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联合早报:卡塔尔外交风波何时休
发布时间: 2017-07-13 浏览次数:

6月初沙特阿拉伯、埃及、巴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国先后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开始,卡塔尔外交风波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沙特、埃及等国对于卡塔尔的批评愈加激烈,甚至将卡塔尔国内资助“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的名单公之于众。而卡塔尔面对多个阿拉伯国家“断交”加“封锁”的挑战,并不屈服,反而得到土耳其和伊朗的力挺。卡塔尔外交风波的解决似乎遥遥无期。

沙特与巴林的诉求

尽管海湾国家内部,尤其是沙特和卡塔尔之间长期在地区和安全议题上存在分歧,而且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相关海湾国家与卡塔尔“断交”的风波,比如最近一次“断交”风波就发生在2014年初,当时包括沙特、巴林和阿联酋都纷纷“召回”驻卡塔尔大使,抗议卡塔尔的外交政策。卡塔尔此番面临的外交形势更加严峻,不仅面临包括几乎所有阿拉伯主要国家的外交压力,而且主要的海湾邻国如沙特、巴林和阿联酋纷纷封锁边境。更为棘手的是,沙特等国还公布了一份卡塔尔支持“恐怖组织和个人”的名单,列出卡塔尔所支持的“恐怖组织和个人”详情,以及这些组织和个人在卡塔尔的“支持者”。可以说,此次卡塔尔所面临的,不仅有来自于外交层面的压力,还遭受到了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和国际形象的损失。

此次卡塔尔所面临的“断交潮”所涉及的相关国家,除了马尔代夫、毛里求斯(仰仗沙特等国的资金援助)等国“打酱油”的角色,以及利比亚和也门临时政府(这些受到沙特等国支持的政府只控制所在国部分领土)“跑龙套”之外,其实可以分为两个阵营。

第一个阵营是以沙特和巴林为主的“伊朗威胁”派,其主要的关切在于卡塔尔与伊朗之间的密切关系,认为卡塔尔并没有与伊朗“划清界限”。沙特认为,在伊朗支持的中东“什叶派新月”,即包括伊拉克什叶派武装、叙利亚政府军、也门胡塞武装到黎巴嫩真主党,是中东地区所面临的最大安全威胁,沙特自身尤其是国内产油重地东方省也有着众多什叶派民众,而过去数十年来,沙特一直指责伊朗在当地煽动民众,对抗沙特政府。

与沙特相比,巴林对于伊朗威胁的感知更加迫切。巴林哈利法王室尽管是逊尼派穆斯林,但是国内什叶派民众人数占七成以上。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伊朗巴列维王朝长期否认巴林的政治合法性,认为巴林应当是伊朗国土的一部分;而在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不仅被巴林视为国内什叶派动乱的“蛊惑者”,还被认为长期支持巴林什叶派组织要推翻巴林王室。尤其是2011年以后,巴林王室一直指责伊朗试图颠覆其政府,以此借口有意无意的掩盖巴林国内面临的诸多政治和社会矛盾。

卡塔尔近些年来并没有断绝与伊朗的往来,反而不断的呼吁海湾国家与伊朗“对话”“和解”,这就引起了沙特和巴林的不安,所以主张通过制裁的形式来压迫卡塔尔让步。划清与伊朗的关系,回到沙特主导的“逊尼派阵营”,是沙特和巴林的主要要求。

埃及与阿联酋的关切

除了沙特与巴林之外,另一个阵营则包括埃及和阿联酋。埃及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创始国”和“大本营”。1928年,穆兄会由哈桑·班纳在埃及创立,并在随后数十年间发展壮大,成为了埃及国内重要的政治和社会力量。穆兄会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成为埃及国内政治的“大赢家”,旗下的政治团体“自由与正义党”赢得议会和总统大选,党派代表穆罕默德·穆尔西当选为埃及总统。但是穆尔西无法有效管控埃及国内局势,最终被将领塞西主导的埃及军方在20136月“罢黜”。随后埃及塞西政府将穆兄会列为恐怖组织,抓捕并审判了穆兄会高层,旨在彻底铲除穆兄会在埃及国内的影响。

与埃及的情形相仿,阿联酋也将穆兄会视为国内的重大威胁。早期的穆兄会成员是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来自于埃及、巴勒斯坦和约旦等地前往阿联酋的技术工人和知识分子。阿联酋给这些穆兄会成员提供良好的待遇,不仅划拨土地给他们使用,还安排他们在教育机构、宣传机构和司法机构等专业领域任职。但是随着影响力的不断扩大,穆兄会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不断向阿联酋王室发出挑战,被阿联酋政府视为“国中之国”。尤其是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期间,穆兄会策动大型集会,要求变革阿联酋政权,因此遭到阿联酋高层嫉恨。2014年,阿联酋也将穆兄会列为恐怖组织予以打压。

在对待穆兄会问题上,卡塔尔确实表现出了积极的支持姿态。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不仅积极赞颂以穆兄会为代表的“民主”“革命”浪潮,还经常批评埃及和阿联酋国内政策,认为这些国家的“专权”才是穆兄会得以发展壮大的原因。此外,卡塔尔在国际事务上也积极的支持穆兄会,比如在穆尔西担任埃及总统期间,卡塔尔成了埃及最大的“金主”,而被视为穆兄会加沙分支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也是卡塔尔最重要的支持对象之一。

为何卡塔尔难让步

无论是与伊朗的暧昧不清,还是对于穆兄会的长期同情和支持,都源自于卡塔尔自身独特的地缘政治环境和独特的内政外交理念。在地缘政治环境中,卡塔尔长期处在阿拉伯半岛的东部边缘地区,面临着来自于阿拉伯半岛、伊朗高原和印度洋等各个政治力量的威胁。历史上,卡塔尔一直处在阿拉伯半岛的沙特阿拉伯、来自于波斯湾对岸的伊朗、来自于两河流域(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伊拉克和来自于海洋的英国等强国争锋的夹缝中,还得小心翼翼地应对来自周边阿拉伯部落和家族的入侵和掠夺。凶险的地缘政治环境,决定了卡塔尔必须努力维系与周围国家的微妙关系,保证自己国内安全。尤其是随着1995年卡塔尔北部油气田的开采,使得该海上油气田相邻的伊朗,成了卡塔尔必须维系的对象。

在国内来说,卡塔尔在上世纪40年代发现石油之前,一直是一个依靠渔业和珍珠业为主的边缘地区,经济基础孱弱,民众生活困苦。卡塔尔开国君主阿尔·贾西姆就说过,卡塔尔是“无产者和流浪者的天堂”。而随着石油的开采所带来的滚滚红利,卡塔尔一方面主动吸引来自于其他国家的人才,另一方面也成为阿拉伯和其他亚洲国家流亡者在海外淘金的热土。因此,通过“引进”这些来自于其他阿拉伯世界的异见者,来提升自己国家治理能力和影响力,沿袭相传成了卡塔尔国家治理的重要理念。

从现实看,卡塔尔也有底气面对沙特等国的制裁。一方面尽管海湾国家内部的“封锁”并不统一,比如阿联酋就没有断绝与卡塔尔的天然气往来,因为阿联酋国内一半的电力要依赖卡塔尔输入的天然气;另一方面,包括伊朗和土耳其都支持卡塔尔,反对海湾国家对卡塔尔的制裁。比如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保证,将会增加驻卡塔尔的土耳其军队,防止2011年沙特领导的海湾国家联军进驻巴林一幕在卡塔尔重演,而伊朗则向卡塔尔提供粮食援助,防止卡塔尔社会在斋戒月因为粮食供应短缺而陷入恐慌。

解铃还须系铃人,此次外交风波,源自于卡塔尔和沙特等国之间在地区问题上的分歧与矛盾,如何调整各自的外交理念,在各自让步的前提下达成共识,将是考验未来海湾乃至中东地区稳定与安全的关键议题。

(作者:王晋,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博士候选人)

来源: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