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高尚涛:美国迁馆引“众怒”?伊斯兰世界其实各怀心思
发布时间: 2018-05-23 浏览次数: 88

近日,美国将其驻以色列使馆正式迁往耶路撒冷,引发了巴勒斯坦和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中东局势尤其是巴勒斯坦安全形势变得更加紧张。那么,美国这一迁馆事件能够引起严重后果吗?

美国迁馆对巴勒斯坦的伤害

尽管美国早在近半年前就宣布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决定将美国驻以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但是,当美国于514日这个敏感时间点将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时,还是大幅挑动了巴勒斯坦甚至整个伊斯兰世界的神经。514日是以色列建国日,也是巴勒斯坦人认定的“灾难日”的开端,巴勒斯坦每年都在这个时间举行纪念活动、举行难民回归大游行,以铭记耻辱、争取权利,唤起国际社会关注。美国在这个日子迁馆,对巴勒斯坦人的伤害可想而知。

巴勒斯坦对此做出强烈反应,巴解组织主席阿巴斯拒绝跟美国政府代表会谈,并声称巴解组织将不再接受美国作为巴以和谈的调解人,哈马斯号召巴勒斯坦人奋起反抗以色列,数千来自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和来自约旦河西岸、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百姓,彼此呼应,走上街头,抗议特朗普的政策和以色列的占领。

迁馆事件会否导致局势失控?

美国迁馆事件在中东地区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混乱,巴勒斯坦的抗议活动持续多日不能平息,以色列加强了对边境地区和实际控制线附近的管制和封锁,严禁巴勒斯坦抗议群众越界,对试图冲击封锁线的巴勒斯坦人进行严厉镇压,巴勒斯坦方面的伤亡人数迅速增加。但是,截止目前,巴勒斯坦人的抗议活动尚未导致大规模武装冲突,巴勒斯坦人也没有有效冲破以色列的控制线。鉴于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地区构筑了强有力的管控和约束机制,巴以之间因巴勒斯坦抗议而导致局势失控的可能性不大。

美国迁馆事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普遍不满。欧盟国家和俄罗斯等国虽然表达反对,但这些国家在巴以问题上的利益不大,不会认真投入,也难以改变大局。值得注意的是同为伊斯兰阵营、与巴勒斯坦具有道义关系的土耳其、伊朗、阿拉伯国家的立场。这些国家如果能大力支持巴勒斯坦,巴勒斯坦就可能甩掉美国,缓慢改变巴以局势走向;否则,巴勒斯坦将仍然难以摆脱以色列控制。那么,这些国家能发挥多大作用呢?

美国宣布迁馆耶路撒冷以来,伊斯兰世界一片反对之声。其中,土耳其反应最为激烈,且动作频频。土耳其先是召集了伊斯兰合作组织紧急首脑会议,集体谴责美国和以色列,宣布承认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国首都。然后,埃尔多安陆续跟多国首脑协调立场、商讨对策,他还驱逐了以色列驻土耳其大使和驻伊斯坦布尔领事人员,并对以色列镇压巴勒斯坦抗议群众事件表达强烈不满,宣布对巴勒斯坦进行人道主义援助。

但是,土耳其的所作所为给人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它既没有为巴勒斯坦反制以色列和美国提出切实有效的直接建议,也没有为帮助巴勒斯坦摆脱被动地位和孤立处境提供可行方案。或许埃尔多安更希望借声援巴勒斯坦、抨击以色列和美国的机会,提高自己在伊斯兰世界的声望,并在库尔德问题和居伦问题上获得一些对美国的筹码。所以,土耳其不太可能对巴以局势产生实质性影响。

伊朗在这一问题上的反应也比较积极,伊朗不仅积极参加土耳其主持的伊斯兰合作组织会议,还不断建议土耳其建立反对以色列的统一伊斯兰运动。但是,土耳其对此反应谨慎。在什叶派的伊朗与逊尼派国家(包括土耳其)展开全面竞争并频频得手的背景下,土耳其担心自己被伊朗利用和出卖。再者,根据经验判断,伊朗更关心借助巴勒斯坦危机,介入和影响巴勒斯坦政局,对抗美国的制裁和封锁。所以,伊朗的建议很难获得土耳其和其它逊尼派国家的支持,伊朗也难以对巴勒斯坦提供实质性援助和支持。

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对美国迁馆事件的态度比较暧昧。从道义层面上,沙特、约旦、埃及等国抗议美国和以色列的做法,对巴勒斯坦表示同情和支持。但是,从现实利害关系考虑,沙特等国更需要美国和以色列。因为,逊尼派阿拉伯国家普遍推出了经济多元化发展和国家现代化计划,急需美国和以色列的指导和支持;另一方面,逊尼派阿拉伯国家更需要美国和以色列的战略配合以应对什叶派国家伊朗在中东扩张其影响。所以,从这两方面的战略需要出发,沙特、埃及等主要阿拉伯国家正在与美国和以色列构建一个新的中东联盟。在这一背景下,阿拉伯国家大幅削减了对巴勒斯坦的援助,并对巴勒斯坦的“亲伊朗”倾向保持高度警惕。

基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判断,美国迁馆事件不大可能引发巴以问题持续发酵并导致局势失控。

美国之外,谁堪调停巴以之任?

在目前形势下,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高度控盘,巴勒斯坦没有足够的自主性,如果没有外部势力的强有力介入,巴勒斯坦没有办法有效主张自己的权利,只能坐看巴以局势继续滑向以色列的“一国方案”。

以色列借口巴勒斯坦没有跟自己完全签署和平协议,对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和东耶路撒冷实行严格的军事管制,导致巴勒斯坦经济活动和对外贸易举步维艰,经济凋敝。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主要收入依靠少量税收和大量国际援助。但是,巴勒斯坦的税收主要靠以色列代收和转移支付,巴勒斯坦近80%的国际援助也要通过以色列代收和转移支付。以色列如果感觉巴解组织和哈马斯不够友好,就停止支付,给巴勒斯坦制造经济困难。即使进行转移支付,以色列也不直接支付现金,而是将其转换为食品、能源和日用生活用品等交给巴勒斯坦,避免后者将这些货币武器化。以色列对巴勒斯坦近乎绝对的控制,导致巴勒斯坦处于绝对弱势地位,无法平等有效地与以色列抗争。在这种形势下,如果没有外力介入,巴勒斯坦会处于绝对不利地位。

所以,巴以和平进程急需外力介入,这不是以色列的迫切需求,而是巴勒斯坦的当务之急。那么,如果巴勒斯坦不接受美国的调停,哪个国家还能胜任巴以和谈调停者的使命呢?这样的国家必须同时能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产生重要影响,而且有足够的内在动力去做这件事。

目前来看,除了美国,其它国家很难完全符合条件。

欧盟国家和俄罗斯等国,如前所述,在巴以问题上没有太多的利益和动力,很难在巴以问题上发挥足够影响力。土耳其在巴以问题上很积极,但它具有批评以色列的内生要求,且与以色列关系紧张,除非在战场上打败以色列,土耳其很难对以色列产生实质影响。然而,土耳其在战场上打败以色列的可能性,无论从动机还是从实力看,都微乎其微。土耳其也不太可能在巴以问题上投入过多。伊朗在美国、以色列和逊尼派国家的集体围堵和压制下,自顾不暇,更谈不上推动巴以和谈、为巴勒斯坦主张权利了。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目前正在美国操盘下,暗中跟以色列战略合作,共同对付伊朗和其它什叶派国家,难以为巴以和谈以及主张巴勒斯坦权利出力。

与这些国家不同,美国尽管偏袒以色列,但能够对以色列产生重要影响,如果没有美国的鼎力支持,以色列很难在中东长期立足,因此以色列很难完全忽视美国的意见和要求。同时,美国是巴勒斯坦的主要援助国,虽然阿巴斯强调耶路撒冷不可交易、美国迁馆后将失去巴勒斯坦信任,但如果没有美国的援助,巴勒斯坦的生存都会变得困难;如果没有美国压制以色列的野心膨胀,巴勒斯坦连最低限度的自治都难以实现。同时,美国具有主导解决巴以问题的内在冲动。所以,尽管阿巴斯拒绝美国参与巴以和平进程,但从技术层面看,美国仍是胜任此事的主要国家之一。

所以,从短期看,美国迁馆事件可能会使巴以和谈陷入僵局,美国对巴以和平进程的影响减弱。但从中长期看,美国仍会是巴以和谈主要调停者。这意味着,迁馆事件不会导致美国失去在巴以和谈中的主导地位。

(作者:高尚涛,外交学院教授、中东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