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顾正龙:伊美战略对话对地区安全将产生重大影响
发布时间: 2021-08-04 浏览次数: 10

伊美最新一轮战略对话将产生重大影响,不仅对伊拉克内部,而且对地区安全产生重大影响,需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密切关注伊拉克的事态发展。鉴于伊朗的挑战,伊拉克政府和美国拜登政府能证明他们确有能力确认双方之间达成的协议和谅解吗?这将是一次真正的考验。

美国总统拜登和来访的伊拉克总理卡迪米,在举行第四轮战略对话结束后签署了一项协议。根据这项协议,2021年底,美军将正式结束自18年以来在伊拉克的作战任务。伊拉克则承诺,将确保继续留在伊拉克提供培训和咨询任务的国际联盟成员的安全。

伊拉克外长解释说,两国的第四轮战略对话将是最后一次。因此,双方达成的谅解将构成双边关系的总体管理框架。双方第一轮战略对话于2020611日举行,第二轮对话于2020819日在华盛顿举行,第三轮对话于202147日举行。在这几轮对话讨论备受瞩目的议题是: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存在问题。而据美国官员透露,最后一轮对话的议题是:华盛顿从伊拉克撤军的可能性。

协议有哪些内容

除了双方在记者招待会上透露的内容外,拜登和卡迪米之间到底达成哪些共识大部分信息并没有透露,但据海湾有影响智库《FUTURE CENTER》网站730日题为《战略对话后美国在伊拉克存在的前景》署名文章分析认为,拜登和卡迪米之间到底达成哪些共识,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解读:

1、该协议可被视为战略框架里的一种策略。即改变美军地位,旨在解除伊朗支持的民兵对卡迪米构成的尴尬处境。美伊协议包括1231日前撤出作战部队,以及将驻伊美军转变为顾问和训练机构,并没有导致美军在伊拉克真正转变。47日,两国第三轮对话的正式联合声明也作过同样的规定。

拜登总统强调,在新的阶段,美国将继续与伊拉克开展反恐安全合作,这意味着美国将继续向伊拉克部队提供情报支持。虽然美国说的恐怖主义指的是“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但华盛顿认为,支持加强伊拉克部队的安全能力,将使他们在以后有可能对付来自伊朗民兵的威胁。

2、建立长期的政治伙伴关系。美国寻求加强与伊拉克的政治伙伴关系,伊拉克与美国之间的协调将不仅仅限于安全方面。

3、加强巴格达对德黑兰的独立性。华盛顿正在寻求支持卡迪米与伊朗保持足够距离的努力,而卡迪米试图通过遏制伊朗民兵的尝试实现这种安全,并试图建立与埃及和约旦的新马什雷克(新东方)项目,或研究与海湾国家的电网互连,以加强巴格达对德黑兰的经济独立性。但华盛顿认为,伊拉克政府控制伊朗民兵的努力仍嫌不够和有限,伊拉克安全部队只是寻求保护美国基地的安全,而并不想试图与这些袭击者交战。

4、伊拉克不会变成威胁该地区的基地。美国和伊拉克双方可能达成谅解,以确保伊拉克不会成为其地区邻国的威胁来源,美利坚合众国寻求获得伊拉克政府承诺,不要将其土地用作威胁的起点,使伊拉克境内与伊朗有关联的民兵成为对其邻国的潜在威胁。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马修·图勒728日的声明中明确指出,拜登表示伊拉克的稳定就是地区的稳定,伊拉克在该地区将作为一个强大、稳定的、团结的国家而存在

5、支持伊拉克举行选举。华盛顿寻求确保自由和公平的伊拉克选举,并利用民意反对德黑兰和与之相关的伊拉克政客。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选举对美国而言将是关键,因为华盛顿的影响力取决于反对伊朗存在的力量赢得这些选举的能力。这些力量特别代表卡迪米和萨德尔运动,以及其他害怕德黑兰持续存在的力量。相比之下,德黑兰及其在伊拉克的代理人正在寻求在这些选举中取得领先地位,尽管什叶派民众抗议与伊朗有关的政治家群体。美国大使图勒强调,有些政党想要阻挠选举,并强调美国首先向联伊援助团提供了大量财政支持,联伊援助团将在监督选举中发挥作用,同时也向最高委员会提供支持和通过民间和非政府组织提供技术支持独立选举。”阻止亲伊朗政党从使用恐吓或购买选票等手段保持其在伊拉克政治中的影响力。”

面临挑战

美国与伊拉克达成的共识面临的主要挑战如下:

1、伊朗是卡迪米针对美国在伊拉克存在的主要幕后人,伊朗对卡迪米的诉求回应程度将成为共识面临的挑战。这一轮谈判,特别是关于美军留在伊拉克的问题,卡迪米很清楚地知道,他们与伊朗之间有许多问题须进行对话,协调予以解决,并意识到德黑兰是挑起伊拉克动乱的主要一方,有必要控制其民兵在伊拉克的行动。德黑兰押注拜登政府可能会从伊拉克撤军,任何把伊朗民兵作为目标的行动将诱使针对美军存在的冲突升级。据认为,伊拉克总理卡迪米在他从华盛顿返回并在易卜拉欣·莱希就任伊朗总统之后访问德黑兰。

2、德黑兰民兵的立场:在关于将战斗部队转变为训练和咨询任务的最终声明播出之前,武装派别就表示原则上拒绝这次对话的结果,认为美国的这些变化只是为了争取时间,能更长久赖在伊拉克的伎俩而已。

什叶派人民动员组织之一的Al-Nujaba运动副秘书长Nasr Al-Shammari威胁说,即使在更名后,仍将继续以驻伊拉克美军为目标。而伊朗圣城旅指挥官伊斯梅尔·卡尼将军于728日抵达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进行秘密访问,他将与伊拉克各派领导人会面。这次访问可能是局势升级的一个标志,因为卡尼的访问以及在他之前的前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的访问,都预示由什叶派民兵领导的针对驻伊拉克美军冲突的激烈升级。值得注意的是,伊拉克什叶派势力在美国存在的问题上存在分歧,因为萨德尔运动的领导人穆克塔达·萨德尔是美国军队角色转变的最突出支持者之一,但他发表了一份冗长的声明,呼吁停止针对美国军事和外交存在的所有行动,其中透露了萨德尔运动的担忧,即美国的撤军会增强与伊朗有关的什叶派民兵的势力。

3、巴格达有多大能力确保美国存在。据了解,根据美伊双方的理解,伊拉克政府直接负责确保美军在伊拉克境内的安全,这引发了关于巴格达这样做的能力程度的问题。美国军队的立场是对针对它的任何攻击将做出反应,那么美国撤军的计划还能继续吗?

真正考验

总而言之,伊美最新一轮战略对话将产生重大影响,不仅对伊拉克内部,而且对地区安全产生重大影响,需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密切关注伊拉克的事态发展,这将是一次真正的考验。鉴于预期的伊朗挑战,伊拉克政府和美国拜登政府能证明他们确有能力确认双方之间达成的协议和谅解吗?

(作者:顾正龙,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