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郭长刚:埃尔多安胜选实属意料之中
发布时间: 2018-06-26 浏览次数: 50

当地时间624日晚,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宣布自己赢得土耳其总统选举;当地时间625日中午,共和人民党候选人穆哈雷姆·因杰宣布接受大选结果。尽管最终计票结果预计要到629日才能由土最高选举委员会公布,但该委员会已经宣布尚未计数的剩余选票不会影响选举结果,因此,此次总统大选的结局已定:埃尔多安如愿以偿,他的“新土耳其”时代已经来到。

根据对98.8%选票的统计结果,在六名候选人中,埃尔多安赢得52.5%的选票;共和人民党候选人穆哈雷姆·因杰获得30.7%的选票,排名第二;好党的梅拉尔·阿克珊奈尔、人民民主党的塞拉哈廷·德米尔塔什得票率都在约7%;其他两位候选人得票率均低于1%

多数候选人“陪太子读书”

这一结果出乎不少分析者的意料,因为埃尔多安最近几年所面临的政治局面俨然一蟹不如一蟹:2015年两场议会选举、2016年未遂政变、2017年修宪公投“惨胜”、紧急状态已延长七次……这次他甚至不得不提前17个月举行大选。因此,很多人都认为埃尔多安恐怕这次将不得不通过第二轮选举才能最终胜出。但如果对埃尔多安的竞选承诺和土耳其的社会政治发展的内在脉络有所了解,这一结果可以说是符合预期的。

埃尔多安的五位竞争者中,好党、人民民主党、幸福党、爱国党的候选人其实是“陪太子读书”,难以对埃尔多安构成威胁。

好党是在201710月从民族行动党中分裂出来的,因为反对修宪公投,曾担任过土耳其内政部部长的梅拉尔·阿克珊奈尔与民族行动党分道扬镳。该党在共和人民党的支持下发展势头迅猛,埃尔多安之所以决定提前进行大选,多少与好党的威胁有关。这次议会选举好党得票率超过10%,顺利进入议会,这对一个成立不到一年的政党来说是巨大的胜利了。但考虑到土耳其的特殊社会文化背景,他们要接受一位女性总统恐怕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幸福党是上世纪60年代末崛起的一系列伊斯兰政党的余脉,奉行内杰梅丁·阿尔巴坎制定的“反西方、亲伊斯兰”路线,埃尔多安和前总统居尔等都曾是该系列党派的重要成员。该党影响力有限,上次议会选举也远未达到10%的门槛。起初他们试图说服前总统居尔代表该党参加总统竞选,但没有成功,估计居尔本人也对该党缺乏信心。最终约1%的得票率与该党的真实影响力是一致的。

人民民主党主张库尔德民族主义,近年来因为库尔德人问题持续发酵而影响力大增,通过上次议会选举进入议会,但该党的少数族裔民族主义主张注定它在土耳其社会不可能得到大多数民众的支持。此次议会选举继续获得11.56%的得票率,与上次基本相当。

爱国党脱胎于土耳其左翼运动,是一个持社会主义信念的袖珍党,只有约5万党员,社会影响力非常有限。

“网红议员”与埃尔多安对决社会民生问题

共和人民党候选人、“网红议员”穆哈莱姆·因杰得票率达到了30.7%,印证了他是埃尔多安最大威胁的普遍看法。共和人民党以世俗主义捍卫者自居,是一个老派的凯末尔主义政党。在土耳其民众眼中,该党代表的是西化精英分子,他们在失去执政地位成为反对党后,往往都是为了反对而反对,鲜有切实可行的改革措施,所以始终得不到广大民众的支持,之前历次选举支持率大都徘徊在23%-25%之间。此次共和人民党的议会得票率仅为22.72%,低于普遍预期,更低于因杰本人的总统得票率,该党党魁凯末尔·奎里达奥卢将承受巨大压力。

穆哈雷姆·因杰的总统竞选之所以表现优异,在于他一改共和人民党传统,开始关注社会和民生,如在教育方面主张学生午餐、文具、书包一律免费,免除学杂费,提升教育质量,提升教师薪资待遇等;在社会民生方面提出实施家庭保险,提高工资标准,退休人员可领双份工资,减税等。要知道,在土耳其的大选中,老人和学生是两个重要的“票仓”,因杰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展示了他政治家的眼光,未来他会给共和人民党带来重大改革也并非不可期。

如果说因杰抓住了社会与民生这两个选民最为关注的问题,埃尔多安在这方面显然更为老到,所做出的竞选承诺也更加实在,具有可操作性,他赢得大选也就顺理成章了。埃尔多安承诺:对所有的退休人员、工伤人员等节日慰问金双倍发放,其中2018年第一笔节日慰问金在6月的第一周已发放;老人赡养费在原来的基础上上调88%;教育特赦,原在校学生因各种原因导致学籍冻结而无法返校完成学业的学生,将获得政府支持以继续学业;扩大社会福利覆盖范围,提升退休教师、护士、教职及管理人员等的工资;公共运输行业减税等。

土耳其民族主义再获胜利

另外,此次大选的结果也非常明晰地体现了土耳其社会政治发展的内在逻辑,是土耳其民族主义的胜利,亲美国或西方的政党已越来越失去民众的支持。

上世纪70年代伊斯兰政党崛起后,土耳其即开始在国家政治模式上突破凯末尔主义的西化政策,强调伊斯兰传统和民主政治的结合,寻求宗教与世俗主义之间的平衡。埃尔多安的正发党执政后,继续强化这一模式,在外交方面表现尤为明显,即不再对美国、欧洲一边倒,而是积极介入中东事务,以伊斯兰世界的领导者自居,奉行多维度的独立外交政策。土耳其社会的这种变化,实际上是上世纪60年代之后全世界范围内对“现代化”也就是“西化”道路反思的一部分。他们对凯末尔主义者(共和人民党)的现代化工程表示怀疑,希望能再造一个与西方文明相抗衡的文明,批判对西方的盲目羡慕与模仿心态。

20167月未遂政变后,正发党开始与持强烈土耳其民族主义立场的民族行动党结成事实上的联盟,此次在总统选举中又建立了选举联盟——“人民联盟”(这个称号本身就充满了政治智慧),埃尔多安和正发党的土耳其民族主义倾向可见一斑。他们先于2017年利用土耳其民族主义进行社会总动员,赢得了修宪公投的成功,这次又继续依托仔细经营出的高涨的民族主义获得总统大选的胜利。

“伟大的土耳其需要强大的领导者!”这是埃尔多安的竞选口号。埃尔多安和他的民族行动党盟友最懂得他们人民的需要,或者说巧妙地“培育”和恰当地“供给”了土耳其人民的需求。

(作者:郭长刚,上海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