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观点中国:妇女权益的“小解放”,沙特国家的“大雄心
发布时间: 2018-02-05 浏览次数:

继允许女性驾车和在进入体育场观看足球比赛之后,沙特的改革政策再次放松对女性的限制,将首次允许女性在餐饮行业工作。近年来,尤其是2017年以来,沙特推出了一系列关于妇女权益解禁的改革措施,去年1029日,沙特政府宣布,将从20181月起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观看足球比赛。此前一个月,沙特还颁布了一项皇室法令宣布允许女性驾车,从今年6月起执行。去年7月,沙特教育部还首次允许公立学校女生开展体育活动。一系列关于妇女权益的改革措施,也让沙特妇女权益问题这一个“老问题”,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沙特女性的政治和社会地位,一直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一方面关于沙特女性地位,与沙特流行的独特的伊斯兰教义——瓦哈比派——息息相关。作为伊斯兰世界内部各个教法学派中的保守派,瓦哈比派往往被视为伊斯兰四大教法学派之一的罕百里学派的分支,在对于妇女的态度方面,瓦哈比派教法官们的规定堪称严苛。

而另一方面,沙特妇女的地位与沙特国内独特的“部落文化”关系密切。有学者就曾经指出,如果你不了解阿拉伯半岛的部落文化和部落家族关系,那么你就无法理解沙特的内政外交政策。在一个部落、地域和家族力量仍然盛行、家族部落荣誉仍然高于一切的国家,妇女的声誉和节操也就成为了家族荣誉和财富的一部分,妇女的行为也就因此受到了严格的限制。

在沙特,妇女不允许单独外出,未出嫁的妇女必须有自己的父亲或者其他男性家属陪同,而出嫁的妇女必须有自己的丈夫陪同外出。成年女子走出家门都要穿长袍、戴面纱,除脸颊外不得裸露身体的任何部位,不得化妆。在利雅得,公共场所多实行男女隔离,女性必须由男性亲属陪伴。违反上述规定者,轻则受申斥,重则被拘留、判刑、鞭打。为了督促妇女遵守法律,沙特会有专门的“宗教警察”来负责监管,防止一切有违宗教教义事件的发生。

作为现代社会发展程度的一个重要标杆,妇女在社会生活中的自由程度,显示出了不同国家现代化的程度差异。在上世纪30年代沙特建立之初,沙特妇女并不存在“女权运动”,因为当时的沙特,或者说绝大部分的阿拉伯半岛地区,都仍然处于动荡落后的氛围之中。当时沙特的经济仍然落后,朝觐和游牧仍然是沙特主要经济来源,沙特妇女并不存在什么“女权思想”或者“男女平等”的诉求。

在上世纪50年代,随着沙特开国君主伊本•沙特辞世,以及“王二代”萨乌德和费萨尔先后上台,沙特的政治社会氛围较之前大为开放;与此同时,沙特石油经济开始腾飞,沙特财政也因为石油出口而有了充足的资金,城市开始扩张,教育发展被提上日程。因此如何在坚持瓦哈比教派原则的基础上,处理性别之间的差异,成为了沙特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与这一次沙特妇女工作的改革相似,沙特的妇女权益推手往往是“高层妻女”。比如沙特最早的现代化私立女子学校,就是在1956年由沙特王储(当时已经执掌实权,后为国王)的费萨尔王子之妻阿拉米•伊法特在沙特西部城市吉达建立;最早的妇女组织就是在1962年由沙特公主萨拉•费萨尔•本•阿卜杜勒•阿齐兹组建的,旨在就业、医疗、教育等领域向沙特妇女提供帮助和支持。这些“高层妻女”的推动,背后往往有着来自于沙特国王的授意和支持。

与此同时,沙特妇女追求公平就业、教育和生活的诉求,也受到来自于外部世界的引导。比如在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之后,来自于科威特的达官显贵成群结队拖家带口的逃到沙特避难,而这些科威特妇女,则并没有受到如沙特这般严苛瓦哈比教义的束缚,可以开车,出行,逛街,游历等等,让沙特妇女们尤其是中上层妇女受到不小的震撼;更大的震撼来自于美国出兵海湾之后,跟随美国大兵的,是数量众多的美国和西方女记者、女公司职员和女医生和女护士,这些向往“自由奔放”的美国女性,在沙特自由的开车,不戴头巾,成群结队的呼啸而过,让沙特妇女亲身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妇女世界。在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之后不久,沙特国内要求“妇女开车”“妇女就业”的呼声就不断发酵,成为了沙特国内重要且敏感的社会政治议题。

当然,时代的发展,是促成沙特妇女地位转型的重要背景。传统的沙特社会,根据伊斯兰教义,允许“一夫多妻”,而且由于能够娶到多个妻子,往往意味着家庭有着巨大的财力,因此沙特达官显贵往往十分愿意“多娶多生”。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沙特人的思想也在转变,已经没有多少人会以多娶妻子为荣,娶多个老婆也慢慢成为不那么光彩的行为。

2016年以来,沙特“80后”新王储穆罕默德逐渐掌握了沙特的内政外交大权,其提出的“2030愿景”也成为了描绘未来沙特蓝图的重要指南。在此背景下,沙特也意识到了教育、自由、妇女权益等现代社会重要原则,对于促进国家经济发展和进步的重要作用,因此沙特也逐渐开始了妇女权益的改革。从允许开车、允许看球,到允许工作,沙特妇女限制也在一点点松动,沙特社会的风尚也逐渐放开。

如果我们放眼沙特的其他领域,如沙特通过强力手腕拘捕国内王子,穆罕默德王储高呼建立“温和伊斯兰”等口号,都可以看到穆罕默德王储和萨勒曼国王的改革雄心。仅以“温和伊斯兰”为例,这在沙特国内,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都是难以想象的口号,因为在“认主独一”的口径下,“天下穆斯林是一家”,很多穆斯林都将“温和伊斯兰”“极端伊斯兰”视为西方分裂穆斯林世界的工具,而加以批判和驳斥。当穆罕默德大胆的直面当今伊斯兰世界极端主义思潮,号召推崇“温和伊斯兰”,这无疑显示出这位年轻王储的雄心和胆识。

沙特妇女“渐进式”解放,象征着沙特谋求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雄心,也预示着沙特谋求建立更加开放和更加具有竞争力的国家未来。

(作者:王晋,以色列海法大学博士候选人、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