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青年论坛
王晋:伊拉克大选:新希望与新挑战
发布时间: 2018-05-16 浏览次数: 139

作为击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之后的首次大选,2018年议会选举对于伊拉克意义重大。一方面此次选举是近些年伊拉克在相对和平与稳定的状态下举行的首次大选,因此能够反映出民众对于政府和各个政治派别的态度;另一方面,伊拉克仍然面临诸多矛盾与危机,尤其是涉及战后重建、政治腐败、教派纷争和库尔德问题,未来的伊拉克中央政府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都将与这次伊拉克大选结果息息相关。

这一次伊拉克大选最大的亮点之一,在于伊拉克国内什叶派政治阵营不再以一个声音说话,不再以一个政治声音来参与竞选,在过去的数次选举中,什叶派政治力量相对较为抱团,往往形成一个或者两个政治阵营来统一参选。但是在这次选举中,什叶派形成了五个政治阵营,其中包括现任总理阿巴迪的“胜利联盟”,前总理马利基的“法制联盟”,“人民动员军”、萨德尔运动等都组建了自己的政治党派参加了选举。

另一个亮点,是伊拉克国内跨派别的政治力量合作,比如来自于什叶派的萨德尔运动,传统上是受到来自于萨德尔家族的领导,而现任萨德尔运动领导人穆克塔达·萨德尔,尽管秉持着什叶派政治理念,但是在此次选举中与伊拉克共产党组成了竞选同盟共同参选。与此同时,一些逊尼派政治人物也参与到了什叶派的政治阵营当中,比如“胜利联盟”中就有一些逊尼派政治人物参与选举。

在此次选举中,伊拉克民众的投票率并不太高,根据一些数据显示似乎只有30%的投票率,这与过去几次大选相比,投票率偏低。但是此次大选的投票率低并不完全是由于民众对于政府不满所造成的。这种原因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伊拉克安全局势不佳所造成的。尽管活跃在伊拉克境内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被击败,但是一些伊斯兰极端分子仍然试图在伊拉克境界发动袭击,而大选这种人员密集、国际关注度高的场合,更加适合成为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在此背景下,伊拉克安全机构为了保证大选安全,决定在国内实施宵禁,并且停开了许多地区的公交车;与此同时,为了安全考虑,很多投票站被设在了远离城市中心的郊区地带,这就意味着很多投票者必须开车早早的前往投票点投票,而那些没有私家车或者本来就缺乏足够政治认清的民众,往往很难前往投票站点投票。

与此同时,尽管伊拉克政府在此次选举中推广了“在线投票”系统,民众只要登录伊拉克政府网页就可以投票参选,但是从当前看,以伊拉克政府的在线投票系统并不完备,很多民众无法通过在线系统成功投票,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年轻民众的投票热情。

尽管计票工作很快就可以结束,得票结果和议席分配情况大体上也可以明确,但是距离伊拉克政府组阁成功,还需要不少的时间。一方面,伊拉克议会大选解雇需要得到伊拉克最高法院的承认,而这一般需要等到大选结果公布之后15天左右;另一方面,伊拉克大选结果公布和最高法院承认之后,伊拉克政府组阁仍然需要各个党派私下交易和讨论。在2003年之后的历次议会选举中,并未出现一个单独政党独揽议会多数席位的情况,因此伊拉克总统将会指定得票最多的政党在规定时间内组建与其他政党的执政联盟,而如果该政党并未成功组阁,那么将由第二多的政党继续尝试组阁。这就意味着,在大选结果公布之后,相关的议会政党领导人将会通过大量的“幕后交易”,来促成政党联盟的产生,进而组建新一届的伊拉克政府。

从当前看,现任总理阿巴迪连任的可能性很大,从2014年接任被迫辞职的马利基以来,阿巴迪成功的改善了伊拉克国内安全形势,组织国内各个武装力量击败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这些都是阿巴迪政府的“政绩”。但是伊拉克大选仍然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比如2010年伊拉克大选,当时并不太被看好的前总理阿拉维领导的政治力量,出人意料的超越了时任伊拉克总理马利基,最后各方因为“计票舞弊”而陷入争执。因此未来究竟谁获得大选胜利,还需等待最终的计票结果,尤其是在大选公布之后,各个政治力量之间的相互沟通和交易。

未来无论谁当政,伊拉克政府仍然面临着诸多压力,尤其是伊拉克国内在战后继续的经济重建,安置因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而带来的伊拉克难民,尤其是在巴格达以西安巴尔省的大量逊尼派难民;此外伊拉克新政府未来将如何处理与国际和地区大国,尤其是沙特和伊朗的关系,如何处理库尔德问题,这些大都将是未来伊拉克政府面临的敏感议题,也将继续考验伊拉克政治人物的政治智慧。

(作者:王晋,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来源:观点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