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刘中民:叙利亚重返阿盟:地区和解潮的风向标与试金石
发布时间: 2023-05-08 浏览次数: 10

57日,阿拉伯国家联盟(简称阿盟)在埃及首都开罗举行的外长级特别会议决定,同意恢复叙利亚的阿盟成员国资格。声明还指出,与会阿拉伯国家外长同意,有必要继续加强努力,帮助叙利亚摆脱危机;外长们重申根据阿盟宪章及其原则,维护叙利亚主权、领土完整、稳定和区域完整性的承诺

阿盟外长特别会议轮值主席国埃及外长舒凯里向媒体表示,阿盟决定从即日起恢复叙利亚政府代表团参加阿盟理事会及其所有组织和机构会议的资格。此外,会议还同意成立一个由约旦、沙特阿拉伯、伊拉克、黎巴嫩、埃及和阿盟秘书长组成的部长级委员会,继续“与叙利亚政府直接对话,以达成全面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方案”。

众所周知,在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后,阿盟中止了叙利亚成员国资格,多个阿拉伯国家关闭驻叙大使馆。近两三年来,伴随中东地区国际关系的缓和,部分阿拉伯国家开始与叙利亚改善关系,阿拉伯多国呼吁阿盟恢复叙利亚成员国资格。今年310日沙特与伊朗在北京签订复交协议后,中东地区国际关系的和解潮更加高涨,并加快了地区国家特别是阿拉伯国家与叙利亚改善关系的步伐。

长期以来,叙利亚在阿拉伯世界和中东政治中拥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特别是在阿拉伯民族解放运动、阿以冲突、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等地区事务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并且在持续十多年之久的“阿拉伯之春”中经受住了内部冲突、外部干涉、国际和地区孤立、极端恐怖组织肆虐等多重考验。因此,叙利亚重返阿盟无疑将对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和中东地区事务产生重要的影响。

“漫长、艰难和具有挑战性过程的开始”

首先,叙利亚重返阿盟有利于中东地区和解潮的持续深入,但同时也是地区和解面临的考验。

2011阿拉伯之春以来,叙利亚问题是沙特与伊朗对抗的重要地区热点问题之一。因此,叙利亚重返阿盟既得益于沙伊和解带动的地区和解潮,同时也有利于地区和解潮的持续深入。当然,叙利亚问题也是对沙伊和解及地区和解的重要考验。约旦外交大臣萨法迪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叙利亚重返阿盟只是一个非常漫长、艰难和具有挑战性的过程的开始

近三年来,伴随中东地区国际关系趋于缓和,特别是在叙利亚有重要影响的土耳其、伊朗、沙特等地区大国缓和与各方的关系,叙利亚问题作为地区博弈的热点问题也有所降温,并带动了叙利亚与地区国家特别是阿拉伯国家关系的改善。自沙伊和解以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访问阿联酋,沙特外交大臣访问叙利亚,伊朗总统莱希访问叙利亚。沙特、埃及、约旦、伊拉克、叙利亚五国召开外长会议,发表支持叙利亚恢复国家主权、结束外国势力干涉叙利亚内部事务的联合声明。这些都为叙利亚重返阿拉伯世界和中东地区舞台创造了条件。

因此,阿盟在519日即将召开首脑会议之前宣布叙利亚重返阿盟,可谓水到渠成,不仅有利于彰显阿拉伯世界的团结自主,也有利于推动地区和解潮的持续深入。当然,叙利亚重返阿盟尚面临一定的挑战和障碍。阿盟秘书长盖特表示,恢复叙利亚在阿盟的成员国资格并不代表各成员国必须恢复同叙利亚的外交关系,是否复交取决于各国自身意愿,解决叙利亚问题依然任重道远,但这是阿拉伯国家的共同利益所在。

目前,在阿盟内部仍有部分成员反对叙利亚重返阿盟,其中最主要的是卡塔尔。卡塔尔没有派外交大臣参加7日的特别外长会议。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阿盟宣布叙利亚重返阿盟的声明之际,中国外交部亚非司司长访问卡塔尔,从中也足见中国为推动中东地区和解所作的努力。

阿拉伯世界内部矛盾有望缓解

其次,持续衰落的阿拉伯民族主义或触底回升,阿拉伯世界联合自主的趋势有望加强。

阿拉伯民族有22个国家、4亿多人口,扼守五海三洲的战略要地,坐拥丰富的油气资源,且在历史上创造了辉煌灿烂的阿拉伯伊斯兰文明,阿拉伯世界理应成为世界政治中的重要一极。近代以来阿拉伯民族也一直在追求民族统一和民族复兴,并且在1945年早于联合国建立了阿盟。但经过70多年的发展,阿拉伯联合的进程异常艰难,阿拉伯世界内部一直冲突和纷争不断。

在历史上,叙利亚和埃及、伊拉克构成了泛阿拉伯民族主义的核心。泛阿拉伯民族主义不仅是阿拉伯国家对抗以色列的思想武器,也直接推动了阿拉伯统一。埃及的纳赛尔主义、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复兴党民族主义构成泛阿拉伯民族主义的代表,阿拉伯统一运动的最高成果即1958-1961年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短暂统一,即阿拉伯联合共和国(简称阿联),但很快因矛盾分歧而解散。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阿拉伯国家惨败后,阿拉伯民族主义经历两伊战争、海湾战争和阿拉伯之春后持续衰落。阿拉伯国家围绕地区转型的深刻矛盾、叙利亚被中止阿盟成员资格、部分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媾和、沙特与卡塔尔断交危机、地区国家围绕政治伊斯兰(特别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复杂博弈、伊斯兰教逊尼派和什叶派矛盾加深,都是阿拉伯世界分裂的表现。

沙特曾经反对叙利亚巴沙尔政府的原因便包含泛伊斯兰主义与阿拉伯民族主义矛盾、逊尼派与什叶派矛盾、阿拉伯民族与伊朗民族矛盾(原因在于叙利亚与伊朗结盟)等多种因素。最近几年来,阿拉伯国家围绕国家转型、政治伊斯兰、教派问题的矛盾有所缓解,而叙利亚重返阿盟将有助于继续缓解阿拉伯世界的内部矛盾,为阿拉伯世界重新转向联合自强创造条件。

地区格局和秩序重构的契机

最后,叙利亚重返阿盟将继续推动中东地区格局和地区秩序的重构。

当前,阿拉伯国家敢于顶着美国和西方的压力做出叙利亚重返阿盟的决定,其外部因素在于美国在中东不负责任地进行战略收缩,俄乌冲突为中东国家创造战略自主机遇等。美国出于自身利益始乱终弃使中东地区国家更加看清了美国中东外交的本质,这些都坚定了地区国家战略自主的决心。阿盟和多数阿拉伯国家明确表示支持叙利亚恢复国家主权、结束外国势力干涉叙利亚内部事务,无疑将有利于地区国家在国家和地区事务上进一步排斥美国的影响。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指出,在西方国家中,美国和英国最近已表示不会与巴沙尔政府恢复关系。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帕特尔表示,美国不会与阿萨德政权实现关系正常化,我们也不支持其他国家与大马士革实现关系正常化。但叙利亚重返阿盟这一事态发展表明,美国在中东的政策完全失败了。彭博社的分析也认为,阿盟无视美国的决定反映了华盛顿在石油输出地区的影响力减弱;美国的盟友越来越愿意开辟自己的政治道路,并与美国的竞争对手建立更牢固的战略关系。

除美国在中东的影响持续面临挑战外,伴随叙利亚重返阿拉伯世界,在叙利亚有重要存在的俄罗斯、土耳其、伊朗等国的叙利亚政策也面临调整的压力,这是近期各方频繁互动的原因所在。此外,近十多年来对叙利亚频繁进行空袭的以色列面临的来自阿拉伯世界的压力也将增大。

总之,叙利亚重返阿盟表面上看是阿拉伯世界内部关系的调整,但其背后是国际格局和中东地区格局变动的产物,叙利亚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既是地区和解潮的重要风向标,也是考验地区和解潮的试金石。

(作者:刘中民,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