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青年论坛
王晋:特朗普这一去,沙特又有炸弹打也门了
发布时间: 2017-05-22 浏览次数:

近日,特朗普启程开始了他就任总统之后的首次对外访问,中东国家沙特和以色列(巴勒斯坦)成为头两站,随后特朗普将启程前往欧洲。尽管当年奥巴马当选总统后,也是将沙特作为第一个出访对象,但是时过境迁,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中东政策内容,恐怕与奥巴马大不相同。

美国和沙特的双边关系可以追述到1931年美国-沙特建立外交关系,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沙特成为了美国在中东重要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对美国来说,二战前的中东仍然是英国和法国的势力范围,美国作为一个“后来者”,更多是依靠沙特来在中东实现“破局”。

1943年,美国总统罗斯福邀请了沙特王储费萨尔和哈立德访问白宫,沙特和美国关系由此更近一步。1945年随着二战即将结束,美国和沙特关系也实现了新的突破,罗斯福在苏伊士运河上的美国军舰昆西号会见了沙特国王伊本·沙特,罗斯福也说出了那句奠定后来美国-沙特关系的话语:“保卫沙特对于保卫美国来说至关重要。”

在随后的半个多世纪里,美国和沙特之间的关系也实现了重大突破,美国长期以来致力于保卫沙特的国家安全,投桃报李,沙特甚至允许美国直接出兵驻屯沙特来打击萨达姆政府(这也在客观上刺激了本·拉登为代表的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兴起)。当然中间也有不少风波,尤其是美国宏观的中东政策,往往会影响到美国和沙特的双边关系。

比如在1945年伊本·沙特和罗斯福的会面中,双方就“以色列建国”问题就闹得不愉快,伊本·沙特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谁犯罪谁补偿”,认为以色列应该在德国建国,而不是在巴勒斯坦,而巴以问题也事实上极大地影响了随后数十年的美沙关系,比如第四次中东战争里沙特发起的石油价格战,让美国和西方世界损失不小。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沙特并不赞成美国攻打伊拉克,认为这会帮助伊朗扩张在地区的影响力。2009年,奥巴马刚刚上任,沙特就通过奥巴马的反恐顾问约翰·布伦南向美国传话,批评“小布什没有拿我们的建议当回事,然后他们就深陷难题之中”。据说当时沙特国王阿卜杜拉还对布伦南表示:“感谢真主,奥巴马终于上任了。”

但是随后数年,奥巴马似乎比小布什更让沙特失望,也让沙特觉得更不靠谱。小布什尽管有些“乱来”,但至少对中东有着一定的“责任心”;奥巴马却几乎彻底的“撒手不管”,包括在伊拉克问题、叙利亚问题和伊朗核问题上,沙特认为美国都没有显示出足够的“强硬力”。

据说在2009年奥巴马首访沙特时,就与当时的沙特国王阿卜杜拉闹得并不愉快,因为阿卜杜拉认为奥巴马在巴以问题上“偏袒以色列”。而随后几年,随着阿拉伯之春的到来,奥巴马劝说穆巴拉克“放弃权力”,更让沙特觉得不可理解。叙利亚内战问题上,奥巴马犹豫不决,而且在伊朗核问题上又与鲁哈尼政府接触“和解”,让随后更加强硬的萨勒曼国王领导下的沙特非常不满。当奥巴马说出沙特需要与伊朗“共担地区责任”时,沙特认为美国似乎打算放弃与自己将近70年的联盟关系。

因此过了八年,当特朗普走马上任,沙特又重新对美国新总统产生了希望。对于特朗普来说,沙特之行,恐怕是这次中东之行乃至第一次外访国家中,最为轻松的一站。在访问沙特之后,特朗普将会前往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分别在耶路撒冷和伯利恒会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商讨重启巴以和谈的事宜。随后特朗普将会前往罗马,会面包括罗马教皇在内的意大利政要;接着会前往布鲁塞尔,会见北约成员国,并在西西里会见G7成员国的领导人。相对于随后将会在巴以问题上的左右为难,在盟友面前的诸多挑战议题,这次沙特之行所受到的礼遇,都足够特朗普满意了。

相较于前任奥巴马的“放手不管”,特朗普政府在任何领域有轻微的动作,都可以被沙特视为重要的外交收获。为了赢得芳心,沙特对特朗普之行可算非常重视,不仅拨出专款2.57亿里亚尔(4.6亿人民币)来专门安排特朗普在沙特的衣食住行,而且还在利雅得举办他与沙特、海湾国家以及56个阿拉伯伊斯兰国家领导人的会晤,甚至邀请到了苏丹领导人巴希尔与会,给足了特朗普面子。

除了礼宾方面的礼遇,沙特还给美国准备了足够的军事和经济大单,彰显美国和沙特之间的“双赢关系”。沙特不仅宣布将会采购美国1100亿美元的军备,而且还与特朗普共同签署了3800亿美元的双边投资协议,“将创造数千个工作岗位”。

其实奥巴马的“糟糕”,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和沙特之间“亲密无间”。特朗普上台之后宣布的“禁穆令”,让沙特国内舆论十分不满。而以世界穆斯林“代言人”自居的沙特,对于美国实行的这种“歧视穆斯林”政策,也有一定的责任向特朗普做出压力。在巴以问题上,沙特更是需要提醒特朗普不要太过偏袒以色列,在巴以和谈中做出不偏不倚的态度;在9·11事件后美国国内兴起的要求追究沙特责任的一系列事件中,沙特在美国的形象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不过对于沙特来说,当前的这些“问题”,抵不上沙特对于美国更多的“需求”。

沙特需要美国在也门内战上大力帮助沙特,帮助也门临时政府来抵抗北方的胡赛武装。尽管拥有强大的金钱力量,但是由于国内特殊的社会现实,沙特的军事力量实在不敢恭维,因此需要美国在军事上增加对于沙特的帮助,能够帮助沙特打赢也门内战;在地区问题上,沙特希望特朗普践行自己在竞选中的诺言,尤其是在加大制裁伊朗、遏制什叶派地区影响力等议题做出实际的努力。

当然,沙特还需要特朗普在巴以问题上继续推动和谈,来帮助巴勒斯坦人民建立独立国家。但是对于沙特来说,尤其是当前萨勒曼王室来说,也门和伊朗才是最为关键的议题,因为也门战事的成败,将会决定萨勒曼最中意的儿子、同时也是当前沙特国内军事财政职掌者穆罕默德副王储的政治未来。所以,沙特急需特朗普在中东尤其是沙特关注的诸多政治敏感议题上,加大介入力量。

对于美国总统来说,竞选时的话语往往不能当真,因此沙特期盼着特朗普能够加大对中东事务的介入,恐怕并不能完全如愿。对于沙特来说,美国领导人访问,象征着一个新时期的到来,但是听其言更要观其行,特朗普中东政策的走向,恐怕才是沙特更关注的。

(作者:王晋,以色列海法大学国际关系博士)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