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联合早报:土耳其选举与民粹主义
发布时间: 2018-06-26 浏览次数: 10

土耳其政治强人埃尔多安在刚举行的全国大选中,于第一轮投票便赢得过半选票连任总统;他所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也和盟党国民运动党赢得国会过半议席。土耳其在去年通过争议性很大的修宪公投,赋予总统更大的行政权力。尽管面对反对派的强有力挑战,选举结果表明埃尔多安所代表的民粹主义力量依然强大。这也显示世界各地逆全球化的势头方兴未艾,并且正以排外的诉求和政治形式不断予以挑战。传统的全球化精英阶层要改变这股逆流,必须同时提出能引起共鸣的新论述,且解决全球化所导致的贫富悬殊和身份认同危机。

同国际媒体所预测的相异,埃尔多安在第一轮总统投票就以超过52%得票率击败另两名对手。由于投票率高近87%,埃尔多安的胜选意味着土耳其不但将延续强人政治时代,更因为总统权力的扩大而更为集权。在国会选举方面,正义与发展党得票率为42%,加上盟党的11%,巩固了埃尔多安的统治权。土耳其货币里拉因而升值了超过1%,显示市场相信总统和国会将不会出现权力斗争。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外土耳其人最集中的德国,埃尔多安的支持率还高于国内。他的当选因而代表了土耳其民族主义乃至民粹主义的胜利。

土耳其去年抗争不断、以微差通过的修宪公投,把内阁制改为总统制,新总统有权委任部长、法官和高级官员;新总统也有权颁布具有法律效果的行政命令。连任总统的埃尔多安因而将进一步大权在握,也势必面对欧美国家抨击其违背民主精神。在外交上,埃尔多安反对欧盟的开放移民政策和同俄罗斯对立的政策、在介入叙利亚内战时同美国利益不一致等问题,今后恐怕会进一步加剧。埃尔多安质疑欧盟政策的立场获得民意支持,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世界各地依然强势的反全球化力量。

在欧洲,匈牙利总理欧尔班、俄国总统普京等政治强人反复强调外来威胁,来鼓动国内的民族主义和排外情绪以巩固统治。这些威胁可以是“西方政府”,也可以是“中东难民”。意大利5月举行的国会选举,导致两大持质疑欧盟和反对移民立场的民粹主义政党赢得组阁权。连主张开放移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面对越来越大的国内民意反弹。主张“美国优先”、反对全球自由贸易体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虽然丑闻缠身,基本支持率却没有动摇。这些现象均说明全球化所导致的贫富悬殊、移民和难民大量流动,已经在不少国家引发集体身份认同焦虑的排外情绪。

由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是当前国际秩序所仰赖的基石,这一趋势的地缘政治意义显然不容忽视。反对全球化的民意固然不乏正当性,但其出于恐惧和焦虑而转向强人崇拜的倾向,一方面威胁民主制度的存续,另一方面容易导致排外所引发的暴力冲突。人类文明的历史基本上是一部由战争和贸易所构成的故事。不同群体要不就使用暴力征服异族,要不就通过和平的商业交换和平来往。后者固然更符合人类的利益,但是实例表明,和平的贸易并无法防止战争的发生。

以埃尔多安为代表的民粹主义和排外主义势头,因此预示着未来国际地缘政治所存在的风险。特朗普不但在贸易问题上持续向中国施压,影响全球贸易体系的稳定,对盟国也丝毫不手软,同时对欧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韩国等贸易伙伴的货品加征入口关税。此外,他在移民问题上也采取强硬措施,不惜舆论挞伐而坚持遣返非法移民。短期而言,保护本国国民和国家利益能提高强人的权威,但是长远来看却可能给世界和平带来更多不确定性。支持全球化的精英必须正视这个发展,审视并减轻全球化的副作用,以免国际政治重回丛林状态。

来源: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