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顾正龙:拜登中东之行——现实回归的转折点
发布时间: 2022-07-12 浏览次数: 10

拜登行将进行的中东之行,可以说是其政府对中东地区和中东问题关注度的回归,但这种回归不是其外交理念的体现,而是无奈现实使然,特别是乌克兰冲突现状,伊核协议谈判僵局。但这次访问为阿拉伯——美国对话提供了良机,以重新增强相互的信任,为双方的合作开辟了新的视野,实现他们的共同利益。

美国总统拜登将于2022713—16日出访中东,标志着他的政府在长期无视中东之后,对中东问题兴趣的回归,是美国中东政策无奈而又现实回归的转折点。

拜登自竞选总统以来,除了谈与伊朗恢复核协议谈判问题之外,他很少谈论中东问题。其决策圈子认为中东对美国的战略利益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继承了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原因是华盛顿对中东石油进口的需求降低,与之相关的恐怖主义威胁下降,以及与种族暴力倾向相关的美国内部恐怖主义新模式的出现,美国对外关注度,特别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关注度明显减弱。另外,以色列目前在中东地区享有的安全系数之高前所未有,不再需要美国的保护。

由于上述原因,美国对中东的关注度降低,关注重心转移到其它地区,特别是面临中国崛起的亚洲地区,因此此次拜登中东之行,被认为是美国中东政策的新回归。

中东三大问题:石油、伊朗、阿以和平

开罗大学政治学教授穆罕默德·卡迈勒博士在接受海湾一家媒体采访时指出,在中东,拜登政府目前关注的三大问题是:石油、伊朗、阿以和平进程。

1、石油问题。尽管美国需求量降低,但为了应对当前的俄乌战争,它意识到当前的市场能源价格仍然由供求关系决定。对俄罗斯的制裁导致供应下降,价格上涨,导致燃料价格空前上涨。伴随着通货膨胀,正在受其影响的美国消费者,可能会对202211月举行的议会中期选举以及民主党多数席位(拜登总统的政党)产生不利影响。为此,美国要求他的海湾朋友生产出更多的石油以增加供应,降低价格。但拜登政府却发现,该地区的领导人居然以一定程度的忽悠方式来对待他们。因为这些领导人坚信,与华盛顿的关系是可以按互利的方式进行交流,他们发现美国有求于他们的,甚于他们有求于美国的。例如在对待也门胡塞武装问题上,美国要把其从恐怖主义组织名单上删除的要求,显得比他们还迫切。

2、伊朗问题。可以说,自一年多前在维也纳开始的与伊朗的核协议谈判是美国面临的重大挑战。但另一方面,华盛顿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与德黑兰之间的间接会谈,可能会发出另一个积极信号:即维也纳谈判面临的障碍是可以克服的,从而可为核协议最终达成一致增加了机会。拜登中东之行其中一个目的是为了让对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但保持沉默,并反对解除对伊制裁,担心伊朗利用其新资源破坏地区稳定的中东盟友放心。如果与伊朗没有达成核协议的话,拜登总统此次访问带来了所谓替代方案《B计划》,在此框架下,拜登带来了一套加强与处于任何可能的伊朗威胁前沿的国家的军事合作有关的想法,包括建立一个统一的空中防卫系统,同时建立监控网络并对伊朗导弹威胁进行预警,和无人机“Drons”突袭的挑战。美国还强调,如果与伊朗不能达成核协议,对伊朗的制裁将继续。

3、阿以和平进程。拜登政府已宣布支持在前总统特朗普领导下开始的《卜拉希米和平协议》及其扩大规模的努力。拜登此次中东之行旨在强调以色列作为一个中东国家,是地区合作机制中的重要一方,前总统特拉普把以色列纳入了美国中央司令部范畴,负责中东地区的军事行动。拜登中东之行还将致力于缩小黎巴嫩与以色列之间海洋边界划定的差距问题,以促进各自地区的天然气勘探,支持有关向欧盟出口天然气的埃及、以色列和欧盟之间的合作。拜登中东之行还包括访问沙特阿拉伯,并应萨勒曼··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邀请

出席海湾合作委员会(海合会)峰会。约旦国王、埃及总统、伊拉克总理也将出席海合会峰会。拜登还将访问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旨在避免以巴局势升级,维持和平局面。拜登政府不会提出任何有关巴以和平的全面计划,认为目前条件不利于这些计划的成功。美国强调,会向巴勒斯坦提供更多的人道主义经济援助,为在东耶路撒冷举行直接外交联系机制创造条件。

一次无奈的访问

简言之,拜登行将进行的中东之行,可以说是其政府对中东地区和中东问题关注度的回归,但这种回归不是其外交理念的体现,而是无奈现实使然,特别是乌克兰冲突现状,伊核协议谈判僵局。但这次访问为阿拉伯——美国对话提供了良机,以重新增强相互的信任,为双方的合作开辟了新的视野,实现他们的共同利益。

(作者:顾正龙,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