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中国青年报:叙利亚伊德利卜决战在即 美欧俄各有盘算
发布时间: 2018-09-12 浏览次数: 44

94日俄罗斯空军出动战机轰炸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反对派武装目标,到97日俄罗斯、伊朗、土耳其3国总统会面为战事“对表”,再到9月,外界开始猜测伊德利卜决战已一触即发,叙利亚政府军打响内战最后一役的枪声只是时间问题。然而,美国、欧洲、土耳其此时却罕见地一致呼吁停战,要求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伊德利卜问题,各方争夺叙利亚政治进程话语权的博弈或许正在发生转变。

叙利亚政府军三面合围伊德利卜

如果说7年的内战已令叙利亚沦为大国博弈的“演武场”,那伊德利卜省则是美国、欧洲、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与叙利亚各派最后争夺的“权利场”。

伊德利卜省位于叙利亚的西北部,与土耳其接壤,人口近300万,三分之一是儿童。从2015年起,伊德利卜省便沦为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伊斯兰极端组织、国际恐怖组织分支的大本营,活跃着数十个反对派组织。其中包括美国支持的库尔德人武装、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被俄罗斯叙利亚认定为恐怖组织的“沙姆解放组织”,以及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等。20175月,土耳其与俄罗斯、伊朗宣布在叙利亚设立4个“冲突降级区”,伊德利卜是其中之一,3国在其周边划定安全线、设立检查站,防止冲突发生。然而,美欧、土耳其与海湾国家从未停止对其“代理人”的支持。目前,这里也是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和极端组织在叙利亚境内控制的最后一块主要地盘。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97日在安理会会议上表示,叙利亚伊德利卜省下现有4045个武装派别,加入其中的恐怖分子约5万名。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也表示,叙利亚政府军“有责任也有权利收复伊德利卜”。

事实上,今年以来,在俄罗斯和伊朗军方的支持下,叙利亚政府军相继攻下东古塔及南部的德拉3省,收复了叙利亚与约旦、以色列、黎巴嫩交界处,肃清了中部、南部和东南部地区的反政府武装,夺下了70%以上的国土面积的控制权。今年8月起,叙利亚政府军开始调派重兵向伊德利卜省集结,目前已渐对伊德利卜形成三面合围之势,随时准备发起最后决战。

对于伊德利卜一战,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说此战将是决定战争最终胜负的关键性一战。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5日也表明了俄方的决心:“不解决伊德利卜问题就无法实现叙利亚局势正常化。”

“国际危机组织”资深分析师萨姆·海勒910日分析说:“目前仍盘踞在伊德利卜省的武装分子是不太可能被纳入叙利亚政治进程中,他们无路可逃,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他们是叙利亚和平进程的真正绊脚石。”

美欧土各有考虑齐喊停火停战

尽管俄叙伊已明言势必攻下伊德利卜,清除恐怖分子,但曾对叙利亚发起大规模军事打击的美欧土三方此时却高喊“停战”,呼吁俄叙伊3国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伊德利卜问题。

97日,土耳其与伊朗、俄罗斯3国举行首脑峰会,虽然3国在会后发布的联合声明中强调“叙利亚境内的恐怖分子必须被消灭”,但具体到伊德利卜问题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强调:“应在伊德利卜停火。”称伊德利卜战事催生的难民潮将涌入土耳其,造成新的动荡。

埃尔多安的顾虑并非毫无道理。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新闻处工作人员戴维·斯文森910日警告说,一旦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开始,将有90万叙利亚人沦为难民,“其中包括在伊德利卜的70万人”。然而,更令埃尔多安担忧的并非是难民,而是土耳其在伊德利卜的利益。因为一旦其支持的武装“叙利亚自由军”被叙利亚政府军打垮,土耳其也将失去介入叙利亚政治进程的抓手,土耳其这些年来在叙利亚投入的资源也将付诸东流。这是埃尔多安不可接受的。

事实上,埃尔多安已为此采取了行动。99日,有媒体拍摄到一队军车抵达土耳其哈塔伊省雷伊汗地区,随后进入靠近叙利亚边界的一个军事基地。910日,土耳其国防部长胡卢西·阿卡尔再次要求立即停止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地面和空中的军事行动。

同样呼吁停火停战的还有美国及其欧洲盟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4日在评论俄军轰炸伊德利卜目标时罕见地表示,他同意俄罗斯关于恐怖分子以伊德利卜为基地的说法。他说:“那些地方有恐怖分子,他们需要被打击,这样他们才不会向世界各地输出恐怖分子。”不过,蓬佩奥也强调说:“我们希望这一问题能够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这样做不会使所有无辜平民的生命受到威胁,并造成人道主义危机……我们一直担心他们在试图获取军事目标的过程中可能使用化学武器。”

法国外长勒德里昂也呼吁给伊德利卜留一扇谈判的大门。他警告叙利亚当局及其支持者说:“也许他们感觉已经赢了这场战争,但在没有赢得和平之前,不可能赢得战争。”德国外长马斯上周也发出警告,称如果对伊德利卜地区动武,将是一场灾难。

一向奉行“军事干预”的美欧为何此时突然打起了“人道主义”牌,高举“停火免战”牌?这背后除了美英法3国政府均因内政问题自顾不暇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原因是美欧突然失去了军事干预的借口——“化武袭击”疑云。

美欧其实早已预见到俄罗斯、伊朗与叙利亚迟早要对伊德利卜发起总攻,但考虑到伊德利卜极为复杂的武装派别成份,美欧如公然出兵干预一则可能落下庇护恐怖势力的骂名,二则可能与俄军正面冲突,因而,炮制“化武袭击”疑云,制作干预人道主义危机成为最优选择。为此,美英法3821日曾发表联合声明,警告若发现叙政府在伊德利卜省有使用化学武器的任何行为,三国将作出“适当”回应。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美英法声明发出后,俄罗斯外交部、国防部接连出示证据,披露美欧支持的“白头盔”组织成员正在伊德利卜多地运送有毒物质,准备为美欧炮制叙利亚政府实施“化武袭击”的宣传素材。叙利亚外交部也披露“白头盔”组织绑架40余名儿童,为拍摄“化武袭击”做准备。消息一出,美欧陷入被动:借“化武袭击”插手伊德利卜问题已无可能,军事干预又缺合理性、正当性,因而,只得回归外交解决。

“精准打击”背后各方仍在博弈

美欧“停战”的态度,俄伊的坚定支持,让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看到了7年来攻下伊德利卜,将其留在叙利亚版图的最佳时机,只是伊德利卜一战如何打仍是个大问题。

事实上,美国、欧洲、土耳其都已意识到,俄伊叙3国的伊德利卜之战不可能不打,只是可以做到“精准打击”,不伤及他们关切的利益。不愿与美欧正面冲突的俄罗斯、伊朗也默认这种打击模式。他们并不认可阿萨德全面进攻的计划,而是要求对伊德利卜的重点目标发起重点进攻,以尽量避免过分损害土耳其的利益或引起大规模人道主义危机,给美国与欧洲的军事介入提供借口。

对此,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的说法是,“俄罗斯采取的是定点和有选择的行动”,争取将对平民造成的危险降至最低。俄罗斯还为此与土耳其商定“应努力将伊德利卜的反对派团体与恐怖分子隔离开来”。这就是为何俄罗斯空天部队和叙利亚政府军自97日加大对伊德利卜省和哈马省的空袭力度以来,基本保持着白天轰炸、晚上暂停的节奏的原因。

有国际分析人士指出,对于巴沙尔政府而言,伊德利卜之战是他结束叙利亚7年内战的最佳时机;对于俄罗斯而言,伊德利卜之战是其维护既得利益并进一步扩展中东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战略机遇;对于美国、欧洲、土耳其而言,伊德利卜之战则是他们影响叙利亚政治进程的最后工具,因而,伊德利卜之战并不会意味着叙利亚危机走向终点,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以色列、海湾国家以及美国仍在叙利亚寻求自己的利益,大国博弈一刻也不会停。

(记者:陈小茹)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