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东资讯
一周中东说(3.26-4.1):巴以在加沙地带爆发冲突
发布时间: 2018-04-01 浏览次数: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

据彭博社新闻331日报道,巴勒斯坦民众进行大规模“国土日”(Land Day)抗议(2万人参与)以来,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国防军在加沙边界发生激烈冲突,造成16名巴勒斯坦人死亡,超过1000人受伤。事后,巴以两派进行了激烈的争议,互相指责,并都威胁升级暴力。

巴勒斯坦这边,包括伊朗、土耳其、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等伊斯兰国家均发声谴责以色列的行为,其中伊朗和土耳其言辞最为激烈。埃尔多安指责以色列在加沙的行为是“非人道攻击”、“不正当使用武力”,并要求立即停止“武力行为”。

而以色列这边,以色列军方称,加沙武装分子使用平民抗议者作为掩护,向士兵开火,并试图在边界围栏附近放置炸药。以色列军方在周六发布的一条推文中称,此次抗议活动是“一次有组织的恐怖行动”,该活动于周五达到3万人,并将在接下来的六周内持续举行。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公开赞扬以色列士兵在此次冲突中的英勇表达,并用讽刺的方式回应了埃尔多安。

内塔尼亚胡在Twitter上写道:“世界上最道德的军队不会被那些多年来肆意轰炸平民的人说教。”他补充说,他指的是愚人节:“很明显,这就是他们在安卡拉的41日。”内塔尼亚胡之前称埃尔多安是“轰炸库尔德村民”的人。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呼吁对周五的死伤情况进行独立调查。周六晚间,美国阻止了联合国安理会的一项对以色列在加沙行动进行了猛烈抨击的决议,并呼吁进行调查。

据以色列《新消息报》网站330日报道,在以色列和约旦外交危机的6个月后,以色列新大使阿米尔·韦斯伯德将到达安曼。以色列和约旦的和平协议几乎没有在以色列的公开讨论中得到解决。许多以色列人不知道它的优势和重要性。由于对于以色列的敌对态度,在约旦民间对于约以和平协议持否定态度的更多。但事实上约以和平协议对于双方来说有巨大的战略性意义。

从约旦的角度来看,与以色列达成和平协议是重要的战略支柱:他加强了以色列的保护伞作用,以及加强约旦与美国的战略关系。以-美保护伞对约旦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约旦需要面对来自东部和北部的外部威胁,同时也有助于内部安全——防止地方恐怖分子的颠覆。

从以色列的角度来看,与约旦的和平协议是政治稳定的战略支柱之一,这与埃及的和平协议是一样的。约旦作为一个友好的缓冲过和战略合作伙伴---过去是作为对抗来自伊拉克领导的阿拉伯前线的威胁。最近几年,反对由伊朗领导的什叶派联盟和来自叙利亚方向的危险。

黎巴嫩

据沙特《中东报》328日报道,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在贝鲁特对话会上强调了通过对话解决挑战的重要性,他说“我们国家任何一个单独力量都无法战胜内外挑战”,并称自从组阁以来,我和总统米歇尔•奥恩一直在进行“合作”,“以前的总统选举和国家政府的组成,证实了我们做出的选择的正确性,我们能够继续维护国家的安全与稳定,找到众多问题的解决办法。”他承认政府内部曾产生意见分歧,但我们通过对话解决了问题,能够避免黎巴嫩出现叙利亚危机那样的局面。

叙利亚

CBS新闻网331日报道,经记者玛格丽特·布伦南和凯莉·阿特伍德证实,美国总统特朗已经下令国务院冻结了用于叙利亚重建工作的2亿美元,该资金原本用于叙库尔德组织人民保卫部队(YPG)控制区域的重建。在这一事态发展之前,特朗普本周表示,美国将“很快”撤出叙利亚。

据路透社330日报道,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政府高官称,近来,特朗普和他的安全团队在密集地磋商“是否要从叙利亚撤军”一事。据称,特朗普非常希望“在极端组织残余势力被缴清后、这一地区安全局势的保障交由地区国家来主导”,不过,据说已有特朗普的安全顾问劝说特朗普“允许小规模美军在叙利亚继续驻留两年左右的时间,以确保伊朗在叙利亚的势力不会进一步做大”。

据阿拉比亚电视台新闻网328日报道,叙利亚政府军准备向杜马镇展开行动,杜马镇是东古塔反对派另外一个据点。亲政府军媒体报道称,东古塔地区所有军事力量都收到了政府军准备开展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声明,但是“伊斯兰军”拒绝撤出杜马镇。媒体还称未来两天(2930日)至关重要,但并未提供更多细节。与此同时,政府军已经封锁了东古塔,“伊斯兰军”和俄罗斯的谈判仍在进行。“伊斯兰军”发言人称,“我们已经决定留在这里,这不仅仅是我们的决定,也是杜马镇所有革命人员和组织的决定”。

伊拉克

据半岛电视台331日报道,成千上万的伊拉克真主党支持者宣布其在巴格达举行游行示威,以拒绝伊拉克与沙特关系正常化。他们认为沙特对伊拉克境内持续爆发的恐怖主义袭击持有责任,并要求其道歉和赔偿作为双方关系正常化的条件。示威者举着本·萨勒曼是战争罪犯的横幅,表示他们拒绝沙特王储的任何访问和沙伊双方关系的改善。

示威者认为沙特对 恐怖主义活动、派遣自杀者和支持武装团体等负有责任,要求沙特道歉,并要求其通过颁布类似美国《对恐怖主义资助者实行法律制裁法案》(Justice Against Sponsors of Terrorism ActJASTA)来赔偿伊拉克受害者,以作为关系正常化的条件。部分示威者是前几年伊拉克爆炸事件中遇难的伊拉克死者家属。

不过沙特外交部随后回应称,伊拉克部分媒体报道王储将要访伊问拉克的新闻是“不真实的”。

约旦

据约旦佩特拉通讯社328日报道,约旦外交部当天正式批准了以色列方面提出的由阿米尔·魏斯布罗德出任以驻约旦大使的提议。报道说,约旦外交部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证实了这一消息。以方是在本月早些时候向约旦提出这一建议的。魏斯布罗德曾在以色列驻约旦使馆工作过,深谙中东事务。报道说,约旦方面的这一决定,意味着约以双方自去年7月枪击案引发的外交争端告一段落。以色列驻约旦大使馆即将重开,两国关系重回正轨。

据《约旦时报》报道,约旦旅游局(JTB)表示,对于在约停留7天以上的旅客,旅游局将为每张赴约机票提供60美元的补贴。同时,旅游局正在与多家廉价航空公司商谈推出包机航线,以增加赴约游客数量。旅游局指出,高昂的机票费用是阻碍游客赴约的重要原因,这些举措将确保赴约旦的机票价格“能够负担得起”。2017,约旦旅游业收入达32.3亿约第,同比增长12.5%,赴约游客增长43%,拉动GDP增长11%。旅游行业直接从业人员5.1万人,其中82.5%为约旦人,创造间接工作机会数万个。

土耳其

据中东观察网330日报道,土耳其副总理百克利·鲍兹达表示,法国承诺支持库尔德民兵领导的叙利亚武装,等同于支持恐怖组织,并将恐怖组织合法化。法国总统马克龙向库尔德人民保卫部队(YPG)控制的叙利亚民主力量保证,法国支持与“伊斯兰国”组织对抗的叙利亚东北部地区的稳定。

百克利·鲍兹达在推特上写道:“那些与反对土耳其的恐怖组织进行团结与合作的人……将会与恐怖分子一样,成为土耳其的目标……我们希望法国不要迈出这样不合理的一步。”与此同时,土耳其总统发言人易卜拉欣·卡林表示,土耳其希望盟友采取反对恐怖主义的明确立场,而不是其他任何将“恐怖结构”合法化的步骤。

土耳其埃尔多安也表示拒绝法国在叙利亚北部斡旋的提议,并称对马克龙的立场感到“悲哀”。

据土耳其《自由报》30日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29日与塞尔维亚和科索沃领导人进行了通话,旨在讨论双方近来的紧张关系。近日,贝尔格莱德驻科索沃办事处负责人Marko Djuric被拘留,使双方关系紧张。埃尔多安呼吁塞尔维亚和科索沃谨慎处理和确保这一事件不会损害双方关系。

科索沃曾是塞尔维亚的一个省,但2008年宣布独立,并得到包括美、法、英、德和土耳其等100多个国家的承认,但塞尔维亚仍坚持科索沃是自己的领土。2011年欧盟在塞尔维亚和科索沃之间发起了对话谈判,目的是让塞尔维亚成为科索沃的领土独立。此后两国的小组会谈一直在布鲁塞尔举行。

据土耳其《自由报》31日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了电话会谈,讨论了双边关系和地区问题,特别是讨论了叙利亚、伊拉克和反恐方面的最新态势,确认了双方作为盟友要加强合作与协调的决心。

与此同时,电话会晤当天的早些时候,加沙地带与以色列交界处发生了示威活动,被封锁的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汇聚在边界地区,要求其返回历史上的巴勒斯坦土地的权利。这次示威还旨在迫使以色列解除对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长达10年的封锁。

伊朗

据法尔斯通讯社31日报道,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表示,如果不对伊朗实施更严厉的国际制裁,沙特可能会在未来1015年内与伊朗发生战争。关于也门战争,沙特王储解释道,即使不干涉也门也会导致更大的危机。如果在2015年我们没有行动,今天也会看到也门被胡塞武装和“基地”组织分割。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加塞米严厉批评沙小萨勒曼对伊朗的上述言论,称对方是缺乏历史知识的新手。

据塔斯尼姆通讯社31日报道,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猛烈抨击以色列政府于30日在加沙地带边境向巴勒斯坦示威者发动攻击。有消息称,此次袭击造成16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另有1400多人受伤。

据悉,此次在加沙举行的集会正值“土地日”。1976330日,生活在以色列的6名巴勒斯坦人在抗议以色列侵占巴勒斯坦土地的集会中被以军士兵开枪打死。为纪念死难者,巴勒斯坦将330日定为“土地日”。

据梅赫尔通讯社31日报道,针对以色列政府30日对巴勒斯坦抗议者的袭击,伊朗革命卫队发表声明,要不遗余力地帮助巴勒斯坦人实现其权利。伊斯兰革命卫队称此次袭击的目的是确保假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生存,并指责中东地区一些傀儡政府与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者保持秘密关系,并宣称西方和该地区一些国家对以色列政权的支持将无济于事,因为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将铲除“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政权”。

据梅赫尔通讯社30日报道,伊朗外交关系战略委员会负责人哈拉齐在访问巴基斯坦期间与信德省首席部长赛义德·穆拉德·阿里·沙举行会谈时表示,希望目前与巴基斯坦的谈判能够为促进两国之间的银行交易铺平道路。

在会议期间,双方还讨论了消除现有银行障碍的方法。信德省首席部长表示希望两国签署的向巴基斯坦输送天然气的合同尽快生效,还建议伊朗公司可以与巴基斯坦方面合作进行联合项目。哈拉齐表示希望双方的谈判能够引进一家巴基斯坦银行,以促进与德黑兰的银行交易。

据梅赫尔通讯社30日报道,伊朗副外长阿巴斯·阿拉加希在塔什干与乌兹别克斯坦外长卡米洛夫举行会谈时表示,阿富汗目前的局势令人担忧,伊朗准备扩大与乌兹别克斯坦在建立阿富汗和平与稳定方面的合作。

此外,他还表示希望伊朗和乌兹别克斯坦在经济、运输和贸易领域的双边关系得到进一步发展。卡米洛夫对双方在阿富汗建立和平与安全的合作表示欢迎。他还表示欢迎伊朗总统鲁哈尼访问塔什干,乌兹别克斯坦准备在政治、经济和贸易领域加强与伊朗的关系。

据法尔斯通讯社30日报道,伊朗驻俄罗斯大使萨那伊和俄罗斯总统的中东问题特使博格丹诺夫于30日在莫斯科举行会谈,双方就包括有关也门和叙利亚在内的一系列问题交换了意见,并讨论了中东地区的最新事态发展。萨那伊和博格丹诺夫在讨论也门的人道主义状况时,共同强调了为向贫穷的也门派送人道主义援助铺平道路的重要性。此外,双方还就伊朗、俄罗斯和土耳其将于下周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主题为叙利亚停火担保人的会议进行了讨论。

据法尔斯通讯社31日报道,伊朗驻俄罗斯大使萨那伊与俄罗斯副外长伊万诺夫举行会谈,讨论了包括为两国公民提供更多领事合作和签证便利的双边合作问题。此次会谈,双方强调了发展领事合作的必要性,认为需要召开专家级会议,建立新的领事馆并采取切实行动实现两国的经济目标以及解决居住在俄罗斯的伊朗公民问题。

沙特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331日,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表示,沙特军队仍留在叙利亚境内是为了打击伊朗势力,目前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还继续执政,希望他不要成为伊朗手中的“傀儡”。

当谈论到美国军队仍驻留在叙利亚境内时,王储表示,美国军队应该驻留,至少要驻留一段时间但不是长期的。美国驻军是为了防止伊朗扩大其对中东地区的影响力,美军的存在将确保美国在确定叙利亚未来发展发挥作用。

利比亚

据利比亚快报(Libya Express331日报道,“伊斯兰国”组织官方媒体“阿玛卡”(Amaq)通讯社宣称其对周五利比亚东部城镇艾季达比耶(Ajdabiya)发生的自杀式汽车爆炸事件负责。

据悉,在阿贾达比亚东部的检查站,发现8名士兵被打死,11人受伤,均来自哈利法•哈夫特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该镇的Emhemed Emgaryef医院的消息人士说。

据《华盛顿邮报》称,在此次袭击发生不到一个星期前,美军通过恐袭击毙了两名“基地”组织成员,其中一名位于利比亚南部高级征兵人员穆萨•阿布•达乌德。

据利比亚观察网331日报道,欧盟边境援助团(EUBAM)主席文森佐•塔利亚费里(VincenzoTagliaferri)已就该组织成员在布鲁塞尔世界海关组织执行委员会第37届会议期间坐在本应分配给利比亚的位置作出道歉。

这是利比亚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西亚拉周四在的黎波里参与会谈时提出的。西亚拉呼吁尊重利比亚的主权,他说“利比亚将不会被代表,也不会被利比亚人所接受。”他还要求采取决定性的措施来维护国家的威望和主权。

摩洛哥

据《青年非洲》网站330日报道,位于摩洛哥东北小城杰拉达“人民起义”持续发酵。摩洛哥左翼团体在首都拉巴特指责政府在杰拉大老城的镇压行为,并称自3月中旬以来已有至少70人被捕。杰拉达“人民起义”运动是继2016年胡塞马后第二起大规模民众游行示威,据摩人权组织称,这一现象不是个案,而是整个摩洛哥当前社会和经济问题的缩影。

2011年修法宪法以来,穆罕穆德六世主持了数量惊人的“大项目”(Mega projects),涉及港口、新能源、农业食品等诸多行业,经济发展也在总体上涨。然而,摩洛哥失业率,尤其是年轻人的失业率不降反升,有26.5%15-24岁年轻人没有工作。另外一个问题是,除了拉巴特、卡萨布兰卡、肯尼特拉和丹吉尔,其他摩洛哥城市几乎没有发展项目,社会公平也能很难得到保证。

卡塔尔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328日,卡塔尔向联合国安理会写信申诉巴林飞机擅闯卡塔尔领空一事。在信中,卡塔尔强调自己完全有权利继续对这种挑衅的不负责任的行为采取应对政策,要求安理会依据联合国宪章采取措施保护国际和平安全。

巴林

据巴林通讯社报道,329日,阿拉伯国家集团呼吁巴林王国在2018312日至23日举行的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62届会议闭幕式上发表题为“实现两性平等的挑战和机遇、赋予农村女性权利”的综合声明。

阿拉伯集团表示,该声明最终列入了若干要点,其中包括保障农村地区妇女和女童工作的权利,实现正义、公平和同工同酬,保证工作环境安全卫生条件,促进立法和行政改革,禁止劳动就业市场对女性的歧视待遇,确保农村妇女能够获得和掌握土地和其他财产,如信贷、借贷、自然资源以及信息和通信技术等生产性资源和资产;增加农村妇女在工会和劳工组织中担任领导职务的机会; 切实代表农村劳动女性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