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刘中民:美国副总统尴尬中东行意欲何为
发布时间: 2018-01-28 浏览次数:

120-23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对埃及、约旦和以色列三国进行了访问,这也是特朗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美国高级领导人首次访问中东。这首先是一次迟到的访问,彭斯的访问原计划安排在2017年底,但由于特朗普当时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引起阿拉伯世界强烈反对而被迫推迟。

这也是一次尴尬的访问,埃及总统塞西、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在会见彭斯时均明确反对美国的耶路撒冷政策;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取消了彭斯对巴的访问,并赴欧盟总部布鲁塞尔争取欧洲支持;埃及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宗教领袖明确表示拒绝会见彭斯;彭斯在以色列议会的演讲更是遭致阿拉伯议员当场反对,有人高呼彭斯为“不受欢迎”的人,有人举起写有“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首都”字样的标语,抗议议员与周围其他议员甚至发生肢体冲突,最后被迫离开现场。

彭斯在出访前对此次访问行程的艰难和尴尬恐怕也早有思想准备,那么他为何还要冒着四处碰壁的尴尬进行这次注定不会愉快的中东之行呢? 笔者认为或出于以下几点考虑。

首先,为特朗普的耶路撒冷政策寻求阿拉伯国家的“谅解”和“支持”,尤其是争取埃及和约旦在安全上配合美国的巴以政策。

埃及和约旦不仅都是美国的盟友,而且也是仅有的两个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阿拉伯国家,二者都在美国推动的中东和平进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上世纪70年代末埃及在卡特政府的斡旋下与以色列实现和解,约旦则在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政府推动的中东和平进程中与以色列建交。因此,在美国看来,埃及、约旦无疑是发挥调节作用的最合适的国家,同时二者对于以色列的安全更是至关重要。尽管塞西和阿卜杜拉明确表示反对美国的耶路撒冷政策,但基于自身安全和美国援助等现实利益考虑,埃及和约旦无疑会在安全上对美国和以色列予以配合,尤其是在边境控制、打击极端主义分子方面加大力度,这既符合以色列利益,也符合埃及和约旦自身的利益。

其次,为落实特朗普的耶路撒冷政策进行具体安排,这是彭斯访问以色列最重要的目的。

特朗普的耶路撒冷政策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彭斯本人作为特朗普耶路撒冷政策的设计者和支持者之一,此次访问固然肩负着如何落实特朗普耶路撒冷政策的重任。在以色列议会的演讲中,彭斯不仅重申了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立场,而且宣布美国将于2019年完成把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任务。当然,由于对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和国际社会的反对有所顾忌,彭斯也重申美国对巴以围绕耶路撒冷的主权争议不持立场,同时也在访问三国时多次表示如巴以就“两国方案”达成一致,美国愿意重启中东和平进程。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设定了为期两年的迁馆时间,这也应有其特殊考虑,即利用这两年的缓冲期边观望边推进,积极做各方工作,包括继续争取阿拉伯国家的“理解”,甚至对阿拉伯国家进行分化。

最后,修复和巩固美国与中东盟友的关系,加强双方在叙利亚问题、反恐、对抗伊朗等问题上的协调,削弱俄罗斯在中东影响,也是彭斯此访的重要目的。

近年来,美国与中东地区盟友的关系日趋松动,不仅美国与土耳其的关系龃龉不断,而且沙特、埃及、以色列等传统盟友也出现与俄罗斯走近的态势。例如,2017年俄罗斯主导的阿斯塔纳机制在叙利亚建立了“冲突降级区”,而埃及和约旦都作为实施“冲突降级区”计划的监督者进行了参与。而塞西任总统以来数次访问俄罗斯,更是体现了其对于埃及与俄罗斯关系的重视。此外,美国的中东盟友与俄罗斯的军贸关系、能源合作也都取得了长足进展,土耳其更是加入了俄主导的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机制。因此,彭斯对埃及、约旦的访问,无疑有改善盟友关系,避免其过分接近俄罗斯的重要考虑。在以色列,彭斯还特别强调伊朗的威胁,由于伊朗军队及其支持的真主党力量在叙利亚的存在被以色列视为严重的安全威胁,彭斯的言论无疑有挑动以色列对抗伊朗的诉求,并以此强化美以同盟关系。

表面看来,彭斯的中东之行无疑是一次尴尬之旅,但在为落实耶路撒冷政策创造条件、修复盟友关系等方面或许会取得部分不便公开的收获。但是,基于美国在中东影响力的衰退和介入意愿的下降,以及特朗普缺乏系统的中东战略,彭斯的中东之行更多是为特朗普耶路撒冷政策“清障”的无奈之旅,也不会对当前的中东格局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作者:刘中民,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教授)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