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中国民族报:欧洲穆斯林人口的五个“事实清单”
发布时间: 2018-02-06 浏览次数: 2118

近年来,随着中东、北非若干国家的持续动荡,大量穆斯林难民涌向欧洲。穆斯林难民的到来,对欧洲国家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环境形成巨大压力,甚至威胁到这些国家既有的政治秩序和主流价值观。在荷兰、法国、德国的大选中,穆斯林移民问题使得长期在欧洲默默无闻的极右翼政党开始登上政治前台,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极右翼政党所诉诸的手段虽有差别,但夸大欧洲的“伊斯兰化”或穆斯林人口“入侵”是其共同特点。

在一定程度上,欧洲穆斯林人口的真相,不仅影响着这一宗教少数群体在欧洲诸国的生存和发展状况,也已然影响到这些国家未来的政治生态甚至政治走向。近日,美国皮尤调查中心公布了其最新的调查数据,提供了5个有关欧洲穆斯林的“事实清单”。这些事实清单有助于认识欧洲穆斯林问题。

第一,法国和德国拥有欧洲最多的穆斯林人口(在28个欧盟成员国及挪威和瑞士诸国中)。到2016年中期,法国有570万穆斯林(占全国总人口的8.8%),德国有500万穆斯林(占全国总人口的6.1%)。在欧盟国家中,塞浦路斯是穆斯林人口占比最高的国家,其穆斯林人口为30万,占到全国人口的25.4%。他们中大部分人是土耳其裔塞浦路斯人,在塞浦路斯居住历史久远,不属于新移民。

第二,穆斯林在欧洲总人口中的占比稳步上升,并将在未来几十年中继续增长。从2010年中期到2016年中期,欧洲穆斯林的人口比例上升了1.1个百分点(从3.8%4.9%),人口从1950万增加到2580万。到2050年,欧洲的穆斯林人口可能会翻一番,占比将达到总人口的11.2%。当然,这取决于欧洲接受移民的数量。如果未来欧洲完全停止接受移民,那么由于穆斯林人口的相对年轻化和较高的生育比例,其人口占比也将上升到7.4%

第三,欧洲穆斯林人口的年龄比欧洲其他人群更年轻,生育率也更高。2016年,欧洲穆斯林的中值年龄为30.4岁,比其他欧洲人的中值年龄(43.8岁)少13岁多。换一个角度说,欧洲穆斯林中,有一半人口年龄在30岁以下,而其他人口30岁以下的只占到32%。从生育率来看,欧洲穆斯林女性的生育率为2.6个孩子,而非穆斯林人口女性的生育率则为1.6个孩子。

第四,从2010年中期到2016年中期,移民是欧洲穆斯林人口增长的最大因素。估计有250万穆斯林到欧洲就业或上学,获得难民身份留在欧洲的穆斯林达130多万人。这期间,因各种原因离开欧洲的穆斯林人数约为25万人。人口的自然增长是推动欧洲穆斯林人口增长的第二大原因。据估算,欧洲穆斯林在此期间的出生人数比死亡人数多出290万人。不过,改宗也是影响穆斯林人口的因素,在此期间脱离伊斯兰教信仰的人数比加入该教的人数大约多出16万人。

第五,在对待穆斯林群体的态度方面,欧洲国家之间的差别很大。皮尤调查中心通过对10个欧洲国家的调查发现,东南欧国家的民众对穆斯林多持消极评价,而西北欧国家的民众则对穆斯林群体多持积极评价。前者如匈牙利、意大利、波兰、希腊,对穆斯林群体的消极评价百分比分别为72%69%66%65%;而后者如德国、法国、瑞典、荷兰、英国,这一比例则分别为29%29%35%35%28%。可以看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及国家的开放程度明显影响有关国家国民对待“外来者”的态度。

近年来,有关欧洲穆斯林的各种数据满天飞,数据制造者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夸大欧洲“伊斯兰化”的危险度,鼓动欧洲国家走向反移民的排斥主义和孤立主义。皮尤调查中心的数据显然起到了澄清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皮尤的调查主要着眼于欧洲穆斯林的“数量”,而实际上,如果调查深入到该群体的内部结构或者说“质量”方面,则事实可能更加惊人:出生于欧洲的“2+”穆斯林,与其父辈相比有了很大变化。他们有些不仅摆脱了父辈来源国的部落、宗教、教派情结,改变了所谓“失败国家”子民的各种心态,甚至摆脱了父辈的语言、价值观乃至宗教信仰。在欧洲,不存在均质化意义上的穆斯林群体。因此可以说,所谓“欧洲穆斯林”问题可能是一个夸大和虚构的伪命题。

(记者:周少青)

来源:中国民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