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青年论坛
王晋:里拉暴跌只是经济问题?土耳其政治身份变迁迎来重要节点
发布时间: 2018-08-18 浏览次数: 43

土耳其货币里拉近日持续贬值,让土耳其政界措手不及的同时,也进一步加深了土耳其与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更可能成为土耳其自身政治身份变迁的重要节点。对于土耳其来说,与西方渐行渐远似乎已经成为“定局”,而通过拉近与俄罗斯等“东方国家”的关系,谋求独立的大国地位,在“新奥斯曼主义”的指引下更多介入中东事务,也很可能成为未来土耳其外交的侧重点(新奥斯曼主义,就是把土耳其界定为一个与其自身的穆斯林身份能够和平相处的、拥有伟大感和自信的国家——编者注)。

曾经“向西看”的土耳其

土耳其的政治身份在2002年埃尔多安及其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执政以来,逐渐发生变化。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开创了一个世俗主义主导的土耳其现代化进程,1924年废除伊斯兰“哈里发”制度,意味着伊斯兰世界不再拥有一个象征性的“中心”的同时,也让土耳其抛弃了“泛伊斯兰”的政治身份幻想,转而在现有的疆域内努力建立一个“土耳其人的民族国家”。在上世纪20-30年代,土耳其先后放弃了今天伊拉克北部包括摩苏尔在内和叙利亚北部的一些土耳其人聚居区的主权,希望通过“和平国内,和平国外”(这是凯末尔对其睦邻、友好、和平的外交路线的概括——编者注)的原则,建立一个强大的民族国家。

凯末尔开创了一个世俗主义主导的土耳其现代化进程,但是凯末尔明白,历史的影响仍然难以从土耳其人心中彻底消除,伊斯兰文化传统仍然可能会对现代化进程造成重大的挑战和影响。有鉴于此,凯末尔主导下的土耳其政府,宣传“土耳其人”来替代奥斯曼帝国曾有的“穆斯林”政治身份,力主以拉丁文字母代替传统的阿拉伯语字母来书写土耳其语。

在官方话语体系下,“东方的”“愚昧的”“落后的”概念被不断重复并被等同起来,而“西方的”“先进的”“科学的”则被不断的灌输。这种理念之下,来自于西方世界的世俗主义和民族国家观念成功塑造了现代土耳其,而伊斯兰教则成功地被凯末尔限制在了清真寺里。一个西方的、现代的、世俗的土耳其,在政治强人的打造下,屹立于地中海东岸。

在新的土耳其政治身份之下,“向西看”成为了土耳其的对外政策选择。一方面来自于北方苏联的政治军事压力迫在眉睫,在二战结束之后,美国和英国的军事观察团就曾认为,在苏联的进攻下土耳其军队短时期内将会土崩瓦解,土耳其需要加入西方世界来谋求自身的安全保证;另一方面,土耳其国内社会经济格局,也决定了西部沿海地区拥有比中部和东部更加重要的地位,而一战结束之后从原来奥斯曼帝国欧洲地区“回归”的政治精英们把持着土耳其的内外政策,土耳其“向西看”的政治身份也符合政治精英们的世界观。

“向东看”与“新奥斯曼主义”

但是土耳其国内的政治格局却不断受到来自于伊斯兰政治力量的挑战和冲击。当土耳其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带来诸多社会问题,如同任何一个伊斯兰教占主导地位的国家一样,伊斯兰政治力量就会倾向于通过“伊斯兰教法”和“真主之下人人平等”的政治理念来试图解决各类难题。

2002年“正义与发展党”上台执政,土耳其国内伊斯兰政治力量终于成功占据政治舞台的中央。埃尔多安通过巧妙的安排,以“渐进式”的方式削弱军队的力量。2016年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可以被视为土耳其军方,或者是倡导世俗主义力量对于埃尔多安和“正义与发展党”的最后一次挑战。2016年之后不断夯实政治权力的埃尔多安和“正义与发展党”,已经有资格成为土耳其国内政治身份新的塑造者。

作为一个同情甚至代表伊斯兰政治力量的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及其秉持的“新奥斯曼主义”政治理念,逐渐改变了土耳其的对外政策。一方面,土耳其广泛的介入中东地区的敏感事务,从抨击以色列到介入叙利亚内战,从谴责埃及塞西政府到在卡塔尔断交风波中支持卡塔尔,从介入利比亚内战到支持巴勒斯坦的哈马斯,土耳其政府都通过支持和同情“穆斯林兄弟会”及其在中东的分支机构,来构建自己的地区影响力;另一方面,则推动土耳其在库尔德问题、叙利亚北部土库曼人问题、俄罗斯-乌克兰关于克里米亚争端问题、塞浦路斯问题上提出独特的主张。

“新奥斯曼主义”下,一个让自己更多涉入中东地区乃至中亚地区事务的土耳其,一个强调“伊斯兰”而非西方传统政治话语中“自由民主”的土耳其,一个不甘于在地区事务中当西方世界“跟班”的土耳其,必然会迎来与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的矛盾和冲突。当土耳其和美国因为“居伦运动”、“库尔德议题”和“叙利亚问题”等敏感议题的冲突难以化解之时,美国展开针对土耳其的经济制裁也就不可避免,而一个严重依赖外资实现经济增长的土耳其,也就必然会在短时间内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应当注意的是,一个“向东看”的土耳其,所谋求的并不是成为“东方国家”尤其是俄罗斯在地区事务上的“跟班”。“向东看”是战略需要,而并不是卑躬屈膝地寻求怜悯。“新奥斯曼主义”下力图谋求成为“伊斯兰世界领袖”的土耳其,所希望的是成为和俄罗斯、美国等大国同等级别的博弈者。而政治身份定位与现实实力之间的差距,是土耳其未来战略面临的最大挑战。

(作者:王晋,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澎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