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马晓霖:不胜不归:特朗普出招铲平“帝国坟墓”
发布时间: 2017-08-24 浏览次数:

美国东部时间8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阿富汗美军新战略,以及涉及美国与巴基斯坦、印度等阿富汗周边国家关系定位的新政策,准备打赢这场持续16年的反恐战争。据美国媒体报道,作为特朗普新战略的组成部分,五角大楼将向阿富汗增派4000名作战人员。由竞选阶段的敦促撤军,到今天的决战到底,特朗普在上任7个月并经历核心团队七零八落的变动后,终于出台以反恐为核心的南亚安全战略。而这能否摆脱阿富汗这个“帝国坟墓”,对特朗普将是个巨大考验。

求胜药方:以军事胜利确保政治解决

22日晚,特朗普在弗吉尼亚州西南的迈尔堡空军基地发表演说,白宫事先将这次引人注目的讲话形容为“为美国在阿富汗和南亚的战斗提供新道路”。阿富汗战争已打破持续14年的越南战争记录,成为当代美国的最大噩梦,也再次证实了阿富汗作为“帝国坟墓”的千年神话,特朗普有何灵丹妙药,美国人和世界都在关注。

特朗普首先坦诚美国人已厌倦这场“没有胜利的战争”,也承认他作为最高决策者与其当初敦促撤离阿富汗的白宫角逐者之间的判断误差。他强调新阿富汗和南亚战略原则是“效果”导向而不再是“时间”导向,在具体军事行动上高度保密,“不会事先宣布何时开始或结束军事行动,也不会公布驻阿富汗人员数量和作战计划”,同时充分授权一线将领机便决策。

特朗普列出美国延续在阿富汗军事行动的三大战略考量:美国已付出重大代价,必须获得良好的最终结果;伊拉克的教训证明,过早和仓促撤军留下安全真空,“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武装等乘虚而入乘机做大遗患无穷,美国不能重蹈覆辙;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一带活跃着20多个恐怖组织,是恐怖袭击高危区,将对美国构成巨大安全风险。

特朗普将阿富汗问题的解决路线图归纳为五大努力方向:一,推进高度保密和不预设时间的军事行动;二,整合外交、经济和军事等所有权力机构提供保障;三,以战促和,寻求包容塔利班武装在内的政治解决方案;四,阿富汗人自决前途,美国只负责反恐,不为这个国家设计生活方式和发展路径;五,调整巴基斯坦和印度政策,联合反恐维护南亚稳定。

从军事层面看,特朗普重复奥巴马政府曾在伊拉克玩过的以进为退策略,即为了尽快战略撤出而加强阶段性战术攻势,通过增兵赢得战场胜利而为后续和谈撤军积累筹码。目前在阿富汗的美军约有8400名,北约军人5000名。新增4000名军人杯水车薪,于事无补,且不说特朗普已承认伊拉克战略的失败,而阿富汗的情况比伊拉克还要糟糕。据统计,仅今年前5个月,就有2500名阿富汗警察和安全部队官兵死于塔利班武装袭击。

特朗普公布阿富汗新战略当天,塔利班就以实际行动强硬回应,首先向喀布尔美国使馆区发射火箭,随后其发言人穆贾希德宣称:只要美军驻守阿富汗并把战争强加给阿富汗人,塔利班将继续战斗。他警告说,阿富汗将成为美国新坟墓,特朗普最好考虑继续撤军而不是增兵,因为这是在浪费美国军人的生命。

政治解决:不乏亮点,也有昏招

特朗普誓言要让美国“继续伟大”,然而,上台不得不继续为两位前任16年的战争烂摊子收拾残局。这场前所未有且经历三任总统的阿富汗战争已让美国付出2000多人死亡,过万人受伤和花销军费7000多亿美元的巨大代价。

美国的政治损失同样巨大。曾经貌似被击溃和消灭的塔利班武装卷土重来,重新控制了阿富汗80%的国土面积和超过半数的人口密集地区,美国支持16年的喀布尔政权虽然拥有几十万正规安全与警察部队,但依然是扶不起的阿斗、撵不上树的病猫和涂不上墙的稀泥,效率低下,腐败严重,经济治理效果不彰,连首都地区的相对安全都难以保证。

同时,塔利班也由于东山再起而态势大变,由过去美国不屑谈判逆转为美国求着谈判。由于时间优势在塔利班一侧而不是急于撤军的美国一侧,或维持现有政治体制的阿富汗政府一侧,塔利班虽然愿意和谈,也切实开始与美、中、巴和阿富汗政府等四方参与的对谈,但其条件简单决绝:只要有1名外国士兵留在阿富汗,塔利班绝不停止武装斗争和暴力攻击。而几乎没有人怀疑,以目前的态势,外国军队撤走,阿富汗将再次成为塔利班的天下。

特朗普如果不能在任内解决,阿富汗战争将成为拖垮美国的巨大伤口。然而,军事上特朗普依然穿新鞋走老路,胜算几率不大甚至非常渺茫。历史是最好的教材,而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历史都是鲜活的还在发生的历史。如果说,美国高峰期曾经坐拥14万部队,都没有打败塔利班,指望其十分之一的力量又如何能征服这支满血复活的劲敌。

特朗普及其智囊团显然意识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因此,这次突出军事必胜的同时,提出了一揽子和平解决方案,向塔利班抛出橄榄枝,特别是强调容纳塔利班参与未来政治解决,不再追求维持现有政权和体制,不干涉未来阿富汗前途,变相对塔利班的政治诉求做出妥协,也许能换来其有条件地进行谈判,尽管它第一时间说不。

特朗普新战略另一个亮点是强调责任分担和盟友解难,这符合他告别美国世界主义的理念。特朗普警告巴基斯坦必须立即结束既往奉行的两面政策,不能既享受数十亿美元的美国援助,又充当美国敌对势力的避风港,敦促伊斯兰堡证明自己对“文明、秩序与和平的承诺”。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当天也公开敦促巴基斯坦改变对待恐怖主义的做法,不能继续容忍境内恐怖组织策划和实施反美恐怖袭击,美国也将设定继续支持巴基斯坦政府的先决条件。客观地说,塔利班长期剿而不灭,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们在漫长而开放的阿巴边界自由进出,特别是得到跨境部落的容留和支持。特朗普这种最后通牒式的表态,也许能促使巴基斯坦对塔利班实行关门政策,但是,从既往实践看,伊斯兰堡强力反恐反而会刺激本国反美激进势力的崛起,如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出现与活跃。

特朗普南亚战略中还明显增加了印度戏份,强调印度既是最大民主国家和重要经济、安全伙伴,又每年从美国赚取数十亿美元收入,希望其在阿富汗发挥更大作用帮美国解围,共同致力于南亚至广泛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安全。巴基斯坦一位分析家认为这是特朗普政府试图以印度遏制巴基斯坦,但后果必定事与愿违。

特朗普南亚战略的昏招在于,故意忽略阿富汗东西向最重要两个大国——中国与伊朗,忽略遏制“三股势力”多边机制并已将印巴纳入其中的上海合作组织,这表明特朗普新战略带有浓重的意识形态色彩,或者说,受到建制派力量及保守的安全团队的明显影响。几乎所有人都清楚,无论是安全重建,还是确保安全重建长久有效的经济重建,中国和伊朗都是阿富汗未来稳定与发展不可或缺的地区一流伙伴,特朗普只字不提,表现出比前任更保守的一面,也是对其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表态的一次反转。

联想到特朗普正在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以榨取中国油水,且在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等国影响下采取强硬伊朗政策等变化,故意冷落中国与伊朗也就不足为奇。问题是,政治心结和姿态解决不了阿富汗问题,特朗普新战略的成败,最终会自有答案。

(作者:马晓霖,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阿拉伯学院教授、博联社总裁)

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