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解放日报:以色列为何陷入循环大选怪圈?
发布时间: 2022-06-29 浏览次数: 10

一年前,以色列总理贝内特上台,终结了“政坛不倒翁”内塔尼亚胡的12年执政历史。但短短一年后,以色列政府再次走向瓦解。

在经过执政联盟和反对党为期一天的“讨价还价”后,以色列议会定于629日解散,为三年多来的第五次大选铺平道路。为何以色列会陷入不断举行大选的怪圈?正值伊核谈判重启在即、拜登将首访中东的微妙时刻,以色列对外政策是否会受影响?

政坛“痼疾”难解

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贝内特与候任总理兼外交部长拉皮德27日已向议会提交解散议会动议。在经过一番推迟后,执政联盟已经同反对党达成协议,预计将在29日举行最后一轮投票,正式解散议会。

据悉,新一届议会选举可能将于1025日或111日举行。这将是以色列三年半来第五次大选。在此之前,拉皮德将担任看守内阁总理,直至新一届政府宣誓就职。

《国土报》称,根据协议,反对党不会在不举行新选举的情况下,组建另一个替代政府。此外,在大选前,也不会就禁止面临刑事诉讼者出任总理,以及降低议会政党准入门槛等改变大选“游戏规则”的法案进行投票。

近几年,以色列已陷入“大选循环”。20194月至去年3月间,以色列共举行四次议会选举。在最近一次选举中,时任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不过,因未能完成组阁,议会最终通过第二大党拥有未来党领导人拉皮德提出的组阁方案。根据组阁方案,总理先由贝内特担任,拉皮德将在两年后轮换成为总理。

然而好景不长,近日,本就脆弱的联合政府已被推向破碎边缘。

4月以来,由于两名议员相继反水,执政联盟由61席减至59席,政府成为少数派政府。此外,一项旨在延长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相关法律效力的法案在议会遭到否决,也成为让联合政府分崩离析的导火索

为何短短一年后,以色列政府再次走向瓦解?以色列又为何陷入不断大选的怪圈?

外界分析指出,由于执政联盟内部差异显著,该政府上台之初就不被看好。

以色列执政联盟由意识形态各异的八个政党组成,其中包括两个左翼政党、三个右翼政党、两个中间派政党和一个阿拉伯政党。

《半岛电视台》称,联合政府内部的矛盾已经到了极点,“让他们走到一起的主要原因,是对内塔尼亚胡的共同反对,但最终这不足以让他们团结在一起。”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认为,现任政府的垮台并不让人吃惊。

首先,以色列政治制度存在结构性弊病,原本就“颤颤巍巍”,经常被千变万化、有着各种利益诉求的小党左右。

其次,贝内特-拉皮德政府中,组团的各党派利益诉求、内外政策并不完全一致,轮流执政也是尝试性而非成熟的政治体制表现。

此外,随着外部形势发生变化,以色列国内关注的内外议题分散,以色列政府短期内也无法将国内矛盾转移至伊朗、巴勒斯坦等外部问题上,以此来挽回政府。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丁隆指出,以色列政府一年后就宣告解散,说明以色列政坛“痼疾”仍未得到解决。

一方面,以色列最强大的政党利库德集团在每次选举中总能得到最多议席,但又不能成功组阁。另一方面,无论是阿拉伯党派还是极端正统派犹太政党,以色列一些党派分量很小,但往往会成为“造王者”,这让以色列政治的脆弱性非常强,也让主要政治力量往往被捆住手脚,很难施展影响。

“以色列政治还是没有突破怪圈,仍会不断循环往复。”丁隆认为,以色列内部改革需要政治决心,要动“大手术”,而不是小修小补。为了不让政局空转,以色列政治设计上的问题可能迟早需要改变。

政局如何变化?

舆论认为,贝内特和拉皮德解散议会,有破釜沉舟、绝处逢生之意,或是为了下一次竞选保存实力。

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分析称,主动提出解散议会给了贝内特一个体面离场的机会。这也给拉皮德一段得以喘息的时间,让看守政府能在大选前先运作四个月。在此期间,拉皮德可能会一边带头反驳内塔尼亚胡对联合政府的批评,一边为即将到来的大选搭建平台。

不过,在内塔尼亚胡“虎视眈眈”下,现任政府就算提前退场,仍可能得不偿失。

听闻议会即将解散后,内塔尼亚胡直呼“好消息”,称感觉到“风向的转变”。民调则显示,利库德集团有望再次在选举中赢得最多议席,如果组阁成功,内塔尼亚胡仍可能重新掌权。

四个月后,以色列政局将如何变化?内塔尼亚胡能否卷土重来?

“以色列的下一次选举很可能仍是上一次的翻版。内塔尼亚胡重返的可能性较小。”丁隆预计,以色列下届政府仍可能会以执政联盟的形式出现,政坛“拉锯战”仍将持续。

丁隆称,无论是利库德集团还是内塔尼亚胡本人,实力都还在,但可能仍无法凑满议会多数席位。由于对手林立,无论什么意识形态的派系在“反内”这一点上,都具有高度共识,内塔尼亚胡想要重新掌权非常困难。

李伟建也认为,自从近年来以色列工党影响力下降,利库德集团始终占据优势,基本盘仍在。不过,无论是利库德集团还是其他政党,要想单独取得执政地位基本没有可能。预计最终以色列仍将组建联合政府,执政者的政治主张也将受到一定限制。

至于内塔尼亚胡能否卷土重来,李伟建认为,如果他能够做出改变,得到其他小党和民众的认同,重新掌权仍有可能。但由于长期执政,内塔尼亚胡难免会让民众审美疲劳。最终结果如何,仍要看其他政党能否推出强有力的竞争者。

会否影响外交?

舆论认为,以色列政局生变正值微妙时刻。

713日至16日,美国总统拜登将首访中东,首站就定在以色列。届时,作为以色列看守总理,拉皮德将与拜登会晤。

但据《以色列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拜登或许会“一碗水端平”,在访以期间会见内塔尼亚胡,避免干预以色列大选。

此外,伊朗和欧盟25日宣布,陷入僵局的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方谈判恢复在即,将解决最后的未决问题

以色列政局变动是否会让拜登的访问变得复杂?以色列地区外交政策是否会受影响?

李伟建认为,拜登下月访问以色列时,预计双方将互相“摸底”,确认以色列将在多大程度上配合拜登中东政策,以及拜登会在多大程度上支持以内部政策。预计拉皮德和内塔尼亚胡都将争取拜登话语上的支持,给大选加分。

不过,李伟建指出,内塔尼亚胡任内在伊朗、巴勒斯坦问题上相当强势,为了反对伊核协议,曾不惜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翻脸。如今伊核谈判重启在即,要放下身段,不再“拉仇恨”对付伊朗,可能比较困难。

反观拉皮德,由于没有“历史包袱”,他可能会利用现有优势,继续推进与阿拉伯国家关系,在对伊朗问题上也会顺水推舟,配合美国做法。“随着外部环境改变,谁更能顺应变化,就更可能获得地区周边国家和美国的认同。”李伟建说。

丁隆则指出,以色列政局变化对外交及地区形势影响有限。国际层面上,预计以色列将进一步加强与美国的联盟关系,无论是谁上台都不会有所差别。地区层面上,反对伊朗、阻止伊核协议,在以色列内部也已成为共识。不过,要凭一己之力阻止美国和伊朗恢复伊核协议履约,以色列恐怕力不从心。拜登此次中东之行的第一站选择以色列,可能也有安抚以方之意。除伊核问题外,在处理与地区盟友关系、与阿拉伯国家政治、军事、经贸全面合作方面,以色列各派别区别也不大。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