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人民日报海外版:伊朗不断示强说明了什么?
发布时间: 2017-12-01 浏览次数:

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报道,日前,伊朗革命卫队警告欧洲,若遭到威胁,伊朗将会把导弹射程提高至2000公里以上,覆盖欧洲地区。当前伊朗与域内外国家的互动已然体现出,随着中东进入“后‘伊斯兰国’时代”,地区力量面临重新组合,大国之间的争斗也恐将愈发激烈。

各方博弈龃龉不断

日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发出警告,若德黑兰当局继续感受到来自欧洲的威胁,将把伊朗导弹射程增加到2000公里以上。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贾法里表示,伊朗的导弹射程根据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指示设定。目前将导弹的最大射程限制在2000公里,已足够覆盖部署在周边的美军及其盟友。

除了调整导弹射程的威吓,此前伊朗对“伊斯兰国”覆灭的表态也引起各国高度关注。近日,伊朗总统鲁哈尼率先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经被彻底剿灭。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官方网站上公布通报说,伊朗派遣的军事顾问在打败“伊斯兰国”的战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但伊朗的高调宣示并没有迎来其他国家过多的掌声。近期,与中东地区战略利益相关的域内外大国均动作频频。

据法新社报道,1126日,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利雅得主持了包括巴基斯坦、土耳其和尼日利亚在内的亚非地区穆斯林国家防长会议,希望成员国之间为打击极端主义组织而展开“强力、出色和特殊的合作”,但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却被这一有40多个穆斯林国家共同参与的反恐联盟排除在外。

伊朗新闻电视台网站报道称,以色列参谋长、陆军中将加迪·埃曾科特日前表示,以方将与沙特阿拉伯分享情报,共同对抗伊朗。

威胁论调沸沸扬扬

“在调整弹道导弹射程问题上,伊朗意在借此发出外交信号,希望法国和欧盟在未来伊朗所牵涉的国际事务中保持中立。”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据路透社报道,在114日黎巴嫩总理哈里里于沙特宣布辞职的当天,也门胡塞武装向沙特首都利雅得国际机场发射了一枚导弹。法国总统马克龙在118日访问阿联酋时认为伊朗须为利雅得导弹袭击事件负责,并吁伊朗方面就导弹计划进行可能的谈判。

但伊朗外交部表示,也门武装组织对沙特发射导弹是“独立”事件,并不牵涉其他国家。伊外交部发言人指出,伊朗的弹道导弹属于防御性质,与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没有任何关联,不可能被拿来谈判。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东研究室研究员余国庆认为,当前伊核协定的签订使得伊朗与欧洲国家很快实现经贸往来,欧盟与伊朗存在一定的共同利益,因此双方都会保持克制。

据伊朗《德黑兰时报》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日前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季度会议的发布会上表示,伊朗履行了与伊核问题六国达成的协议,并称伊朗向国际原子能机构开放了所有应核查的核设施。

但核武问题仍是其他国家声讨伊朗的“靶子”。据美联社报道,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外长理事会当地时间1119日在埃及开罗总部召集紧急会议并发表联合声明,指责伊朗干预阿拉伯国家内政。分析人士认为,沙特牵头召开阿盟外长会议的目的在于与伊朗争夺地区主导权,重塑沙特在阿拉伯世界乃至伊斯兰世界的领导地位。

美国副总统彭斯1128日在纽约对以色列驻联合国外交官们发表讲话时说,美国发誓决不允许伊朗拥有核武器,同时,特朗普政府将坚定地支持以色列,“绝不会拿以色列的安全作妥协”。

“对于伊朗而言,最主要的挑战来自美国、沙特和以色列。”孙德刚说,“在‘后伊斯兰国’时代,美、俄、伊朗、沙特、土耳其等地区力量之间在‘伊斯兰国’这一共同的‘假想敌’覆灭之后,各大力量迎头相撞、甚至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增加。”

同盟重构局势未明

“如今中东地区联盟政治发生了重要变化,俄罗斯、伊拉克、伊朗,包括新加入的土耳其,想争夺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的主导权;而美国、以色列、沙特作为既定利益的维护者想要维护自身在中东地区原有的影响力。”余国庆说,“今后一段时间,中东的格局将建立在中东盟友重组的基础上,各方围绕地区利益的角逐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而伊朗无疑是当前中东各国利益博弈竞争中关键的一方。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日前发表评论文章认为,沙特阿拉伯与伊朗在中东大片地区处于对峙状态。但迄今,“伊朗显然占据着非常明显的优势。”

“政治上,伊核协议签订后,伊朗得以与其他世界大国‘平起平坐’;军事上,伊朗派出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打击‘伊斯兰国’战争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外交上,沙特将卡塔尔‘扫地出门’后,长期围堵伊朗的逊尼派力量遭到分化,而伊朗通过与俄罗斯的密切合作,提高了它自身在中东地区的作用和国际影响力。”孙德刚说。

“在中东地区,无论在反恐问题,还是叙利亚的战后重建、包括也门与沙特的争端问题上,伊朗都起着很大的作用。现今伊朗在中东地区有两个目标,一是成为地区局势的主导者,二是成为地区利益的支配者。”在余国庆看来,未来,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政治重建过程中,伊朗都将谋求拥有足够话语权的中东大国地位。“但在美国、俄罗斯等国的强大力量面前,伊朗仍然处于战略守势,难以成为‘中东领袖’。”

同时,孙德刚指出,由于沙特和伊朗在中东地区存在结构性矛盾,并各自通过宗教动员形成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对垒,加上美国、俄罗斯、以色列等力量介入其中并选边站,造成中东地区地缘政治的“极化”现象明显,两大力量之间和解的余地较小。

(记者:杨宁、林小艺)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