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解放日报:伊核谈判有望重启,这次能谈出结果吗?
发布时间: 2022-06-28 浏览次数: 10

625日,伊朗和欧盟宣布,陷入僵局的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方谈判将在数天内恢复,以解决最后的未决问题。据悉,会谈地点可能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具体时间尚未公布。

正当外界还在“消化”谈判即将重启可能带来的利好时,伊朗626日宣布第二次试射国产运载火箭祖勒贾纳。白宫随即发声,批评伊朗试射活动破坏稳定,并警告称美方将继续以制裁等手段阻止伊朗推进弹道导弹计划

两天之内,伊朗和美国在谈判和叫板间迅速切换,让人应接不暇。人们不免要问,美伊距离达成重返伊核协议究竟还有多远?

僵局为何突然松动

25日当天,谈判重启的消息是在欧盟外长博雷利与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在德黑兰举行会晤后共同宣布的。

阿卜杜拉希扬在记者会上说,伊欧双方就重启谈判进行了细致而深入的会谈,希望美方在此次谈判中采取“现实和公平的做法”。他同时提到,对伊朗来说,重要的是“完全获得2015年伊核协议中规定的所有经济利益

“伊核谈判预计将在数天内恢复并打破僵局。”博雷利说,他对德黑兰和华盛顿作出的决定感到非常高兴。他认为,重启的谈判旨在解决“最后的未决问题”。

僵局突然松动,多少让人觉得意外。自去年4月以来,旨在恢复2015年伊核协议的维也纳谈判已进行了八轮,但似乎一直在小幅进展和持续僵局间摇摆。今年3月,第八轮谈判因外部因素暂停。随着本月初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理事会通过谴责伊朗决议,以及伊朗随后关闭27台用于监测的摄像机,谈判前景愈发显得黯淡。

如今,相关方为何能捐弃前嫌,为搁置三个月的谈判注入新动力?

分析人士指出,恢复谈判是美国和伊朗的共同需要,欧盟从中发挥积极作用。谈判重点可能在于解决美国解除对伊制裁中的分歧等。

“维也纳谈判3月陷入暂停前,各方都认为协议只差临门一脚。但之所以卡壳,主要源于几个关键问题。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指出,比如伊朗要求美国从恐怖组织名单中移除伊斯兰革命卫队、要求美国给予不再轻易退出(协议)的保证等。尽管谈判停滞,但幕后外交没有停摆。欧盟谈判代表莫拉两次访伊、两次访美,一直穿梭沟通。即使美伊相互指责,但谁也没有放弃恢复协议的努力。伊朗此前已把一项最新建议由欧盟转交美国。欧盟外长博雷利上周末访伊,就是带着美方对伊朗建议的最新回复。从目前的表态看,美伊双方都找到了继续谈判的余地。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刘中民指出,从理性角度看,各方都希望达成协议,欧盟的急迫格外真实。

美国从2017年开始在中东进行战略收缩、减少投入,拜登政府将大国竞争作为战略重点,希望用新的伊核协议来约束伊朗,平衡地区力量的走向。随着伊朗浓缩铀技术提高、储量上升,美国方面对其核能力担心加剧。

伊朗想要解决发展国内经济、融入国际社会的结构性矛盾,就需要达成新的协议、打破西方制裁。

至于欧洲,俄乌冲突背景下,美国把它当成“牺牲品”。欧洲需要寻找新的能源进口替代,伊朗恰好拥有这种能力。但欧洲的尴尬在于,谈判进展并不受其控制,欧洲与中东的能源合作仍受到管线等诸多因素制约。

谈判面临诸多变化

如果谈判重启,与此前八轮维也纳谈判相比,最新谈判在地点、形式和背景等方面似有诸多不同。

一是,谈判预计不在维也纳举行,而是在更靠近海湾的地点,只涉及美国、伊朗和欧盟三家。如果谈判成功,相关协议将提交给维也纳谈判各方(除伊朗、美国外,还有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和中国)。

多家中东媒体称,新一轮谈判最有可能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伊朗“选择”这个地点,因为这是一个友好国家。

卡塔尔埃米尔(国家元首)塔米姆上月刚刚访问德黑兰,并与伊朗总统莱希举行会谈。塔米姆在联合记者会上表示,卡塔尔对维也纳谈判“一直持积极态度”,并认为对话是达成协议的唯一途径。更微妙的是,卡塔尔领导人到访前一天,欧盟谈判代表莫拉刚刚抵达德黑兰与伊朗官员举行会谈。

分析人士指出,多哈可能是一个理想地点。它离伊朗很近,展示了各方对伊朗意愿的重视。卡塔尔与伊朗、美国的关系都不错,近年来,这个弹丸小国一直在弥合美伊立场差距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本次谈判形式略有创新,但美国和伊朗仍是间接对话。

二是,伊朗国内近来一系列进展似乎为自己创造了更为有利的谈判环境。

国防上,伊朗国防部26日宣布成功试射国产卫星运载火箭祖勒贾纳。这是该火箭的第二次试射,旨在检验和评估性能。几个月前,伊朗用另一型号国产运载火箭信使发射一颗军用卫星。美国方面担心,伊朗用相关发射活动掩护发展导弹项目。白宫626日批评伊朗发射活动破坏稳定

外交上,伊朗近两个月的“主场外交”风生水起。莱希先后接待叙利亚总统、卡塔尔埃米尔、委内瑞拉总统、哈萨克斯坦总统、土库曼斯坦总统等多国政要来访,引发外界关注。

经济上,一些美国学者认为,伊朗不像奥巴马时期那样迫切需要解除制裁,因为其石油收入大幅增加。伊朗央行5月数据显示,截至4月的半年时间里,伊朗石油销售额为186亿美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85亿美元。

“伊朗所处的谈判条件和环境较以前更宽松、更有利。”李绍先说,其石油出口收入基本恢复到2019年美国极限施压前水平,最近的火箭发射也有向美国施压的考虑。但总的来说,它仍在谋求尽快达成协议、解除制裁。

刘中民认为,伊朗在外交、国防上的举动可放在中东局势变化的大背景下观察。整个地区国家间交往热络,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土耳其与地区国家、沙特与伊朗这三条主线都在缓和关系。但与此同时,地区内长期累积的深刻矛盾仍然存在,伊朗与以色列之间的矛盾仍在加剧。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正在推动打造一个针对伊朗的地区联盟。伊朗采取一系列动作,自然也是感觉到局势变化存在对己不利的一面,希望谋求对己有利的地位,扩大外交空间,甚至不惜与美国叫板。

达成协议仍存障碍

尽管伊朗和欧盟都对谈判表达期待,但基于此前多轮反复,许多观察人士仍对达成协议持怀疑态度。

欧洲分析人士称,美伊重返协议仍有三大障碍:一是伊朗领导人对美国信任缺失,二是拜登在中期选举前没有太多让步余地,三是伊朗和美国、以色列误判对方容忍度的风险越来越大。

“我对伊核协议下一步前景表示谨慎乐观。”李绍先说,美国和伊朗都有共同愿望,但如何迈过革命卫队“摘帽”这道障碍仍待观察。

刘中民认为,达成新的伊核协议前景仍比较黯淡,谈判仍有三方面阻力。一是美国把伊核谈判和俄乌冲突、对俄制裁相捆绑,将美俄博弈带进谈判中,造成美国、伊朗、俄罗斯三方关系的进一步复杂化,也让欧洲处境尴尬。二是美国与伊朗缺乏共识,双方提出一些2015年伊核协议外的诉求,如伊朗要求增加限制美国退出条款等,谈判难度增加。三是美伊各自的一些行为都对谈判环境带来不利影响,如美国打算武装伊朗的地区敌手、促成由以色列主导的中东反导系统,伊朗也在开发离心机、提高浓缩铀浓度方面向西方施压等。

“各方都在谈判桌上,但都把桌子往自己的方向拉,而不是劲往一处使。”刘中民说,各方有可能发表不具约束力的声明,这意味着向外界宣示伊核协议仍然“存活”,但与真正“运转”是两码事。总的来说,欧洲的急迫是真实的,但它在美俄博弈中处境尴尬。回望过去,欧洲对伊朗的每次承诺几乎都失败了,包括此前宣称建立独立于美国制裁之外的商业支付体系INSTEX。因为,美国仍是很大的不确定因素。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