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青年论坛
王晋:“世纪交易”:巴以问题的新方案?
发布时间: 2018-06-25 浏览次数: 10

在巴以和谈已经陷入多年僵局的背景下,美国似乎正在酝酿新的巴以和平方案,即要求海湾国家在加沙地区投资10亿美元,缓和安全局势,帮助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家。当特立独行的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之后,其提出的如此颇具争议的巴以和谈方案,也被国际舆论戏称为“世纪交易”。

长期以来,巴以和谈最根本的思路,就是通过“土地换和平”的方式来实现巴以和平,即以色列让渡控制下的全部或者部分巴勒斯坦土地,帮助建立巴勒斯坦国家,以此作为巴以和平相处的基础,也是长期以来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正式承认以色列的重要前提条件。

“土地换和平”思路解决巴以问题,一方面是由于以色列对于巴勒斯坦土地现实上的占领和控制:时至今日,约旦河西岸仍然被划分为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控制的A区、由以色列-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共管的B区和由以色列完全控制的C区;加沙地区尽管长期由哈马斯占领,但却受到以色列的封锁;耶路撒冷更是被以色列长期占领。另一方面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将巴以问题和与以色列建立双边关系挂钩,其中最著名的就是2002年阿拉伯国家联盟首脑峰会上,提出的用巴以和平换取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建立正常关系的“阿拉伯和平倡议”。

然而,在巴以和谈的具体进程中,“土地换和平”如何实施,则成了最大的难题。尽管国际社会普遍要求以色列撤离1967年以来占领的阿拉伯领土,帮助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主权、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家,并且根据联合国194号决议案公正解决巴勒斯坦难民问题。但是涉及到具体方案,巴以双方存在着分歧。比如耶路撒冷归属问题,以色列希望将耶路撒冷城郊的阿布迪斯地区,作为新的“东耶路撒冷”,让渡给巴勒斯坦作为其未来的首都,而保留对耶路撒冷老城的控制权。在撤离至1967年停火线的问题上,以色列右翼政党“我们的家园以色列”领导人、国防部长利伯曼提出“土地换土地”方案,即将以色列北部某些巴勒斯坦人聚居区划拨给未来的巴勒斯坦国家,换取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加入未来以色列国土;以色列右翼“犹太家园党”领导人、以色列教育部长本内特提出“和平换和平”方案,即巴勒斯坦放弃对东耶路撒冷的要求,以换取以色列同意在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以及加沙地带建立巴勒斯坦国家。

应当指出的是,当前巴以和谈的具体情况,不再是巴以双方“如何谈”,而是“如何坐下来开始谈”的问题。巴以双方长期都为开展谈判设置先决条件。对于以色列来说,“先决条件”无外乎是“巴勒斯坦停止针对以色列和犹太目标的袭击”“巴勒斯坦停止资助袭击者家属”,而巴勒斯坦的“先决条件”,无外乎“释放被以色列关押的巴勒斯坦囚犯”“停止(或者暂时停止)在约旦河西岸修建犹太人定居点”这两项。无论是以色列还是巴勒斯坦的“先决条件”,事实上都成为了新的难以解决的“老议题”。

从以色列角度看,“停止修建约旦河西岸定居点”,则意味着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政府将会面临巨大的内部压力;而“释放巴勒斯坦囚犯”,尤其是按照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要求“全部释放”,则意味着很多囚犯,尤其是一些在以色列人眼中的“恐怖分子”,将要被释放,这对于以色列社会来说,难以接受。

因此,在当前的巴以僵局面前,特朗普政府及其领导的“亲以色列”中东外交团队,在巴以问题上试图提出自己的新方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不再将难民回归问题作为巴以谈判的重要内容;拉拢沙特、约旦和埃及等国游说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总的来说,就是要求巴勒斯坦人放弃对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区的诉求,转而通过在当前巴勒斯坦控制地区建立“巴勒斯坦国家”,辅之以阿拉伯世界巨大的财政支持,来形成新的巴以和平路径。

特朗普的“世纪交易”,源自于特朗普政府和沙特为首的海湾阿拉伯国家对伊朗的警惕和恐惧,因此希望通过巴以问题的解决,促成以色列-沙特地区联盟的正式形成,在中东地区遏制伊朗的影响力。而饱受占领和颠沛流离之苦的巴勒斯坦人,似乎成为了被阿拉伯国家遗忘的角落。

(作者:王晋)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