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中国青年报:“停火协议”成一纸空文 叙利亚再现“毒气攻击”疑云
发布时间: 2018-02-28 浏览次数: 38

尽管联合国安理会224日通过了即刻生效、为期30天的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停火协议,但激烈的冲突丝毫没有缓解,甚至还再次出现了“毒气攻击”传言。大马士革近郊东古塔区的战事究竟如何?是什么原因导致联合国停火协议流于一纸空文?

联合国停火协议流于纸面

自叙利亚政府军发起清剿首都大马士革近郊东古塔区反对派武装的军事行动以来,短短一周内,就有超过500人丧生,40万当地居民陷入更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交战双方都把责任归咎于对手;相关各国也就此展开连续数天的外交博弈。最终,联合国安理会于224日通过了“立即生效”、为期30天的停火协议,以便人道主义援助机构和医疗救援物资能进入东古塔地区。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东古塔地区“形如地狱”,停火协议必须“立即执行”。

然而,截至227日,联合国停火协议并未给东古塔区带去任何希望。当地居民阿卜·马赞直言:“我不认为停火真能实现,因为不管是政府还是俄罗斯都不会真当回事的。”大马士革城内居民也不相信东古塔区的反对派武装真心能停火。居民穆罕默德·萨阿迪表示:“从联合国宣布停火协议到现在,反对派武装一刻也没有停止向城内发射炮弹,仅城东区就有至少20人被炸死。”

事实上,停火协议发布后,东古塔区内的情况仍在继续恶化。英国救助机构“救救儿童”工作人员透露:“部分居民已经有两三天没有吃上任何东西了,只能靠喝水充饥。”当地的观察员拉米·阿卜杜拉·拉赫曼说:“空袭的力度是比以往小了些,但地面战斗却更加激烈。”尤其是在东古塔区南部,政府军与“胜利阵线”的地面战,已导致13名政府军官兵和6名反对派武装人员死亡。

由于停火协议未能在当地获得有效实施,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225日通话后共同对外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应该向叙利亚政府施加更大压力,以促成实质停火。”

大马士革再现“毒气攻击”疑云

总部设在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227日宣称,新的冲突导致了14人死亡,包括3名儿童。其中,发生在25日的一起袭击事件造成1名儿童死亡和13人受伤,死伤均因“呼吸困难”所致。据这家一贯反对叙利亚政府的“独立机构”透露,这些人均生活在反对派控制区内,遭到了“疑似化学武器”袭击。为东古塔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美籍叙利亚医疗协会”也在推特上发布了当地儿童戴上呼吸器的照片,并配文称:“我们确认有16名病人——其中包括6名儿童和4名妇女——疑似曾暴露在化学物质中,他们现在正接受治疗。”

对此,俄罗斯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立即反驳说,东古塔局势继续恶化,是因为反对派头目正准备用化学武器发起挑衅,然后把脏水泼给叙利亚政府军。

有国际观察家提醒说,每当叙利亚政府军占上风的时候,西方媒体和亲反对派的势力总会适时地抛出“政府军化学武器攻击”的言论,然后迫使政府军在国际压力之下停止进攻,直到反对派武装重新恢复战斗力。

两大原因致停火协议难以实施

大马士革近效东古塔区之所以难以实现真正停火,原因之一是,当地的反对派势力背景十分复杂,其自身力量与背后支持势力都相当强大。

目前活跃在东古塔区的主要反对派力量有两支:“胜利阵线”和“拉赫曼力量”。这两支反对派武装被欧美视为“温和但反对巴沙尔的”,因而获得了美国与欧洲多国的强力支持,包括武器装备支持与资金支持。这两支反对派武装拥有1万余名战斗人员,他们将整个东古塔地下建成了一个严密的地道网,加上从美国和欧洲那里获得最新的卫星情报,所以对政府军的动作了如指掌,致使政府军对近在眼皮底下的这股最大反对派武装无可奈何。

东古塔未能实现有效停火,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联合国停火协议里并不包括“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武装在东古塔区的分支,因而,叙利亚政府军连日来仍在继续进攻当地的这两派武装,东古塔区的部分战事仍在“合理”进行中。就这一问题,驻叙利亚的伊朗革命卫队司令穆罕默德·巴赫里表示:“叙利亚政府军会继续打击东古塔区的恐怖分子……东古塔区的清剿行动仍将继续。”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226日表示,包括所谓“化武袭击”在内的东古塔区新战事,绝非叙利亚政府军所为,而是反对派试图破坏联合国停火协议的小动作,是“有高手指使的老套路”。他在会见葡萄牙外长希瓦尔后对外界表示,美国为在叙利亚成立“准国家”,将继续试图抹黑大马士革。拉夫罗夫说:“美国还将继续试图抹黑叙利亚政府军,以落实一系列我们已能看到的行动。我相信,那就是企图分裂叙利亚,并在叙东部地区成立一个‘准国家’。”

叙利亚驻联合国大使巴沙尔·贾法里26日表示:“叙利亚是在行使自卫主权,在自己的国土上清剿恐怖分子。任何对我们破坏联合国停火协议的指责都是荒唐可笑的。”

以美国和英、法、德为主导的“联合国叙利亚化武问题调查员”则称,虽然叙利亚已经完成化学武器的移交,但却仍在“偷偷生产化学武器,尤其是沙林毒气”,甚至,直到20174月,他们仍在反对派武装控制区使用沙林毒气。

叙利亚正滑向“代理人战争”泥潭

到今年3月,叙利亚战争将进入第八个年头。近8年来,持续不断的战火已经造成34万人死亡、数百万人沦为难民。通过外交与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努力,至今未能取得实质成果。超级大国与地区强国仍在持续加强全面介入叙利亚的力度,叙利亚正一步步深陷“代理人战争”的泥潭。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副研究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叙利亚局势已进入各派势力及其扶持的代理人相互角力的阶段。涉及的几大势力包括:美国及其支持的库尔德“边境安全部队”;俄罗斯、伊朗及其支持的阿萨德政府军;伊朗通过伊斯兰革命卫队和黎巴嫩真主党继续发挥影响力;此外还有土耳其支持的自由军、沙特支持的反政府武装、以色列及其支持的力量。

潜旭明分析指出,在叙利亚战后政治进程中,形成了“美国-以色列-沙特”与“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叙利亚政府”两大阵营。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都有自己的考量,都希望通过保持低烈度的冲突来进行地缘政治的博弈。此外,法、德等国在叙利亚也有着自己的利益,目前处于观望中,倾向于支持美国一方,支持联合国的立场,希望在日后叙利亚重建中分得一杯羹。

潜旭明认为,当今在叙利亚战场上,“玩家”之间,一方面通过各种会谈机制互动,比如“叙利亚问题日内瓦会谈”“阿斯塔纳会谈”“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等机制;另一方面,又以军事力量对抗的形式互动,意在掌握叙利亚问题的主导权。目前,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倾向于通过“阿斯塔纳会谈”“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来解决叙利亚问题,美国则倾向于通过“叙利亚问题日内瓦会谈”来推进解决叙利亚问题。在这一大背景下,土耳其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之间的冲突不会失控。

至于以色列为何介入叙利亚问题,潜旭明表示,主要是因为以色列担心伊朗在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的影响力日益增大,所以他们要配合美国遏制伊朗在叙利亚的影响,打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叙利亚境内的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因而,未来一段时间内,以色列和伊朗也将在叙利亚保持低烈度的冲突。

鉴于外部力量和叙利亚各派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叙利亚低烈度冲突将常态化,短期内仍难见到和平的曙光。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