选举传达了他们要求“改变、正义以及打击腐败、贫困和歧视”的信息,新政府将致力于应对通货膨胀、就业、住房等民生问题,修复伊朗民众对政府的信任。

莱希这番讲话反映出伊朗目前面临的严重经济困难。美国20185月单方面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并重启对伊制裁,特别是20195月对伊朗石油出口实施零豁免封锁以来,伊朗经济遭受巨大打击,2019年萎缩7.6%。此后伊朗经济有所好转,据估计去年实际增长达到1.5%,但货币大幅贬值、失业率居高不下等问题仍然突出。

半岛电视台称,通货膨胀让伊朗人的生活变得愈加困难。根据伊朗劳工部报告,截至621日,伊朗的肉类、大米和水果等超过三分之二的食品价格年均上涨超过24%。伊朗经济学家预计,伊朗近期通货膨胀率将保持在40%以上。

“莱希政府上台后,政治上,伊朗可能会不可避免地向保守化回摆,但经济上,却需要融入世界,摆脱制裁,获得较好的外部发展环境,这可能是下一步伊朗面临的矛盾。”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刘中民说,2015年,伊朗曾享受签署伊核协议带来的短暂经济红利,但好景不长,2018年美国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后,重启并增加对伊制裁,给伊朗经济发展带来困境。这几年,伊朗国内的货币贬值、通货膨胀、民众一定程度的不满等问题,都与经济发展困境有关。

与此同时,伊朗疫情也较为严峻,近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屡创新高。据伊朗国家通讯社报道,自81日中午至2日中午,伊境内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7189例,创疫情暴发以来最高纪录,累计确诊超过394万例,新增死亡病例411例。哈梅内伊已向鲁哈尼发出指令,要求实施全国为期两周的全面停工停产的建议。卫生部官员预计,未来10天疫情还将持续走高。

伊核谈判面临困难

外界关注的另一焦点,则是在维也纳举行的伊核协议谈判。《金融时报》就直言,莱希面临的一大挑战不在伊朗,而在维也纳。

620日,伊核协议相关方就美伊恢复履约问题在维也纳结束第六轮会谈后,谈判已按下暂停键,等待伊朗新政府的上台。72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称,美方已准备好重回维也纳继续核谈,但强调谈判不能无限期持续。

另一方面,莱希此前明确表示,支持符合伊朗国家利益的核谈,但不会就地区政策和伊朗导弹项目等问题进行谈判。728日,哈梅内伊也表示,美国等西方国家在伊核谈判中不可信,今后人们应当吸取教训。美方承诺取消对伊朗的制裁,实际上却没有也不会兑现承诺,还要求在原有协议中添加新内容。

莱希正式就任总统后,是否会给维也纳会谈带来新变数?

刘中民认为,从总体趋势来看,无论是伊朗还是美国,都仍有达成伊核协议的诉求,核谈不会崩盘。但从短期来看,莱希政府的上台,对伊核协议肯定会产生消极影响。伊朗保守派既要彰显出不向西方妥协的一面,又要与美国等国家达成协议,相对鲁哈尼时期面临的难度会更大。

在华黎明看来,莱希担任伊朗总统后,虽然在外交政策上肯定会与鲁哈尼政府有所区别,但在伊核谈判的总体政策上不会发生太大改变。由于伊朗经济困难,就算莱希政府可能会较为激进,也希望能借助核谈至少解除部分制裁。因此,缓和与美国的分歧,让伊朗经济能够喘口气,恐怕将是莱希未来的政策。

但华黎明也指出,在一些重大问题,比如美国借核谈干涉伊朗导弹项目和地区事务上,莱希政府不会让步。作为奥巴马时期的外交“遗产”,伊核协议一度被特朗普抛弃。拜登政府希望重拾伊核协议,但又不想完全取消特朗普时代对伊朗实施的制裁,谋求在伊核协议中加入新的条款,这让核谈变得艰难。

如何与世界打交道

伊朗新总统莱希上台后,对伊美关系、地区局势和伊朗未来的外交方向将产生什么影响?

据法新社报道,莱希明确表示,他希望改善与邻国的关系,而不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他表示,为了建立可持续的安全和地区稳定,解决方案是地区国家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进行合作,不允许外国势力干涉地区。

此前,莱希曾多次发表反美言论。由于长期在伊朗司法部门工作,还被美国等西方国家视为“人权践踏者”,至今仍在美国制裁名单之中。分析人士认为,莱希上台后,美伊敌对面或将持续。

近日,美英等国指控伊朗涉嫌油轮遇袭事件,让外界嗅到一丝“火药味”。

展望伊朗未来外交走向,在美伊关系上,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认为,无论美伊双方政府如何变化,敌对关系恐怕很难改变。鲁哈尼2013年执政至今,对伊美关系的改善并没有达到原来的目的。特朗普下台后,拜登政府对伊朗的政策也依旧强硬。未来莱希政府如何处理与美国的关系将是严峻挑战,莱希能否把伊朗这条船领向光明的彼岸,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刘中民认为,美伊关系仍是伊朗对外政策的核心。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美伊对抗的结构性矛盾没有得到改变,只不过在改革派执政时期会相对缓和。美国既想与伊朗达成协议,又想通过协议对伊朗进行约束,要求其不要谋求地区影响力。在伊朗保守派执政时期,双方矛盾恐将加剧。

在地区影响上,华黎明认为,莱希将延续鲁哈尼执政后期趋势,改善与海湾国家如沙特、阿联酋、科威特等国之间关系,但伊朗与以色列之间的敌对关系仍将继续。

近年来,伊朗认定以色列与针对伊朗核计划的打击活动有关。“如果美国在伊核谈判上对伊朗做出让步,对以色列来说不会是个好消息,以色列会对美国施加影响,对伊朗态度也将更加强硬。”华黎明说。

在中伊关系上,刘中民认为,今年是中伊建交50周年,此前中国也与伊朗签署了为期25年的中伊全面合作协议。总体来说,无论是保守派还是改革派上台,中伊全面合作协议都是伊朗对外战略的重要部分,政府更迭不会对此产生影响,伊朗与中国的发展合作总基调也不会变。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