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伊朗大选:“白帽子”“黑帽子”之争
发布时间: 2017-05-17 浏览次数:

14日凌晨,德黑兰北部的街道依然车行缓慢。就在一个小时以前,伊朗总统候选人的电视辩论直播刚刚结束,6名候选人的支持者们正在向四周散去。虽然伊朗政府对于竞选海报采取了张贴限制,但很多民众将自己心目中的总统的头像贴在了汽车的前挡风玻璃上。午夜时分,更多能看到的是紫色———鲁哈尼的竞选颜色,很多高中生也在路中间奔跑着向路过车辆塞着鲁哈尼的竞选海报。当地朋友摩宾告诉记者:“这些孩子没到投票年龄,但是他们希望鲁哈尼能赢,不然他们就没法穿成现在这样到处乱跑了。”

确实,鲁哈尼最大的支持群体就是这些希望变革的青年人。他们希望更少的宗教束缚、更多样的社会文化和更好的经济形势。在鲁哈尼执政的4年当中,伊朗的通货膨胀指数从30%多下降到了10%左右,日用品不再是一天一个价。更可喜的是,德黑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众多时尚购物和高档餐厅,虽然比不上迪拜的灯红酒绿,但相比之前确实改变太多。

除经济外,社会风气也变得相对自 由与开放,部分妇女已经开始在汽车内取下头巾,甚至偶尔能在大街上看到没有佩戴头巾的前卫女性,而这在几年前是不敢想象的。

但是鲁哈尼政府依然饱受诟病,特别是穷人们的不满,因为他们的补贴没有了。内贾德时代,政府向每人每月补贴23美元,这对于底层人民来说就是活命钱,一家5口人,一个月可以拿100多美元,跟干体力活的工资基本一样,如果再多生几个,一家8口人可以拿近200美元,这比普通白领的薪水差不了多少。正因为这样,很多穷人选择了坐在家里拿补助,什么也不干。而鲁哈尼上台后发现政府已经不堪重负,于是取消了补贴,犯了“众怒”。

民众不满的还有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和越来越高的失业率。一名耐克的导购抱怨说,他硕士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好不容易才应聘上了这里的工作。而他的本科同学很多都闲在家里,有的没办法只好给公寓看门,一个月薪水才1000元人民币。

反观鲁哈尼唯一的竞争对手莱希,虽然此前不为大众熟知,但却是背景深厚的宗教“大咖”。坊间一直有传闻,莱希将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接班人,这次参选是为了填补他在政府执政经验的空白,以便接班。

虽是传闻,但并非毫无根据。莱希自身宗教背景深厚,他自己是戴“黑帽子”的赛义德 (被认为与先知穆罕默德有血缘关系),这是戴“白帽子”的鲁哈尼无法比拟的,而他的岳父还是宗教圣地马什哈德的星期五领拜人,地位尊崇。此外,莱希还是伊朗一个古老神秘基金的掌管人,据称该基金拥有海量财富并且旗下公司渗透到石油、通讯等众多行业。

为了力保莱希能够成功上位,保守派阵营甚至不惜让保守阵营的另一位参选人卡里巴夫退选。卡里巴夫是现任德黑兰市市长,2013年就曾参选,以第二名的身份惜败于鲁哈尼。此次卷土重来,卡里巴夫依然势头强劲,在多个民调中支持率均紧随鲁哈尼之后,排在莱希前面。但是就在15日大选前3天,卡里巴夫宣布退出选举并号召所有支持者转投莱希。一名资深政治观察家道出原委:“上次大选保守阵营由于不团结使得选票分散而失败,这次保守阵营一定做了大量工作而使得卡里巴夫退选,力保莱希”。同时他也表示,“虽然莱希知名度不高,德黑兰地区的人们多会支持鲁哈尼,但是出了德黑兰,虔诚的人们肯定更愿意支持戴着黑帽子的莱希”。

伊朗大选投票将于519日举行,伊朗人民将用手上的一票来决定未来的总统会戴着什么颜色的帽子。

(记者:朱宁)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