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马晓霖:索契决议:为叙利亚统一与完整“封顶兜底”
发布时间: 2018-02-02 浏览次数: 73

130日,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在俄罗斯黑海城市索契圆满闭幕,与会各方发表了包含12条内容的最后公报,就组建宪法起草委员会和举行自由大选取得意义重大的原则性共识。决议公报强调叙利亚人民将在不受外来压力和干涉前提下,通过制定和修改宪法自决国家前途,保持国土、人民和军队的完整与统一。这一成果标志着举步维艰的和解进程取得关键性进展,并为浴血重生后的“新叙利亚”国家政治构架完成了“封顶兜底”。

参加索契会议的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当天对这一成果表示欢迎,称其意味着叙利亚朝野双方有意愿保持接触,他将尽快推动组成一个总部设在日内瓦的宪法起草委员会,并根据联合国安理会2254号决议精神起草新宪法。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认为,索契会议公报是叙利亚民族和解进程中的重要步骤,为叙利亚翻过灾难性的一页创造了恰当氛围。

索契对话:强调捍卫叙利亚完整与统一

130日,以“为叙利亚人民谋求和平”为主题的全国对话大会正式在索契召开。俄罗斯媒体称,受邀参会各方代表1600人中有1511人参会,包括叙利亚政府和各路反对派代表。半岛电视台称,作为观察员的美国、英国、法国均缺席对话活动,沙特支持的“叙利亚谈判最高委员会”等部分反对派成员约80人抵制,并宣称当局并没有停止对平民的野蛮轰炸,对话只是想把(俄罗斯)对叙利亚的占领合法化,而且玩弄日内瓦会谈所达成的决议。

尽管如此,对话发起方和担保国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以及德米斯图拉成功促成绝大多数代表与会并求同存异。据悉,两场对话正式环节仅有叙利亚人参加,包括叙利亚政府和来自开罗、大马士革的温和反对派代表,并最终达成由12点内容构成的对话决议公报。公报称,与会代表决定根据安理会2254号决议倡议组成宪法起草和修改委员会,并依据新宪法举行自由和民主选举,宣称“只有叙利亚人有权选择自己的政治制度,国家将确保民族团结以及地方管理的公正代表性”。公报表示,“坚决维护叙利亚的国家主权、独立、领土安全以及土地与人民的完整,”并强调未来国家“基于政治多元和非宗派性”,以及保持“一支爱国、强大和统一的军队”。公报还呼吁叙利亚尽快结束当前冲突,呼吁包括联合国及国际人道组织在内的国际社会等对叙利亚重建提供帮助。

这份公报对多个争议点没有触及或模糊处理。比如,反对派和西方支持但政府反对的海外叙利亚人参与选举问题;“地方治理”的确切含义是什么?至于曾经作为最大焦点与导致强硬反对派抵制和解谈判的巴沙尔本人前途问题,索契决议也只是泛泛强调通过人民选举决定,充分体现了叙利亚政府的意志及温和反对派的一贯立场。

索契对话大会成果无疑具有里程碑意义。首先,它是叙利亚政府和多数反对派围绕国家前途达成的首个落实安理会2254号决议的框架文件,意味各方在维持冲突降级的基础上,就国家未来的顶层设计和兜底原则做出了框架性约定,不仅增强了彼此的包容和信任,也为未来组成过渡政府、起草宪法和举行大选奠定了基础。其次,决议重新确认“新叙利亚”国家、人民和军队的统一、完整和不可分割性,在此基础之上,未来国家的形态、政治体制、社会制度、经济结构、发展道路、中央和地方以及各族群之间的关系,都可以通过修改宪法来解决,从而给不同群体调适利益、相互妥协和共赢共存提供了历史性机遇。

和平和解:实力是硬道理,妥协也很重要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总统叙问题特使拉夫连季耶夫在索契对话大会结束后表示,没有参会的反对派代表依然可以推荐代表进入宪法委员会,与会代表商定的150名制宪委员会成员候选人名单将交给德米斯图拉后续跟进,其中叙政府代表和反对派代表分别占三分之二和三分之一。德米斯图拉可能会对名单做出无损势力平衡的修改,并指出这是启动宪法修改的第一步。俄外长拉夫罗夫则强调对话大会不可能聚齐所有叙利亚力量,不能因个别派别缺席而造成叙利亚问题的悲剧性结果。

德米斯图拉会后称将把宪法委员会压缩在45-50人,并吸收具有代表性的人选参加,包括政治派别、部落领袖和女性代表。他还矫正说,宪法委员会的使命是“起草宪法”而非“修改宪法”,并称对话成果意味着达成叙利亚危机的政治解决由理论进入实践阶段,并将作为联合国主导的日内瓦和谈进程的一部分。至此,索契对话机制乃至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主导的阿斯塔纳和谈机制基本完成使命,叙利亚和解进程多边努力将重返日内瓦多边机制,并以索契12点公报为基础,推进安理会2254号决议的进一步落实。

索契对话成功举行以及通过的原则宣言表明,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已成为危机走向的绝对执牛耳者,它印证了政治博弈中“真理在大炮射程之内”这条冷酷但朴素的丛林法则。经过7年战争,叙利亚政府在俄罗斯以及伊朗领导的什叶派阵营支持下,成功避免了被阿拉伯海湾君主国与西方国家联手武装颠覆的命运,最终靠实力打垮各为其主、四分五裂和内讧不断的诸多强硬反对派,使它们真正认识到,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也不可能在谈判桌上得到。当然,叙利亚政府的实力和底气不完全来自地缘盟友的关键支持,也来自饱受战乱之苦、反对派系斗争与渴望恢复和平的多数各族民众,包括主张走改良道路的国内温和反对派。

另一方面,做出妥协的也不止是无力再打的强硬反对派,而是各方都做出适当让步才达成结果。俄罗斯在力挺叙利亚政府的同时,多次或明或暗地向其施压劝其采取弹性立场,也没有明确表态支持巴沙尔本人继续执政,甚至一度附和库尔德人建立联邦区的主张,因为俄罗斯不想无限期地陷入叙利亚战争。叙利亚政府尽管已绝对掌控战场优势、绝大多数国土和人口密集区,但也无力短期内彻底消灭得到外部支持的反对派武装,适当让步在所难免。索契对话公报没有强调未来国家的“阿拉伯属性”,更没有强调执政党复兴社会党的地位,就是叙利亚政府做出的重要妥协,提供了对话得以举行的最大公约数,为吸纳更多力量参与和解进程创造了条件。

20151218日,安理会一致通过旨在解决叙利亚危机的2254号决议,要求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武装实现停火,建立过渡政府,起草新宪法并举行大选。虽然双方都公开宣布接受这一和平路线图,但随后两年间双方始终在战场和谈判桌交替较量。期间经历8轮日内瓦会谈而未果,直到战争胜利的天平彻底向叙利亚政府倾斜,以及俄土伊另辟蹊径成功开创阿斯塔纳和解进程。遗憾的是,叙利亚及其苦难的人民又付出了更多惨重代价。

索契对话是个重大转折点,但是,对于艰难的叙利亚和平进程而言,它也只是又一个不知道终点何时到来的新起点。

(作者:马晓霖,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