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观察者网:被特朗普叫停的CIA秘密行动是什么
发布时间: 2017-08-09 浏览次数: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会取消美国中情局(CIA)对于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支持政策,批评这一政策是“针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大规模的、危险的和浪费金钱的”项目,而这也将美国奥巴马政府时期开始推行的针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支持计划,也就是“公开的秘密”项目——“悬铃木”(Timber Sycamore),再次引入人们关注的视野之中。

“悬铃木”项目在2012年末开始酝酿,当时叙利亚内战已经爆发近一年,战场上反对派武装尽管进展较大,但是仍然没有形成对于叙利亚巴沙尔政府的压倒性军事优势,形成利比亚那样的“反政府武装胜利”结局;而巴沙尔政府也并没有由于政治上的纷争以及战场上的复杂情况,像突尼斯和埃及领导人那样“辞职”。因此西方世界不断有呼声,要求美国加大对于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援助。

在此背景下,“悬铃木”项目正式出炉。其目的,就是通过美国不直接介入叙利亚战局的方式,通过“训练”“培训”和“列装”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手段,来达到“逼迫巴沙尔政府下台的目的”。

“悬铃木”项目的实施,按照当时奥巴马政府的设想,是为了支持在叙利亚国内活跃的“温和反对派”武装,主要通过来自于邻国如叙利亚北部邻国土耳其和南方邻国约旦的支持,来帮助建立多个训练营地;沙特阿拉伯将会出资购买武器和支付其中一些武装人员的薪金费用,而美国中情局和英国情报机构则负责训练和列装这些“温和反对派”武装。在训练结束之后,这些武装人员将会进入叙利亚境内参与作战。

20139月,第一批经过培训的叙利亚“温和反对派”武装人员出现在了叙利亚南部地区。随着训练和各国介入的深入,20144月,有消息爆出沙特阿拉伯正式参与了“悬铃木”项目,并且出资出枪,而美国中情局则负责培训人员。培训项目不仅包括普通的射击、通讯和战场战斗,还包括比如使用一些重型武器,如反坦克火箭筒等,来对抗叙利亚政府军的坦克。

公允地讲,“悬铃木”项目确实改变了叙利亚国内战场形势。比如在叙利亚南部地区,以约旦为基地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经过了美国和沙特的培训和装备,具备了一定的战斗实力。

而在当地的叙利亚政府军主力则被抽调到了中部的大马士革周边以及北部的阿勒颇等地,因此在叙利亚南部如德拉和库奈特拉等地,“温和派反政府武装”,如“叙利亚自由军南部分支”,确实在叙利亚内战中发挥了较大作用,叙利亚政府军始终面临来自于“温和派反政府武装”的威胁。

除了“自由军”以外,一些活跃于当地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如“革命突击队(Maghawir al-Thawra)”,也得到了来自于美国和约旦的支持。

但是在叙利亚北部,“温和派反政府武装”的地位却受到来自于“伊斯兰极端组织”的挑战。这些“极端组织”背后受到了来自于土耳其和卡塔尔的支持,最终形成了在叙利亚中北部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武装团体,如“沙姆地区自由人伊斯兰运动”(简称“Ahrar al-Sham”),以及“基地组织”在当地的分支团体“胜利阵线”(HayatTahrir al-Sham,在2016年更名为“沙姆解放阵线”Hayat Tahrir al-Sham,以此显示该组织决定与“基地组织”脱离关系,但是国际社会仍然普遍怀疑其与“基地组织”的关联)。

这些武装组织秉持极端的伊斯兰教义,其组织成员不仅来自于叙利亚,而且还包括了如伊拉克、约旦、巴勒斯坦、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等国的极端分子,其战斗力也更强。因此在叙利亚北方,美国中情局支持的“温和反对派”武装,早就已经成为了这些极端分子的“陪衬”和“小伙伴”。

尽管中情局的项目已经持续了很久,但是情报-国防裂痕,在美国国内同样适用。美国国防部并不信任中情局训练出来的这些“温和派”,而是主张训练自己的武装团体。国防部选定的是来自于叙利亚东北部地区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而且与中情局认为的“阿萨德下台”第一原则不同,国防部认为美国在叙利亚的优先政策应该是“打击‘伊斯兰国’”和其他伊斯兰极端组织。

在此背景下,秉持世俗主义原则的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人民保卫军”以及由此为核心组建的“叙利亚民主军”,就成为了美国国防部的重点支持对象,与中情局在叙利亚战场上“分庭抗礼”。

美国中情局出台的“悬铃木”项目,一直存在着很大的问题。首先是“过手”的国家过多,很容易导致项目内部出现分裂。比如在叙利亚北部,“悬铃木”项目在受到土耳其支持的同时,也受到土耳其所力挺的其他武装团体的“欺凌”,这就导致其在战场上的作用大打折扣。

比如在过去数年中,多次有报道显示,美国提供给“温和反对派”武装的武器弹药,到了战场之后被转手交给了“极端分子”;而囤积在约旦境内的“武器库”也曾经被爆出过“丢失数百万美元装备”的事件。

无论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还是“监守自盗”,都让美国中情局的项目在事实面前颜面扫地。

其次,美国中情局的“援助+训练”逻辑,并没有给叙利亚反对派提供其亟需的重武器。这一点其实在过去数年中一直是西方国家以及一些阿拉伯国家诟病奥巴马在叙利亚政策上的重要一环。

作为一个希望从前任布什“深陷中东”困境中“抽身”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一直反对过于深入的参与叙利亚内战,害怕美国“无法抽身”,更害怕恶化与俄罗斯在中东的关系。

在这种思维的引导下,美国中情局所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在战场上往往无法对抗来自于叙利亚空军和坦克部队的攻击,只能依靠城市巷战来保持战场僵局态势。尤其是在伊朗和俄罗斯直接介入叙利亚战局之后,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窘境就更加明显。

最后,美国所支持的叙利亚“温和反对派”武装,如同叙利亚政治反对派一样,“一盘散沙”,无法形成统一的战斗力。并不类似于叙利亚极端分子所希望建立的“伊斯兰教法国家”,或者美国国防部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所希望建立的“叙利亚库尔德自治区”,“温和反对派”的政治主张太过模糊,一个单纯的“阿萨德下台”并不足以为未来的战斗力量提供一个足以振奋人心的“政治纲领”。

因此当美国自己,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在“阿萨德下台”这一底线上“左右摇摆”之时,“温和派武装”最终被遣散的命运也似乎早已注定。

“悬铃木”项目,耗费了美国中情局至少十亿美元的资金,但是到头来却并没有达到“阿萨德下台”这一目标,反而造成了叙利亚国内的政治乱局,以及伊斯兰极端组织肆虐和地方部落派别拥兵自重的局面。尽管当前叙利亚国内“冲突降级区”的设立为未来叙利亚政治进程和和平重建提供了基石,但是美国在叙利亚战场上曾经的仓促决定,以及由此带来的恶果,恐怕其代价不仅十亿美元这么少。

(作者:王晋,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生)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