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解放日报:以色列总理将访美,又打伊朗牌?
发布时间: 2021-08-25 浏览次数: 10

26日,上台2个多月的以色列总理贝内特将访问白宫,开启任内首次美国之行。尽管美国总统拜登2个月前以铁一般坚定来形容对盟友的承诺,但美以关系在特朗普时期的巅峰状态已难再续。如何确保同盟体系恒温运行成为贝内特此行一大看点。

外媒称,贝内特此访的核心议题是就伊朗核问题提出“行动计划”,向美方施压并要价。拜登则可能提出对巴以问题的关切,并拉拢以方制衡中国。

美以关系站在路口

与美国的联盟关系,堪称以色列外交支柱。任何一届以色列政府都会竭力加强对美关系。但美以关系也非常微妙,每届以色列政府与美国关系亲疏冷热不同。

奥巴马时期,由于他支持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建立巴勒斯坦国,以色列满腹牢骚。当时的内塔尼亚胡政府在奥巴马发表相关声明后,立即批准扩建加沙定居点计划,摆明了就是与华盛顿对着干。而2015年奥巴马推动与伊朗达成核协议,更被以方指为令人震惊的历史性错误

到了特朗普执政,以色列终于迎来“最亲以的美国总统”,品尝到被“温柔以待”的甜头。特朗普政府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将驻以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美国政府还改变了半个多世纪的立场,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在美国撮合下,以色列得以与多个阿拉伯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

而拜登上台后,情况又出现新变化。

今年5月,当以色列对加沙持续猛攻之际,美国国会中的进步民主党人群情激愤,要求拜登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支持巴勒斯坦人。美媒当时置评:几十年来,美国外交政策的一项基石性原则是毫不动摇地支持以色列。但那场冲突使美以关系显现裂痕。

以色列新任外交部长拉皮德上任后直言:“我们发现自己身处美国民主党主导的白宫、参众两院。他们很生气。我们需要改变与他们合作的方式。”

美联社指出,美以关系处于十字路口,既受制于各自国内党派政治因素,又因历史传统和相互需要而利益相连。贝内特希望修复与民主党的关系,恢复美国两党对特拉维夫的支持,拜登则在巴以冲突和伊朗问题上寻求更平衡的解决之道。

“贝内特此访旨在巩固美以同盟关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丁隆说,特朗普对以色列“有求必应”,过去4年两国处于蜜月期。如今民主党要扭转特朗普一边倒政策,尤其在伊核问题、巴以政策上做出较大调整。如此一来,美以关系势必经历考验,预计不会出现太大改善,更别指望突破性进展。不过,蜜月期虽结束,但两国关系不至于大幅倒退,仍将维持在一定水平。

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孙德刚认为,美国和以色列政府都发生了政权更迭,双方需要有一个相互接触、了解的过程。6月,以色列总统里夫林、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科查维都访问了美国。拜登也在贝内特就职第一时间致电祝贺。

在孙德刚看来,虽然终结了内塔尼亚胡12年的执政,但贝内特在某些政策上仍延续前政府做法。他同样认为,中东地区存在两个敌人——大敌人是伊朗,故而拉拢海湾阿拉伯国家构筑温和联盟对付伊朗;小敌人是土耳其,它与埃及等国在东地中海天然气划界问题上存在分歧,以色列为此组建反穆兄会联盟与土方对抗。而在确保地缘安全的过程中,以色列都需要有美方背书。

以方将提“行动计划”

就此访而言,以色列和美国各有关切。

以方核心议题是围绕伊朗核问题提出“行动计划”。

美国Axios新闻网称,在伊核谈判陷入僵局、白宫忙于阿富汗危机的情况下,以方担心伊朗将毫无压力地发展核项目。国际原子能机构上周报告称,伊朗首次生产了纯度高达20%的金属铀,并大幅提高了60%纯度浓缩铀的生产能力。

一位以色列高官对媒体表示,以方认为现行伊核协议“没有价值”,应当增加限制伊朗地区行为能力和弹道导弹项目等条款。新政府刚刚完成对伊朗政策的审查,制定了应对伊朗铀浓缩、核武器开发和地区活动的“整体战略”。

《耶路撒冷邮报》称,暂不清楚以方“行动计划”细节。消息人士猜测,计划可能对伊核协议重启成功或失败的两种可能性进行讨论,并指明应对伊朗威胁的“B方案

丁隆认为,第一,以色列明白拜登政府恢复伊核协议态度坚决,它无力公然叫板美国。第二,以色列认为,有一个协议约束伊朗总比没有强,因此也就接受现实。不过,它仍会与拜登政府谈条件,包括抛出伊核协议“加强版”计划,归根结底是在安全保障上向美国要价。

以色列巴伊兰大学美以关系专家吉尔柏也认为,以色列新政府不会试图破坏美国与伊朗达成协议,但会敦促美国对伊朗保持部分制裁,并向以方提供“战略补偿”。

美方希望“稳中有增”

而在美方的谈判清单上,巴以关系、大国竞争等话题引人关注。

美联社指出,解决巴以问题上的分歧将是两位领导人面临的一项重大挑战。

5月加沙地带上演“11日战争之后,地区安全形势仍然敏感脆弱。与此同时,虽然贝内特表示愿改善关系、支持巴勒斯坦经济,但他作为定居点运动创始人的身份令人捏一把汗。最近,以色列当局推迟召开批准在约旦河西岸修建数百套新住房的会议。这也将贝内特在定居点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展露无遗。

孙德刚指出,拜登上台以来多次表明通过两国方案解决巴以问题的立场。对美国而言,巴勒斯坦问题不解决,始终是一个干扰美国战略东移的因素。在撤军阿富汗、伊拉克之后,拜登不希望巴以问题拖住他实施“印太战略”的脚步,因此会寻求以方的配合。

在孙德刚看来,在巴以问题上,拜登政府正“两面下注”。一方面,拜登迄今并未推翻特朗普“迁馆”等几项最重要的亲以举措;另一方面,他在对巴合作上“做加法”,包括恢复特朗普削减的对巴勒斯坦的援助,以及宣布重开被特朗普关闭的美国驻耶路撒冷领事馆。

“也就是说,拜登维持了同以色列的合作存量,同时顾及巴勒斯坦的经济利益增量。”孙德刚说,未来拜登政府可能延续这一策略,注重巩固美以关系,但也与以色列的敌人(如巴勒斯坦、伊朗)等开展对话和谈判。

贝内特的团队预计,中国话题也会出现在谈判桌上。美国可能在会谈期间批评中国对以色列高科技领域和基础设施的投资。拜登政府还会关注中以正在进行的自贸协定谈判,后者最早可能于今年年底签署。

《外交官》杂志认为,华盛顿越来越担心,中以合作成为美以关系的“刺激物”。中美紧张关系可能已对以色列决策产生影响。“以色列越来越‘卡’在两个大国之间。中美都是它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以色列必须制定明智和积极的战略,既维护与美国的联盟,又扩大与中国在非敏感领域的商业关系。”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