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青年论坛
段九州:投石问路:俄罗斯介入利比亚的战略考量
发布时间: 2016-12-21 浏览次数: 11

20161129日,利比亚国民军司令哈利法·哈夫塔尔戴着俄式雷锋帽从俄罗斯外交部大楼走出的画面会让人不禁想起冷战时期中东地区革命人士涌向莫斯科寻求政治和军事支持的场景。这已经是哈夫塔尔今年第二次访问俄罗斯了,如此高调和密集的访问不是每个中东领袖都敢展示的。

克林姆林宫的官方立场是,和哈夫塔尔接触是俄罗斯政府与利比亚各政治力量开展广泛对话进程的一部分。然而,俄罗斯和哈夫塔尔的关系不止局限在外交礼节上,很显然双方在交往中发现了各自的机会。哈夫塔尔并不是利比亚在宪法意义上的国家首脑,俄罗斯违反外交常规地频繁接待他,无疑透露出重要信息:俄罗斯认同哈夫塔尔是利比亚真正的权力中心。

俄罗斯重返利比亚

俄罗斯曾经在利比亚拥有巨大的商业利益,与卡扎菲政府签订了高达100亿美元的合同。但是当2011年卡扎菲倒台后,这些商业项目付诸东流,俄罗斯方面的人员也随之撤出利比亚。不过自今年夏天起,俄罗斯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始重新介入利比亚。在11月初,一小队俄罗斯军事技术人员出现在利比亚东部的昔兰尼加地区,据称是前往支持哈利法·哈夫塔尔的部队,为他们更新武器系统,升级海空军防御装备。多方情报显示,俄罗斯军事顾问正在从昔兰尼加或开罗对哈夫塔尔的国民军提供帮助。另有报告指出,哈夫塔尔将军的海外中间人、利比亚驻沙特大使阿布杜·巴塞特·巴德里在今年9月向俄罗斯寻求轻武器和战机支持,该消息从侧面部分佐证了「新阿拉伯人」网(Al-ArabyAl-Jadeed)关于哈夫塔尔和俄罗斯达成价值29亿美元的军事交易的报道。

尽管利比亚内战中的各个派别都想获得俄罗斯的青睐,但只有哈夫塔尔成为了莫斯科中意的人选。哈夫塔尔已经从阿联酋、埃及和法国等国获得军事和经济援助。从今年9月起,他还持续控制了盛产石油的利比亚东部昔兰尼加的大部分地区。他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与位于利比亚东北部图卜鲁格港的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结盟,后者目前仍是国际认可的利比亚立法机构。他们还成立了东部中央银行,形成了与2016年初成立的联合国承认的西部「民族团结政府」分庭抗礼的独立地方政权。

哈夫塔尔与俄罗斯的首次合作发生在今年5月,当时利比亚东部中央银行接收了从俄罗斯官方铸币机构运抵的40亿利比亚第纳尔纸币。在俄罗斯的帮助下,哈夫塔尔缓解了日益严重的货币流通危机,维持了昔兰尼加地区的经济稳定。在随后的6月和7月,哈夫塔尔和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发言人阿吉拉·萨拉赫先后访问莫斯科,拜会了俄罗斯高层官员。通过此行,哈夫塔尔期望从俄罗斯获得比埃及和阿联酋提供的武器更先进的对地对空武器。

俄罗斯驻利比亚大使伊万·莫洛托夫曾经坚称俄罗斯不会向利比亚提供武器,除非联合国安理会首先解除对利比亚的武器禁运。但是当哈夫塔尔阵营通过阿布杜·巴塞特·巴德里加强了和克林姆林的联系后,俄罗斯的立场明显软化。在今年9月,巴德里出访莫斯科,代表哈夫塔尔要求俄罗斯支持他开展「类似在叙利亚」的打击伊斯兰主义武装的行动。米哈伊尔·博格丹诺夫,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普京的中东事务特使,向记者表示,俄罗斯会「谨慎地考虑」利比亚政府要求「俄罗斯参与打击恐怖分子」的要求。在11月底前往莫斯科的访问中,哈夫塔尔再次敦促俄罗斯帮助解除联合国对利比亚的武器禁运。种种迹象显示,俄罗斯似乎正在沿着普京的既定战略,正如我们在叙利亚和乌克兰看到的那样,以支持某个可靠盟友的方式来介入该国事务。

俄罗斯为何介入利比亚?

俄罗斯加强对利比亚的介入是其在中东地区扩大地缘政治影响力的策略一环。从叙利亚开始,俄罗斯强力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填补了美国留下的战略空白。以叙利亚为模版,俄罗斯找到了一条以支持政治军事强人换取政治影响力、军事基地和高附加值商业合同的中东战略。现在,俄罗斯正在对其他潜在的盟友国家采取类似的策略。比如在埃及,虽然塞西总统对国家拥有稳固的控制,但是他急需能够支持他打击伊斯兰主义武装和重振经济的盟友。俄罗斯和埃及日益扩大的军事和经济合作使俄罗斯正在取代美国成为埃及最重要的援助者。据俄罗斯《消息报》消息,埃及和俄罗斯正在就俄租赁位于埃及城市西迪拜拉尼的废弃苏联空军基地展开谈判,预计在2019年前可重建该基地。

俄罗斯对哈夫塔尔的支持正是在重复自己在叙利亚和埃及的模式,支持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强人,以达成自己在中东地区的战略构想。如果效仿埃及模式,俄罗斯不仅可能从利比亚盟友那里获得价值不菲的建筑和军事合同,后者还可能允许俄罗斯海军使用班加西港,已经使用班加西附近的空军基地。在中地中海地区持有稳定基地的俄罗斯军队将对北约军队形成重要制衡。

在卡扎菲执政时期,利比亚是少数愿意用现金结算购买俄罗斯武器的国家。在2008年,俄罗斯免除了利比亚45亿美元的债务,以换取利比亚的武器合同。该合同签署于2011年,价值在40-100亿美元之间,但因为卡扎菲倒台而并未执行。俄罗斯依然期待未来的利比亚政府可以完成这项合同,扶持哈夫塔尔上台可能会实现俄罗斯的这一愿望。

此外,俄罗斯支持哈夫塔尔不会引起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反感,后者似乎同样选择支持地区军事强人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特朗普任命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弗林更倾向于将美国的中东军事行动集中到打击恐怖主义上来,而非联合国支持的利比亚政治进程。和希拉里不同,特朗普对抵制俄罗斯的中东影响力以及支持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毫无兴趣。

俄罗斯对哈夫塔尔的支持为何有限?

当前,尽管俄罗斯正在加强对利比亚的政治军事介入,但是它仍保持着一定的战略模糊性,一方面私下援助哈夫塔尔的部队,一方面在口头上支持联合国的政治和解方案。联合国规划的方案为缓解利比亚冲突提供了广义上的协商框架。联合国可以让曾经支持东部图卜鲁格政权的政治人物结成联盟促成全国联合政府。通过在伦敦和罗马的利比亚问题峰会,欧洲也将更多地为实现利比亚的经济统一出力。俄罗斯的核心利益还是实现利比亚的稳定,它并没有理由阻挠联合国和欧盟的和解方案。

事实上,这也是俄罗斯目前只对利比亚保持有限介入的原因。尽管哈夫塔尔反复要求俄罗斯大力军援,俄罗斯并未采取类似介入叙利亚一样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其背后的逻辑在于,如果俄罗斯向联合国施压解除了对利比亚的武器禁运并向哈夫塔尔提供重型武器,后者将变得强大到没有必要和「民族团结政府」进行谈判,从而削弱哈夫塔尔军队进行反恐行动的意愿。尽管哈夫塔尔有野心控制利比亚全国,但如果他打破均势贸然西进,则必然会使利比亚陷入内战和无政府状态,这与俄罗斯的反恐目标背道而驰。

此外,我们不能用看待叙利亚问题的视角来观察俄罗斯在利比亚的利益。在哈夫塔尔访俄后,媒体称俄罗斯可能重启在班加西的海军和空军基地。但事实上,在2008年也曾传出卡扎菲向俄罗斯提供该基地的说法,但两国并未采取实际行动。而俄罗斯已经将叙利亚的塔尔图斯基地定义为俄罗斯永久海军基地,目前正在进行设备升级,已经足以成为俄罗斯在地中海的核心战略堡垒。相比之下,利比亚班加西港的安全性更低,且地理位置过于孤立,不易控制。由此可见,利比亚对俄罗斯的战略重要性远未达到与叙利亚相同的层级。

结语

当前,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无力控制西部地区,的黎波里陷入了武装分子的混战。而哈夫塔尔的利比亚国民军在东部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中节节胜利,树立了自身的国际威望。联合国利比亚问题特使马丁·科博勒在12月初的利比亚问题罗马峰会上暗示,哈夫塔尔将军可被视为利比亚政治进程的一部分。另有报告显示,科博勒的办公室正在草拟利比亚政治协议的修订案,同意给予哈夫塔尔在未来的黎波里政府中适当的政治权力。对哈夫塔尔将军的支持是俄罗斯重新介入利比亚的写照。然而由于俄罗斯在叙利亚投入巨大,以及利比亚不被视为俄罗斯施展军事力量的理想场所,俄罗斯没有足够的意愿大规模介入利比亚局势。俄罗斯更多地是把和哈夫塔尔的关系视为参与利比亚政治进程的长期投资,期望在利比亚战后重建和石油贸易中获得相应的利益。

(作者,段九州,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博士候选人)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