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青年论坛
王晋:俄罗斯外交官在土耳其被杀,这不是第一次
发布时间: 2016-12-21 浏览次数: 11

土耳其国内将要进行“修宪”的前夕,19日,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卡尔洛夫却遇袭身亡,加之同日发生在德国柏林圣诞市场的恐怖袭击、瑞士苏黎世一处穆斯林聚会点附近的枪击事件,让本来就备受恐怖主义侵扰的全球再次笼罩在不安中。

谁是幕后袭击者?

卡尔洛夫大使当时参加的,是土耳其组织的以“土耳其眼中的俄罗斯”为主题的画展,当大使正在发表讲话之时,一名身着西装的土耳其年轻人突然拔枪将大使击倒,随后高呼口号,表明自己是为了“替阿勒颇报仇”,在“真主至大”的呼声中,表明自己的“精神支柱”。

这位土耳其年轻人,名叫梅夫卢特·梅尔特·阿尔丁塔斯,是一名90后的土耳其“前警官”。阿尔丁塔斯从警察学校毕业之后,一直在土耳其南部的迪亚巴克尔担任警察职务(有土耳其媒体报道是“防暴警察”)。而在今年7月份的土耳其政变之后,由于土耳其国内加大对于司法系统和军队中“葛兰运动分子”的清查力度,阿尔丁塔斯也被“停职调查”。

土耳其官方人士在此次袭击事件后不久,就将袭击的幕后黑手圈定为“葛兰运动”。这不能说完全是肃清“葛兰运动”的惯性使然。

阿尔丁塔斯本人确实在平时的表现中,与“葛兰运动”存在一些瓜葛,比如在今年7月份土耳其国内政变的前两天,阿尔丁塔斯突然离开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潜回到了安卡拉,如此不正常的“不辞而别”,也使得阿尔丁塔斯在政变之后成为了埃尔多安政府和情报调查机构重点怀疑的对象。因此当阿尔丁塔斯成为此次袭击的实施者,其与“葛兰运动”之间的某些可能存在的瓜葛,也成为了埃尔多安政府将其定位为“葛兰分子”的重要证据。

但是很快,有媒体就报道,“伊斯兰国”宣布认领了此次袭击事件。而由于阿尔丁塔斯已经在袭击中被在场的安保人员击毙,因此凭借单纯的几句报复性口号,难以断定到底阿尔丁塔斯发动的袭击事件,是属于“伊斯兰国”所策划和协助,还是受到了“葛兰运动”的指使与帮助。而这一切的谜团,还要等待土耳其安全机构以及俄罗斯安全机构的合作调查,才能最终解开。

袭击难变俄土关系

上次土耳其-俄罗斯之间由于外交人员遇刺而爆发争端,还要追溯到一个多世纪之前。20世纪初叶的1903年,当时沙皇俄国驻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巴尔干地区的两名领事官先后被暗杀。其中第二起暗杀事件中,沙俄的总领事由于言行不当,激怒了一名身边担任警卫的阿尔巴尼亚族奥斯曼士兵,最终酿成血案。

连续的暗杀事件也让当时的沙俄帝国大为光火,在19038月决定派遣舰队向奥斯曼帝国示威。尽管最终在当时的奥斯曼苏丹阿卜杜哈米德二世的努力下,两国没有酿成大战,但是随后奥斯曼帝国也不得不在奥斯曼巴尔干地区强化军事管理,而此举刺激了巴尔干地区的民族主义情绪,最终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奥斯曼帝国在巴尔干的解体,而这也对随后现代土耳其国家民族主义建构形成了深远影响。

而此次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遇袭事件,是1923年现代土耳其建立以来,发生的第一起俄罗斯驻土耳其外交人员遇刺事件,更是第一起外国驻土耳其外交人员遇刺事件。对于此次袭击事件,土耳其十分重视。从外交角度讲,外交人员遇袭,往往会给事件双方当事国关系带来巨大的影响。

袭击者的最终目的,很难说是为了恶化俄罗斯-土耳其双边关系。俄罗斯和土耳其双边关系,经历了201511月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事件的“低谷”之后,在今年上半年土耳其领导人埃尔多安主动向俄罗斯总统普京致“道歉信”,并到访俄罗斯亲自“登门致歉”之后,已经随着20167月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以及土耳其-欧盟和土耳其-美国关系僵化的影响,逐渐趋近。

因此,当埃尔多安多次提出“加入上海合作组织”,“远离欧盟”之后,如今的土耳其-俄罗斯关系,已经不是20世纪初时那种因为巴尔干地区错综复杂民族-宗教危机而一触即发的紧张状态。无论是土耳其口中的袭击幕后者“葛兰运动”,或者是“伊斯兰国”,都应该很清楚,刺杀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很难割裂在当前地缘政治环境下不断趋近的土俄双边关系。

俄罗斯总统普京称这起事件是“挑衅”行为,目的不仅是破坏俄土关系正常化,也是破坏由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及其他国家推动的叙利亚和平进程,显示出俄罗斯对于维护与土耳其关系的信心和期待。

受伤的土耳其经济

因此,从目前的俄土关系来看,即使有什么幕后黑手,其地缘政治目的也很难实现,事件能起到的作用或许只是让袭击者宣泄了愤怒。

当然对俄土而言,互相谅解不等于万事大吉。与某些西方媒体描述的“俄罗斯-叙利亚-伊朗”铁同盟不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也是为了防范可能蔓延并回流到高加索地区的极端伊斯兰组织。但是俄罗斯在强力介入叙利亚的同时,也需要避免刺激伊斯兰极端分子,避免成为恐怖主义分子和伊斯兰极端分子的袭击首要目标。而当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遇刺之后,俄罗斯不仅应当提升应对本国恐怖袭击的能力,也要加强海外人员、设施和机构的保护。

而从土耳其方面来说,此次袭击事件无疑是对土耳其国家形象的一次重大打击,尤其是对埃尔多安和“正义与发展党”即将迎来的“修宪”进程的重大打击。2016年下半年见证了太多土耳其境内发生的恐怖袭击(包括“库尔德工人党”和“伊斯兰国”),这次外国驻土耳其外交人员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层层安保之中,仍然被恐怖分子杀害,这让人不禁对埃尔多安政府从今年7月政变后、已经持续了将近半年的“紧急状态”是否有效产生了不小的疑问。

更为要命的是,土耳其在201511月同俄罗斯交恶之后,国内重要的经济支柱——旅游业也遭到重创(数量骤减的俄罗斯游客,也是促成埃尔多安主动向普京“道歉”的重要原因)。不久之前,土耳其国内刚刚公布了今年的游客数据,尽管俄罗斯游客在土耳其-俄罗斯关系恢复正常后有所增加,但是鉴于土耳其国内安全局势的影响,今年前十个月俄罗斯游客数量相比2015年同期下降了大约一半(而前十个月外国游客总数相比2015年同期下降了四分之一)。

来旅游,但是此次俄罗斯大使遇袭事件,无疑将会进一步刺激俄罗斯民众对于土耳其安全局势的担忧,土耳其的旅游业恐怕很难迅速恢复。

在今年,尤其是7月份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之后,土俄关系逐渐回暖,两国建立了避免冲突的军方协调机制,土耳其军方得以继续空袭叙北部目标,显示出两国在战略层面的某些默契。在变动的地缘政治之中,在共同的与西方关系僵冷的大局下,俄罗斯和土耳其关系,也不会受到此次大使遇刺事件的影响。但是对于土耳其来说,如何在动荡的国内政治氛围中,恢复稳定的政治和社会秩序,这恐怕才是土耳其政治精英需要考虑的问题。

(作者:王晋,以色列海法大学国际政治系博士候选人)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