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联合早报:摩苏尔解放挑战未结束
发布时间: 2017-07-13 浏览次数:

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在79日宣布,该国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全城解放。这是反“伊斯兰国”战役的一个阶段性胜利,也是一个转折点,但伊拉克和国际社会面对的挑战远未完结。美国中东政策未明,伊拉克内部依然充满矛盾,重建工作举步维艰,出现第二个伊国组织的空间依然存在。

伊拉克极端分子巴格达迪在2010年加入伊拉克伊斯兰国组织。它原是卡伊达在该国的分支,在2011年美军撤离伊拉克后的三年多时间里迅速崛起,控制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大片土地。2014629日,巴格达迪在摩苏尔宣布成立“伊斯兰国”,自命为“哈里发”。伊国组织凭借一套治理制度,使得一个奉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政治实体能够成型和运作,吸引世界各地的极端保守穆斯林加入这个伊斯兰乌托邦,成为该组织的圣战分子。该组织也号召世界各地的同情者对非穆斯林发动恐怖袭击,制造了多起大规模恐袭事件。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反恐联盟开始对伊国组织进行打击。去年1017日,伊拉克政府军、什叶派和逊尼派民兵、国际反恐联军展开摩苏尔战役,历经半年多终于解放摩苏尔。叙利亚方面,对伊国组织拉卡市大本营的围攻仍处于酣战阶段。

伊拉克解放伊国组织在该国的大本营,其胜利意义是值得肯定的,而提供军备和情报的美国功不可没。伊国组织失去在伊拉克的大片土地,意味着它失去了窝藏圣战分子的根据地,也没有了“国民”、税收和石油收入。随着叙利亚拉卡市的解放也指日可待,伊国组织作为一个“伪国度”已无以为继。这意味着伊国组织很可能沦为诸如卡伊达的游击队式的恐怖组织。不过,它所主张和传播的极端主义仍不容忽视。

伊国组织在埃及西奈半岛、利比亚、也门等地仍有支持者。其外籍圣战分子可能回到原籍国发动恐怖袭击或筹组细胞组织。马来西亚防长希山慕丁日前说,马来西亚正密切留意四处窜逃的圣战分子可能转移阵地到东南亚,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及菲律宾。令人担忧的是,523日开始的菲律宾马拉维战事至今仍未结束,印尼警方则接获要把雅加达变成像马拉维战区的挑衅。

从某个角度来说,伊国组织被赶出伊叙主要城市,实际上只是将它打回20146月“建国”以前的原形。过去三年的发展,实际上已使得该组织成为一个具有国际地位的恐怖/极端组织,它已不再是20146月以前的伊拉克地方性极端组织。因此,伊国组织可说并未全败。近日一再有消息说,其头目巴格达迪已经死亡,若证实确然,这是对伊国组织的重创,短期内将无法死灰复燃。

伊拉克目前面对的善后与重建工作同样棘手。首先,伊拉克存在政治和各派势力矛盾,内部不稳定。库尔德自治区在摩苏尔战役中贡献良多,使得库尔德在后伊国组织时代寻求独立建国,它已宣布925日举行独立公投,但遭伊拉克政府反对。此外,什叶派政府面对调和国内各宗派、各部落和各势力矛盾的艰巨挑战;对外,则要应对中东地缘政治和大国之间的博弈。

摩苏尔战役使得该城几乎成了一片废墟,短期的难民安置工作、长期的重建计划,是伊拉克政府的首要任务。整个重建工作预计须耗资500亿至1000亿美元,将对公共财政带来巨大压力。

协助伊拉克稳定局势和展开重建工作,美国的角色举足轻重。美国之前发动伊拉克战争后,在2011年匆忙撤军,未能调和伊拉克各派势力,使其陷入内战状态,给巴格达迪和伊国组织崛起制造了机会。鉴于美国总统特朗普主张“美国为先”,且其中东政策不明,可以预测特朗普政府不会为伊拉克善后投入资源或介入调和各派矛盾。因此,伊拉克的重建与内部和解,大多不能指望美国。

来源: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