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青年论坛
张琎:卡塔尔与穆兄会:非典型盟友
发布时间: 2017-08-08 浏览次数:

6月初,沙特、埃及、阿联酋、巴林四国宣布断绝与卡塔尔的外交关系,还切断了与卡塔尔之间的一切海、陆、空交通联系,随后向卡方提出13项要求,作为复交条件。其中有一条要求卡方切断与穆斯林兄弟会(以下简称「穆兄会」)之间的一切联系。

四国将穆兄会与「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组织一起视为威胁其安全的恐怖和极端组织。凭借着强大的基层网络和对草根阶层的吸引力,穆兄会在「阿拉伯之春」变局中成为了反对旧有制度,推动变革的重要力量。

沙特等国的保守政权遂将穆兄会视为对自身政权安全的威胁。而同为君主制国家的卡塔尔却庇护了大量别国的穆兄会成员,在「阿拉伯之春」变局中也大力支持崛起的穆兄会势力。这引起了沙特等国的不满,成为此轮外交危机的原因之一。

为何海湾君主国中唯独卡塔尔不将穆兄会视为威胁,反而对其予以支持?卡塔尔与穆兄会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

早期流亡者

穆兄会由哈桑·班纳于1928年创建于埃及,旨在推翻英国殖民统治,抵抗西方对伊斯兰社会的控制和侵蚀。20世纪50年代初,穆兄会与埃及前总统纳赛尔在意识形态、国家领导权问题上发生了冲突,纳赛尔遂对穆兄会采取强硬手段,大批穆兄会成员离开埃及,其中许多人来到了海湾阿拉伯国家。

1950年的海湾阿拉伯国家还没有今日的繁荣。以渔业和采珠业为经济支柱的卡塔尔还是荒漠中的几个绿洲和渔村,没有政府机关,没有现代教育,仅有的一所半正规学校还是由沙特瓦哈比派教士创办的。

50年代开始,石油财富开始慢慢流入卡塔尔,第一批政府机构建立起来了,建立正规的学校教育体系的步伐也开始了。这些都需要引进大量人才,而受过良好教育的穆兄会成员正好满足了卡塔尔对人才的需求。

穆兄会领导人阿卜杜勒·巴迪·萨格尔指导了卡塔尔教育体系的建设。卡塔尔引进的第一批教师也几乎全都是穆兄会的成员或者支持者。

在其它海湾阿拉伯国家,穆兄会成员也在教育领域扮演了重要角色。同卡塔尔一样,这些国家引进穆兄会成员是出于实用的目的。

上世纪50年代时,这些国家的本土人口还大多是文盲,而各种公共机构的建立必须依靠大量受过教育的人才。这些国家很自然地去阿拉伯世界的文化中心埃及聘请这些人才,而那些受迫害的穆兄会成员也很乐意前往。

从这一点上来说,卡塔尔与穆兄会之间的关系并不特殊。而且,早期穆兄会流亡者扮演的重要角色并没有转化为意识形态上的优势。

非典型联盟的形成

除了穆兄会成员外,卡塔尔也庇护过其他形形色色的流亡者。穆兄会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在阿拉伯各国有分支机构和网络。与穆兄会的紧密关系给卡塔尔提供了在中东舞台上拓展影响力的渠道。

在国内层面,接纳穆兄会成员也为卡塔尔保持独立和稳定发挥了作用。这一作用体现在,当某一派别或势力过于强大时,穆兄会为卡塔尔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穆兄会成员帮助卡塔尔建立起了独立的教育体系,使其摆脱教育被沙特瓦哈比派教士控制的局面。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纳赛尔主义为代表的泛阿拉伯主义思潮风靡阿拉伯世界。这一思潮也波及到了卡塔尔。

60年代的卡塔尔曾爆发过街头运动,对现实不满的民众受到泛阿拉伯主义的激励,走上街头要求变革。面对泛阿拉伯主义的冲击,卡塔尔的统治者利用穆兄会来平衡泛阿拉伯主义的影响。

卡塔尔统治者在任用穆兄会成员的同时,牢牢掌握着对社会的控制。当权者严格限制宗教人士在卡国内扩张影响力。穆兄会知名宗教学者尤素福·卡尔达维在卡塔尔开办的宗教学校直到今天也招不到多少卡塔尔人。

穆兄会在其它国家经常开办医院等社会服务机构,这帮助它赢得了不少底层民众的支持。这一招在卡塔尔却不奏效。卡塔尔政府有充足的预算为民众提供教育和医疗等基本服务,没有给穆兄会留下插足的空间。

穆兄会成员也意识到穆兄会组织在他国的发展策略在卡塔尔并不适用。卡塔尔穆兄会组织在上世纪80年代进行了一项研究,回顾了穆兄会自创建以来的组织体系和斗争策略,分析了其得与失,最终得出的结论是穆兄会在卡塔尔不必采取严密的组织形式。在这一结论的指导下,1999年,卡塔尔穆兄会组织决定自行解散。

这一决定是一种政治策略,也是卡塔尔政权与穆兄会之间的一项心照不宣的协议。两者之间形成了一种互利的关系。

卡塔尔为穆兄会成员提供活动空间和资助,穆兄会成员不挑战卡塔尔政府的权威,不批评卡塔尔的国内事务,而主要把关注点放在国外。卡塔尔也为穆兄会成员向外输出影响力提供渠道。穆兄会成员是半岛电视台的常客。尤素福·卡尔达维曾长期在半岛电视台拥有专题节目。

实用主义还是意识形态

卡塔尔对穆兄会的支持到底出于实用主义还是意识形态?没有证据表明卡塔尔领导人是穆兄会意识形态的忠实信徒。卡塔尔的官方意识形态是瓦哈比主义,虽然今天卡塔尔的政策倾向几乎与传统的瓦哈比主义没有什么联系,但2011年开放的国家清真寺仍然以瓦哈比的名字命名。

卡塔尔对穆兄会成员的接纳基本上是出于实用主义的目的,穆兄会成员填补了卡塔尔建设公共机构和教育系统面临的人才空缺。而且卡塔尔很快发现了穆兄会在阿拉伯世界的成员网络和影响力是一笔有用的资源。这笔资源帮助卡塔尔拓展了自己的软实力,从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国转变成中东地区的玩家。

不过,卡塔尔对穆兄会的支持也并非没有一点意识形态上的动机。与其他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君主相比,卡塔尔王室表现得更为亲民和开放。

2013年,卡塔尔前埃米尔哈马德主动让位给现任埃米尔塔米姆,这在阿拉伯君主国中是很少见的。在卡塔尔看来,「阿拉伯之春」运动中走上街头的群众对变革的诉求是合理的,也代表了未来的趋势。

结语

卡塔尔并非唯一一个接纳穆兄会成员的海湾阿拉伯国家。穆兄会成员作为外来人才,曾在这些国家的建设中扮演过重要角色。但在这些国家中,唯独卡塔尔与穆兄会发展出了一种互利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卡塔尔是一个特例。

卡塔尔政权对社会有足够的控制力,足以防止穆兄会对其自身安全造成威胁。而穆兄会也明智地选择不挑战卡塔尔政权,从而为自己在中东乱局中获得一个稳定的庇护所和大本营。

卡塔尔通过与穆兄会的联盟,一方面收获了海外影响力,另一方面也确保了其国内稳定和政权稳固。相对于这笔收益来说,沙特等国的封锁仍然是一个承受得起的代价。因此,除非卡塔尔真的甘心做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国,恐怕她不会放弃对穆兄会的支持。

参考文献

1.米尔旺·艾斯坎德尔:《卡尔达维、“半岛”、“穆斯林兄弟会”和卡塔尔》,http://hounaloubnan.com/

2.《卡塔尔的穆斯林兄弟会》,http://www.islamist-movements.com/2843

3.ChristaCase Bryant, Staff writerBehind Qatar's bet on the Muslim Brotherhoodhttps://www.csmonitor.com/World/Middle-East/2014/0418/Behind-Qatar-s-bet-on-the-Muslim-Brotherhood

4.DavidRobertsQatar and the Muslim Brotherhood: Pragmatism or Preference?http://www.mepc.org/qatar-and-muslim-brotherhood-pragmatism-or-preference

(作者:张琎)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