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马晓霖:卡塔尔困境:屈就城下之盟还是选择分道扬镳?
发布时间: 2017-06-30 浏览次数:

629日,卡塔尔国防大臣出访土耳其,就土耳其与卡塔尔军事合作关系特别是基地前途进行磋商。一周前,沙特、埃及、阿联酋和巴林等四国要卡塔尔在10天之内满足他们所提出的13条要求,包括废除土耳其在卡塔尔的军事基地,停止双方在卡塔尔的军事合作等。如果卡塔尔拒绝接受这些条款,四国将与卡塔尔“分道扬镳”。

卡塔尔外交部于24日发布声明,称沙特等四个断交国提出的和解“要求清单”不切实际,敦促它们修改并称它们对卡塔尔的制裁与国际法不符,也有损该国主权。但是,风口浪尖上的卡塔尔能否躲过这一劫并成功维护本国利益,实在是个大悬念。

复交十三条:卡塔尔内政外交遭遇苛刻挑战

据美联社、路透社等媒体报道,沙特等四国头一天通过居中斡旋的科威特埃米尔萨巴赫向卡塔尔提出13条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条件,这些条件直接涉及卡塔尔的独立、主权、自由和民族尊严,并将卡塔尔置于12年的监管之下,堪称当代国际关系史十分罕见的“城下之盟”。据悉,这13条要求具体如下:

1、正式宣布与伊朗降低外交关系并关闭相应机构,驱逐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相关人员,将两国交往局限于商业领域,并且不得违反美国和国际社会对伊朗的制裁,不得有损阿拉伯海湾合作委员会(GCC)的安全。

2、立即关闭土耳其驻卡塔尔的军事基地,包括在建设施,停止与土耳其在卡塔尔境内发生的一切形式军事合作。

3、宣布断绝与所有恐怖、宗派和意识形态组织的联系,特别是穆斯林兄弟会、“伊斯兰国”武装、“基地”组织、沙姆征服阵线(前支持阵线)和黎巴嫩真主党,宣布上述实体为恐怖组织,将它们纳入四国公布的恐怖组织名单,未来也必须认可四国公布的恐怖组织名单。

4、停止对极端和恐怖分子、实体和组织一切形式的资助。

5、将来自沙特、阿联酋、埃及和巴林的“恐怖分子”及被通缉人员引渡给上述国家,冻结他们的财产,并提供他们的居住、行踪和财务活动的相关信息。

6、关闭半岛电视台及其附属机构。

7、停止干涉四国内政和伤害其外部利益,停止向四国国民发放卡塔尔身份。如上述四国国民违反本国法律,卡塔尔必须注销给予他们的合法身份。停止与上述四国政治反对派的一切联系,交出此前与之联系、并提供支持的所有文件。

8、对于因卡塔尔近年政策而给四国国民造成的生命或物质损失提供赔付和补偿,具体补偿数目通过与卡塔尔协调后确定。

9、与其他海湾和阿拉伯国家在政治、经济、社会和安全领域保持一致。恪守2012年和2014年与沙特达成的相关协议。

10、移交四国反对派舆论阵地,特别是卡塔尔曾经支持的机构,并对这种支持加以澄清。

11、关闭卡塔尔直接或间接资助的媒体,包括“阿拉伯21”、“雷达”、“新阿拉伯”、“完美者”和“新中东”等网站。

12、上述条件必须在10天内接受,逾期无效。

13、上述约定将有明确的目标和机制保障,卡塔尔接受上述条件后,第一年逐月接受审查,次年每季接受审查,后续10年逐年接受审查。

综上可见,这份复交条件清单充分反映了卡塔尔为何遭遇“断交”风波,也切实证明了这个弹丸酋长国成为沙特等阿拉伯大国清理门户的牺牲品,还折射了日益激烈的中东力量博弈。

从国家层面看,伊朗和土耳其已被沙特和埃及等国列为战略对手,体现了阿拉伯地区大国排斥伊朗和土耳其这两个异类国家扩大势力范围的意图。这种博弈由来已久,特别是沙特与伊朗这对老冤家之间的矛盾和恩怨早已为世人熟知。

土耳其得罪埃及和沙特,很大程度上与支持穆兄会有关。土耳其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与埃及穆兄会、巴勒斯坦哈马斯可谓师出同门,因此对埃及穆兄会一度在埃及执政欢呼雀跃,也曾谴责埃及军方颠覆穆兄会政府并导致双方关系中断。土耳其同情穆兄会也有其现实考虑,即不接受军方干预国内政治,担心本国军方效仿进而危及政权稳定与安全。穆兄会政治理念与伊朗奉行的伊斯兰共和异曲同工,对王权和世袭制的沙特等君主国构成战略威胁,因此成为后者仇视和打压的目标。

卡塔尔不仅与伊朗、土耳其这些非阿拉伯国家关系密切,而且一直扮演阿拉伯国家政治反对派避风港的角色,特别是容留埃及穆兄会骨干成员。此外,卡塔尔取消新闻审查制度,放纵埃及、沙特等国反政府人士通过卡塔尔的电视、电台、网络频繁攻击本国政府。此前,沙特等国已公布50多人的反对派名单,要求卡塔尔引渡或将他们驱逐出境。

至于半岛电视台,从其呱呱落地起,就扮演着阿拉伯各国反对派传声筒的角色。它一方面靠另类风格快速崛起,并与CNNBBC并驾齐驱,另一方面也在一潭死水的阿拉伯世界搅起巨大波澜,成为青年人追捧的对象。尤其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半岛台为街头运动造势呐喊,成为街头革命的吹鼓手和触发器,以至有人把这场变革称为“半岛台革命”。客观地说,半岛台的确给卡塔尔乃至阿拉伯媒体带来了世界性声誉,也给这个王国埋下了今天的祸根。

何去何从:卡塔尔的确进退两难

坦率地说,上诉13条复交条款,任何独立主权国家都难以接受。抛开所谓“恐怖分子”、各国政治反对派乃至半岛电视台前途这些要求不说,干涉卡塔尔与伊朗和土耳其的外交关系及军事合作,并要求卡塔尔从政治、经济、社会和安全等方面向其他海湾及阿拉伯国家看齐,既不符合国际法,也不符合逻辑和情理,是变相把卡塔尔置于阿拉伯大国监管之下,是对该国内政和外交主权赤裸裸的伤害和挑战。“双规”般的最后通牒和长达12年的审查,在当代国际事务中,似乎只有联合国安理会才有这样的权威。这种由四个国家集体行动限制一个联合国成员国的内政外交,实在罕见,也使卡塔尔获得了广泛的国际同情,包括美国、日本都公开对13条的出台表达不满。

卡塔尔第一时间强调这些要求不合理,并重申多哈有权决定资助公民机构或个人,有权决定自决外交政策。半岛电视台公众号还发布文章,指责阿联酋是这次风波的幕后推手,称自2011年后,两国围绕埃及、叙利亚、利比亚和也门事务产生一系列分歧和矛盾,这种矛盾要小于卡塔尔与沙特之间的相关分歧,特别是2014年卡塔尔遭到初次打压后表示远离穆兄会领导层,卡沙矛盾基本解决。

半岛台分析称,沙特突然对卡塔尔发飙,是要彻底降服多哈,并服从于沙特重塑地区格局,特别是处理沙特与伊朗和土耳其之间关系,以及政治伊斯兰问题、民主化改造、巴勒斯坦问题走向,以及与以色列的关系。

阿联酋外交部长加尔贾什24日在迪拜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孤立卡塔尔并非要在该国实现政权更迭,但是如果卡塔尔不满足四国要求,四国将与卡塔尔分道扬镳。以笔者的理解,分道扬镳可能意味着四国推动GCC乃至阿拉伯国家联盟开除卡塔尔,将其从海湾和阿拉伯大家庭扫地出门,一如当年埃及与以色列媾和后被从阿盟除名并受到十多个阿拉伯国家断交惩罚。

卡塔尔从地理上与沙特、阿联酋和巴林联系更密切,尽管土耳其和伊朗表示将全力支持卡塔尔维护主权,问题是,卡塔尔有没有实力和底气冒着被多半阿拉伯国家孤立和封锁的风险,坚持走自己的道路?也许一周后就能见分晓。

(作者:马晓霖,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