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东资讯
中东新闻简报(6.27-7.3):多哈会谈后伊核谈判变数仍存
发布时间: 2022-07-03 浏览次数: 10

苏丹爆发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

据半岛新闻71日报道,在9名示威者在630日反对军政府执政的示威活动中被杀害后,数以千计的示威者再度走上喀土穆街头,抗议军方对示威者采取暴力。

自去年1025日苏丹军政府上台以来,迄今已有113名示威者在与军方的冲突中死亡,其中包括18名儿童。

苏丹医生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在周四的示威活动中,军方开枪打死了9人,其中包括一名儿童,并有约500人受伤。

周五,一些示威者通过网络相互呼应,参加遇难者的葬礼,并组织起大规模的集会抗议军方的暴力镇压。一些活动人士表示,军政府在示威活动期间削弱了网络通信,以减缓信息的传播。

自政变以来,联合国驻苏丹政治特派团、非洲联盟和东非政府间发展管理局一直致力于促成苏丹摆脱政治僵局,但迄今为止,相关各方的会谈没有产生任何结果。

在周五的一份联合声明中,上述三个机构表示“对安全部队持续过度使用武力且对暴力行为缺乏问责感到失望”。

利比亚抗议者冲击议会大厦

半岛新闻71日报道,本周五利比亚民众发起大型示威集会抗议不断恶化的生活条件和政治局势,一些抗议者冲进了位于东部城市图卜鲁格的政府议会大楼,并实施了破坏行为。

利比亚当地媒体的报道显示,一名抗议者驾驶推土机,成功推倒了部分大门,使其他示威者进入议会大厦。愤怒的抗议者挥舞着卡扎菲政权的绿色旗帜,将办公室文件抛向空中,大厦的一部分墙体已被烧毁,四周冒出浓厚的黑烟。

周五早些时候,在利比亚其他城市也发生了示威活动。在首都的黎波里,数百人聚集在市区中心地带的烈士广场,抗议武装民兵组织,要求改善电力供应、降低面包价格。

因为东西部的政治分裂,利比亚议会一直设在该国东部城市图卜鲁格。此次抗议活动使议会大厦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

目前有两大政治集团在利比亚争夺国家权力。在首都的黎波里,临时总理阿卜杜勒·哈米德·德贝巴组织起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同时,前内政部长法蒂·巴沙加与位于东部的图卜鲁格市的利比亚议会结盟,与德贝巴政府分庭抗礼。

本月早些时候,利比亚西部的两大民兵组织,纳瓦西旅(忠于巴沙加)和稳定支持部队(忠于德贝巴)之间爆发了激烈的战斗。战斗的动机并不明确,但无疑与两大势力的权力争夺相关。

也门汽车炸弹袭击致多人死伤

据半岛新闻629日报道,也门一名军事官员的车队在南部港口城市亚丁遭到汽车炸弹袭击,至少6人在袭击中死亡,另有数人受伤。

也门军方周三谴责了这起暴力袭击,并表示这次袭击是针对拉哈吉省安全部队负责人萨利赫·赛义德的刺杀,至少有五名平民和一名军官在袭击中死亡,另有六人受重伤。

萨利赫·萨义德是拉哈吉省南方过渡委员会武装的主要指挥官之一。上周,至少有10名也门士兵在该地区的两次袭击活动中丧生。尚没有组织宣称对此次袭击事件负责,但一些人认为基地组织近期在该地的活跃度明显增强,可能是袭击的幕后主使。

自胡塞叛军于2014年夺取首都萨那并引发多国联盟干涉以来,亚丁一直是也门总统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的政府所在地。

尽管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联盟与胡塞武装达成了停火协议,但大大小小的流血冲突和暴力袭击仍然不时发生,使也门长期和平的实现面临阻力。

多哈会谈后伊核谈判变数仍存

据阿拉比亚新闻630日报道,一位美国高级官员周四表示,美伊双方在多哈举行的间接会谈没有取得进展,恢复2015年伊核协议的希望越发渺茫。

该不具名官员表示,伊朗方面在多哈会谈中提出的要求十分模糊,且明显与《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2015年伊核协议)无关,这表明伊朗重回伊核协议的诚意值得怀疑。

但是伊朗高级外交官员表示,多哈会谈的成果是“积极的”,这与美国的说法相矛盾。

美伊双方的间接会谈于本周二在多哈举行,由于伊朗拒绝与美国政府直接谈判,双方通过欧盟特使恩里克·莫拉进行间接会谈。

莫拉周三在推特上说,会谈在周三结束时没有取得“欧盟预期的进展”。

在多哈会谈之前,美国和伊朗已经在维也纳进行了一年多的间接会谈,谈判在今年3月陷入僵局,据说是因为美伊双方在是否将伊斯兰革命卫队从恐怖组织名单中除名的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

特朗普政府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并重新对伊朗实施全面制裁,称该协议未能制约伊朗的弹道导弹研发活动。伊朗则坚称其核计划仅用于和平目的,并致力于规避和抵御西方施加的制裁。

由于伊朗在核开发方面取得的实质进展,多哈会谈可能是重启2015年伊核协议的最后机会,会谈结果显示重启伊核协议仍然面临巨大阻碍。

突尼斯公布新宪法草案

据阿拉比亚新闻等媒体71日报道,突尼斯周四公布了新宪法草案,草案将在725日举行公投,预计将赋予总统更大权力。

与公众的广泛预期一致,该草案很大程度上按照总统制打造突尼斯行政体制,与该国2014年宪法规定的总统-议会混合制的基本原则相背离。

根据新宪法,“总统在政府的帮助下履行行政职能”,政府首脑将由总统直接任命,并且不会面临议会的信任投票。总统将是武装部队的首脑,并负责任命法官,法官将被禁止罢工。

该草案还将淡化议会的作用,创建各个省区独立的地方议会,这与赛义德总统长期权力下放的设想相吻合。

草案的第一条删除了对伊斯兰教和突尼斯世俗属性的提及,只是说它是一个“自由、独立的主权国家”,随后补充道,“它属于伊斯兰世界”。

撰写该草案的宪法委员会负责人、亲赛义德的法律专家赛多克·贝莱德,在最近接受法新社采访时建议删除对伊斯兰教的提及,以遏制宗教极端主义势力,引发了突尼斯各界的激烈反响。

国际法学家委员会的区域主任赛义德·本纳尔比亚警告说,新宪法草案“破坏了分权制衡的原则”,规定了不受约束的总统制体制,将使突尼斯出现“一个无所不能的总统、一个无权的议会和一个无能的司法机构”。

研究表明伊斯兰教兴起或与极端气候相关

71中东之眼发布消息,根据最新发布的一项研究成果,公元6世纪,阿拉伯半岛的极端干旱可能在伊斯兰教的崛起和传播中发挥了部分作用。

由瑞士巴塞尔大学和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联合发起的研究调查了7世纪伊斯兰教诞生前几十年阿拉伯半岛的气候条件,指出在6世纪初希木叶尔王国衰落的同时,阿拉伯半岛出现了持续的极端干旱。

巴塞尔大学环境科学教授、该研究的主要发起人多米尼克·弗雷特曼和他的研究团队在过去20年里研究了阿曼部分地区的地质特征和死海水位的历史数据,证实了阿拉伯半岛在6世纪经历了严重和漫长的极端干旱。

该研究谨慎地强调,虽然极端气候条件与希米叶尔王国的衰落有关,但并没有直接导致其衰落,也不是伊斯兰教在该地区最终崛起的最主要原因。

希米叶尔王国于3世纪在今也门建立,并在此后一百多年里蓬勃发展。到6世纪中期,该王国受到贸易下降、内部冲突和外部势力干预的困扰,最终被来自今埃塞俄比亚的阿克苏姆王国征服。希米叶尔王国灭亡后留下的权力真空可能为伊斯兰教在七世纪的崛起做好了准备。

中世纪的穆斯林学者曾暗示过气候在伊斯兰教发展传播中发挥了作用。甚至用来表示伊斯兰教行为准则和法律传统的“Sharia”一词的词源,也可追溯到一个古老的阿拉伯语单词,意思是通往水的道路,这是当时干旱的气候条件的一个缩影。

巴勒斯坦武装分子与以军在西岸交火

据“中东之眼”630日报道,周四,以色列军方在被占西岸领土与巴勒斯坦武装人员交火,2名以色列定居者和1名高级军官受轻伤。巴勒斯坦红新月会的数据显示,有64名巴勒斯坦人在交火中受伤,其中17人被实弹击中。

以色列军方称,数十名由士兵看守的定居者在被护送到纳布卢斯市的约瑟墓途中时遭到枪击,以军随后进行了还击。

发动袭击的巴勒斯坦武装据信为纳布卢斯旅,该武装宣称为极端激进组织“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运动”的成员。

以色列定居者在军队保护下定期到约瑟墓参观,巴勒斯坦人长期以来对此表示抗议。双方对约瑟墓的宗教和民族属性具有截然不同的认知。

巴勒斯坦人认为,该圣地是优素福·德威卡特(Sheikh Youssef Dweikat)的埋葬地,他是一位曾经居住在当地的伊斯兰教神职人员。而以色列定居者则认为该圣地是先知约瑟夫的坟墓,约瑟夫在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信众中都受到尊崇。

该地被纳布卢斯市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登记为伊斯兰教的捐赠地,而根据《奥斯陆协议》,该地被认为是以色列控制下的犹太圣地。

近期,在纳布卢斯市的犹太定居者对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行为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该墓地和整个纳布卢斯地区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

根据联合国数据,2022年以来,整个西岸有超过600名巴勒斯坦人在与定居者相关的冲突中受伤,其中217人在纳布卢斯市受伤。

伊朗发生6.3级地震

据海湾新闻72日报道,周六凌晨,伊朗南部接连发生了两次6.3级的地震,阿联酋都有明显震感。

阿联酋国家气象中心称,第一次地震于凌晨132分发生在BandarKhamir附近,深度为10公里。第二次地震发生在凌晨324分,上午729分又发生了4.5级的余震。

两次地震之间,还发生了4.6级和4.4级的余震。据目击者和社交媒体用户称,阿联酋的多个地区都有震感,沙特、巴林、阿曼、卡塔尔等地的一些地区也有震感。

法新社援引伊朗国家通讯社的报道说,至少有5人在地震中死亡,19人受伤,大部分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发生在靠近震中的Sayeh Khost村。

美国地质调查局表示,地震发生在霍尔木兹甘省港口城市班达尔-阿巴斯西南约100公里处。

震中位于Sayeh Khosh村附近,该村距首都德黑兰约1000公里。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