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文汇报:沙特2018:中东土豪艰难转身
发布时间: 2018-01-05 浏览次数: 62

前几日,沙特公布了2018年财政预算案,预计支出规模达9780亿里亚尔 (约合2608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根据预算案,沙特今年要实现财政收入7830亿里亚尔,其中石油收入占63%。此外,沙特国王萨勒曼对外宣布,沙特政府将于2023年实现财政收支平衡,并继续努力将国内经济对石油的依赖度降至50%

回顾沙特2017年里的一系列“求新求变”举动,可以看出沙特政府正为多元化财政收入来源、优化石油经济结构等方面作出巨大努力。但新的一年里,沙特依旧面临各种严峻挑战。

新王储“四把火”意在求变

2017年,为应对国内外形势变化,沙特推出了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

内政上,沙特国王萨勒曼自2015年登基以来第二次更换储君,任命其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王储。随后小萨勒曼于201711月成立了最高反腐委员会,逮捕了包括多名王子、大臣和富商在内的腐败嫌疑人。不少观点认为,小萨勒曼极有可能是以反腐为名,扫清那些妨碍其王权稳定以及改革之路的障碍。

经济领域,小萨勒曼2016年便提出沙特“2030愿景”,大力发展科技、旅游、工业、服务业,旨在摆脱对石油经济的依赖。同时,沙特还与俄罗斯等产油国联手进行减产计划,以提振油价,并为今年下半年沙特阿美公司上市做准备。届时,沙特阿美将出售约5%的股份,通过私有化募集资金,有可能达到1000亿美元的世界最大IPO规模。去年1221日,沙特阿美同美国液化天然气 (LNG) 供应商Tellurian完成首轮谈判。据悉,沙特阿美有望达成收购该公司股份或直接购买LNG的协议。若能达成进口LNG的协议,这将打破沙特不进口石油、天然气的惯例。此外,沙特阿美还关注美国南部页岩气产区的相关能源资产情况。不难看出,这一切都是为沙特阿美今年IPO上市的资产多元化做准备,而沙特阿美上市被认为是实现沙特“2030愿景”的第一步。

社会方面,小萨勒曼大胆推行宗教改革,称回到“温和的伊斯兰”是沙特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成立国家娱乐机构,解禁电影院,丰富年轻人生活;允许妇女驾车,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与男性一起观看足球赛事等。

外交方面,沙特继续巩固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同时也努力发展与俄罗斯的关系。2017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出访中东,与沙特签下千亿美元军火订单。201710月,国王萨勒曼出访俄罗斯,是第一位正式访问俄罗斯的沙特国王。在地区层面,沙特也频频出招:带头掀起与卡塔尔的断交事件,与死对头伊朗博弈升级,继续空袭也门胡塞武装等。

内外挑战交织威胁沙特稳定

但是,单一的石油依赖型经济难以在短期内改变。长期以来,沙特的经济发展、财政收入和社会稳定几乎都依赖于石油。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呈断崖式下跌,给沙特经济带来严峻挑战。表现之一是经济增速放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20177月预测,沙特在2017年的经济增速为0.1%,而沙特公布的2018年财政预算预计今年经济增速可达2.7%,这显然过于乐观。表现之二是财政赤字继续扩大。沙特自2014年开始一直面临财政赤字问题,并且规模逐步扩大。表现之三是由于油价下跌,导致沙特外汇储备也相应减少。因此,有不少观点认为沙特或将出现政局动荡,但也有分析师持相反意见。笔者认为,若油价持续长期中低位徘徊,且国内改革措施未取得预期成效的话,沙特的稳定局势将受到威胁。

其次,诸多军事难题束缚沙特“手脚”。近些年,沙特越来越多地扮演阿拉伯地区领导人的角色。在海湾地区内部,沙特承担着保卫海合会成员集体安全的责任。在海湾地区之外,沙特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推翻巴沙尔政权,打击也门胡塞武装,主导成立伊斯兰军事联盟打击恐怖主义。然而,装备精良的沙特军队并没有在上述几大战场取得决定性胜利,主要原因在于沙特不完备的军工体系和互相掣肘的军事部门。沙特的军事装备购置于美国、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多个国家,这些武器系统难以有效整合。另一方面,长期以来沙特都是寻求大国保护,其军队长期担任辅助角色,这就造成沙特军队的军事训练和实战经验均不足。同时,沙特军队具有强烈的部族属性,内部派系林立,难以在作战时进行统一部署。这些军事难题都难以在短期内解决,严重制约着沙特在中东地区发挥作用。

最后,来自外部的压力让沙特“四面楚歌”。尽管沙特石油资源丰富,但其军事力量薄弱,因此长期以来都是寻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保护。因此,作为美国在中东的盟友,沙特采取了一系列外交和军事行动以配合美国的中东战略,如对抗伊朗、深度介入也门危机、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等,这让沙特在中东泥潭越陷越深。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由于页岩油革命和新能源的崛起,美国减少了从沙特进口石油的量,使沙美关系的根基受到动摇。

总体来看,今年沙特仍将面临多重挑战。内政方面,新王储的大动作改革无疑侵犯到其他利益集团的利益,未来不排除他们谋反的可能;经济方面,低油价下的财政赤字问题难以解决,经济增长乏力;外交方面,与伊朗的博弈、与也门胡塞武装的冲突等问题仍将困扰沙特。

(作者:张庭婷,上海交通大学华信国际能源问题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