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澎湃新闻:保守派用“经济外交”怼鲁哈尼,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发布时间: 2017-05-19 浏览次数:

目前看来,鲁哈尼的民调数据领先,各方面的观察家也都认为他胜选的可能性较大。同时,霍梅尼的孙子萨义德·哈桑·霍梅尼也在516日,通过一段视频,表示了对鲁哈尼的支持。视频中,萨义德·霍梅尼号召伊朗人民团结起来,信任鲁哈尼。他还在视频中表示,鲁哈尼政府在过去的四年里,在经济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在此前一天,前总统穆罕穆德·哈塔米也经由视频,表达了他对鲁哈尼的支持。

517日,哈梅内伊也发表了讲话。虽然按照政治传统,他并没有直接表达他对任何候选人的态度。但是,在讲话中,他提到,“看看今天我们这个地区的其他国家,你们能找到一个任何一块没有深陷不安泥潭的土地么?就在这些充满不稳定与不安的国家中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却在和平与安全的环境下,准备大选。”他还表示,这种和平与安定的环境是无价的。这一表态,无疑是对现任鲁哈尼政府内政与外交成绩的一个肯定。

在候选人近期的3次电视转播辩论中,主要关心的话题仍旧是国内经济发展。与2013年的那次总统选举不同。那次选举中,候选人所讨论的核心问题除了外交政策之外,就是核谈判问题。在今年55日转播的电视辩论中,外交问题仅仅作为国内政策与文化问题的附属议题被粗粗提及。

当然,这很可能是竞选过程中的策略性选择。因为在过去4年中,现任总统哈桑·鲁哈尼确实在外交方面取得了比较显著的成绩。而其他五名主要竞争者,特别是来自战斗教士联盟的伊玛目易卜拉欣·莱希,以及来自伊斯兰联合党的穆斯塔法·米尔-萨利姆,基本上对外交问题都没有什么可以谈及的经历。特别是在515日,德黑兰市长穆罕穆德·巴格尔·贾利巴夫退选,并转而支持莱希之后,针对外交政策的讨论,则更加集中在经济领域。

但是,我们也需要注意,作为鲁哈尼的主要竞争对手,莱希所说的经济问题,主要针对所谓“反抗经济”。“反抗经济”是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20128月在其一次宣讲中提出的一个概念。它强调,在伊朗遭受连年西方严厉制裁的情况下,经济发展应当注重自力更生,摆脱对外国进口产品的依赖。哈梅内伊将这种经济观解读为伊斯兰经济传统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认为这种源于伊斯兰文化与革命传统中的发展观,将会帮助伊朗打赢这场西方强加于伊朗人民头上的经济战争。

在对外贸易方面,在这种“反抗经济”思想主导下,伊朗希望能够从出口原材料(主要是原油),转向出口成品油、石油化工产品等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加工产品。同时也希望能够促进国内民生产品的自给自足、加强并发展与周边国家的市场联系。在20134月一次与伊朗劳工代表的会面中,哈梅内伊还进一步提出,目前对那种强加于伊朗的东西方经济理论的盲目信任,对伊朗的发展是极其有害的。实际上,他在鲁哈尼任期内很早便表示,要将这一“反抗经济”的思想体制化,并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制定伊朗的经济政策,改造伊朗经济结构。虽然,在最近515日播出的选举辩论中,退选并转而支持保守派候选人莱希的贾利巴夫提出“经济外交”的首要任务,是要让外交部将“反抗经济”问题放在首位。然而,这种提法,从意识形态本质上来说,并没有多大程度上挑战伊朗现有政策。

目前,莱希在外交方面对鲁哈尼的批评,主要集中在2015年伊朗与联合国五常以及德国共同签订的联合国全面行动计划(Joint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在莱希的竞选团队中,其中一个重要的外交问题顾问就是2007-2013年间伊朗核谈判的首席谈判专家萨义德·贾利里。莱希强调,如果没有“强力外交”,那么一切“经济外交”都无从谈起。现任鲁哈尼政府的软弱,则充分说明他不可能会在经济外交方面有任何作为。而面对一个软弱的伊朗,西方国家自然也绝不可能兑现在“联合国全面行动计划”中所规定的以核能力换取解除制裁的保证。

换句话说,保守派所构想的“经济外交”,是以在“反抗经济”基础上建立起的,旨在寻求伊朗全面经济自主的外交努力。其目的,是希望通过与周边(非西方)国家的贸易,来主动解除西方经济制裁的压力,并且不希望以交换国家核力量为代价的政策设想。

无论是在现任鲁哈尼政府的政策下,还是保守派的这一设想里,中国都能够作为一个非西方的、且反霸权的力量存在。并且,中国在冷战时期受美国经济制裁条件下,独立发展自力更生的政治实践,也能够与今天伊朗在“反抗经济”观念下提出的一系列政策计划产生共鸣。这也很可能会成为未来中国在“一带一路”的环境下,与伊朗进行地区间经济共同体建设合作、创造新的国际平等秩序话语提供基础。因此,只要我们坚持新中国一贯的外交传统与原则,那么无论是保守派胜利,还是鲁哈尼当选,伊朗方面对华政策的延续性都是可以预见的。

(作者:殷之光,英国埃克塞特大学人文学院助理教授)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