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孙德刚:域外大国干预下,叙利亚危机出路何在
发布时间: 2018-04-16 浏览次数:

414日,在最近发生的化武事件真相未明之际,美英法匆匆对叙利亚发动了一轮空袭。这一未得到联合国授权的行动显然不具备合法性,凸显其唯我独尊的霸权主义心态。

与此同时,这次军事行动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效果,体现出西方国家对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政府不断得势而自身在叙利亚影响力不断下降的焦虑。今年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持下,取得东古塔军事行动的节节胜利,使西方支持的代理人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目前特朗普忙于今年中期选举,英法等国都有自己的国内议程,德国明确宣布不参与叙军事行动,表明西方大国无意向叙利亚派出地面部队,更没有意愿与俄罗斯在叙形成对冲乃至直接摊牌。美国希望通过空袭打乱俄罗斯和伊朗帮助叙利亚政府收复失地的节奏,乐见叙乱局使俄和伊朗长期陷入战争的泥潭,消耗其国力,同时自身避免重蹈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战争的覆辙。

战火肆虐,难民潮涌,历历在目。从“阿拉伯之春”至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自身战略利益为出发点,从未停止在叙利亚煽风点火。自20113月叙利亚生乱以来,这场危机从一场内生性、求变革的社会运动,变成了外部力量争夺地缘政治利益的代理人战争,“伊斯兰国”组织、“拯救阵线”和“沙姆解放组织”等趁机浑水摸鱼,攻城略地。叙利亚人民成为这场政治游戏的最大牺牲品,迄今冲突已造成近50万人死亡,760万人流离失所,近510万人沦为难民。

七年来,叙利亚问题的主要矛盾在悄然发生变化。危机爆发初期,主要是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围绕“国家制度与政权组织形式”的矛盾,矛盾双方是政府与反对派;中期,随着“伊斯兰国”的得势坐大,叙利亚的主要矛盾变成了“恐怖与反恐”,该国乱局为恐怖主义活动提供了天然温床,也成为国际社会反恐的重要战场;近年来,随着国际反恐取得阶段性胜利和“伊斯兰国”的落败,域外力量之间“主导与反主导”的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叙利亚局势因此更趋复杂。

首先,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恶化加剧叙地缘政治争夺。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以来,美国联合其他西方大国对俄制裁不断加码,美国指控俄干预大选,批评俄在美国利用使领馆从事间谍活动,关闭在西雅图的俄领馆。近期,受俄罗斯和英国“间谍中毒事件”的影响,美、英、法等西方国家陆续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美俄、英俄关系降至冰点。俄罗斯与西方冷战全面升级,加上叙利亚历史上是法国的势力范围,导致美、英、法以叙利亚化武袭击平民为由,宣布对叙化武储存和研究中心进行精准打击。叙利亚化武危机迄今已发生过三次,化武袭击事件和西方的反应只是表象,其背后是俄罗斯与西方战略互信的缺失和冷战回归,尤其是双方在全球范围内地缘政治博弈升级加剧了叙局势紧张。美英领导人在14日空袭后公开点名批评俄政府和普京总统本人,体现出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已陷入难以调和的安全困境。

其次,中东集团政治的重组加剧地区国家在叙争夺。叙利亚地处中东的十字路口,是阿拉伯大国与以色列、土耳其和伊朗争夺势力范围的重点地区。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伊朗联合黎巴嫩真主党,积极支持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土耳其则在叙北部阿夫林等地区建立缓冲地带,扶持叙利亚自由军;沙特等海湾地区大国积极支持叙伊斯兰武装力量;叙库尔德人则得到了以色列的暗中支持。近年来,中东地区大国蠢蠢欲动,纷纷卷入叙权力争夺。2016年沙特率众与伊朗断交;2017年沙特又联合多国“围殴”卡塔尔,与卡塔尔背后的支持者——土耳其关系恶化。受此影响,不仅逊尼派和什叶派两大阵营的冲突升级,而且逊尼派内部力量也开始分化组合,甚至还出现了以色列和沙特公开合作对付伊朗和叙利亚政府的新现象。叙利亚危机爆发多年来,以色列一直隐藏在幕后。然而,随着伊朗在叙军事部署的常态化,以色列日益坐立不安,甚至发生了以军F-16战斗机遭叙政府军击落、以军空袭叙境内伊朗军事设施的事件。这些都意味着,在零和博弈的逻辑下,中东地区大国已深陷对抗迷局而难以自拔。

最后,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的争夺加剧。经过长达7年的较量,无论是政府军还是反对派,都产生了厌战情绪,希望叙危机能够以谈判与对话的方式得以解决。联合国、阿盟以及中国、俄罗斯、美国等大国均设立叙利亚问题特使;联合国启动了叙利亚危机解决的日内瓦和谈进程;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发起阿斯塔纳和谈进程;俄罗斯启动了叙利亚问题索契谈判机制等。在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积极劝和促谈下,叙利亚局势一度出现了和平的曙光,达成了叙利亚四个“冲突降级区”的共识。然而,受外部势力干预的影响,每次短暂的和平出现后,各方就会进入新一轮军事冲突。政府军、自由军和库尔德人武装人民保卫部队常常在外部力量的推波助澜下,沦为代理人。“伊斯兰国”和“沙姆解放组织”等成为大国地缘政治斗争的工具而被利用,加剧了各方之间的不安全感。七年的战争削弱了叙利亚国家认同;外部势力的干预强化了叙内部各种组织的教派认同和族群认同,打破了各方之间脆弱的平衡,分歧难以弥合。

总而言之,如果域外和地区大国不能从“零和博弈、绝对安全、赢者通吃和集团政治”的陈旧安全观中跳出来,叙利亚将注定长期深陷“代理人战争”的泥潭中。尊重叙利亚人民的自主选择,而不是任由外部力量越俎代庖,才能为叙利亚危机找到根本出路。

(作者:孙德刚,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

来源: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