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中东资讯
一周中东说(10.22-10.28):俄土德法召开叙利亚问题四国会谈
发布时间: 2018-10-28 浏览次数: 11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

据以色列《国土报》1026日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26日结束了对阿曼的访问。在访问期间,总理内塔尼亚胡会见了苏丹卡布斯。阿曼与以色列并没有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本次以色列的访问是在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的访问结束后的几天进行的。这是自1996年以来两国领导人首次举行此类会晤。以色列总理办公室表示,双方讨论了如何实现中东地区的和平稳定等问题。

根据《耶路撒冷邮报》同日的报道,巴勒斯坦政府办公室表示: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外交关系的正常化应该在巴勒斯坦问题被解决之后再进行。

据以色列《国土报》1027日报道,伊斯兰圣战组织27日宣布,经过一夜的战斗已经和以色列达成和解。伊斯兰圣战组织发言人表示:停火协议是通过埃及促成的。

以色列国防军在26日和27日晚袭击了95个目标,其中包括87个哈马斯目标和8个伊斯兰圣战组织目标。在周末,以色列“铁穹”反导系统拦截了15枚向以色列南部发射的火箭弹。以色列国防军表示伊斯兰圣战组织应该对火箭弹事件负责。根据以色列的评估,火箭弹的发射是在“伊朗的指导下进行的”。

据《耶路撒冷邮报》1022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他的和平团队表示他们准备向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施加压力来启动巴以和谈。特朗普总统对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我给了比比(内塔尼亚胡总理)很多——我把大使馆搬到了耶路撒冷,所以我可以对比比更加强硬一些。”

同时据23日的报道,巴勒斯坦政府主席阿巴斯对以色列辛贝特(以色列国家安全机构)主席阿加曼表示,如果以色列削减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支付给身亡者的资金,巴勒斯坦将结束与以色列的安全合作。

据报道,阿加曼上周在拉马拉会见了阿巴斯,双方讨论了以色列和哈马斯正在进行的停火谈判,阿加曼试图转换阿巴斯对抗以色列的立场。

在上个月与和平组织成员的一次会议上,阿巴斯表示定期会与辛贝特领导会面,并且能在99%的“巴以冲突”问题中达成共识。

黎巴嫩

据《耶路撒冷邮报》1022日报道,21日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称,经过几个月的协商之后,对于组建黎巴嫩新政府的工作仍然“在寻找方案”。

上周,总统米歇尔·奥恩称新政府将“很快”组建,一位政府人士表示将在本周商定新政府事宜,然而据21日报道,资深政客称问题仍然存在。自从五月议会大选后,各党都在为新政府的部长职位竞争,然而政治不确定性加深了人们对黎巴嫩正在逼近的经济危机的担忧。

哈里里在电视评论中对记者表示,“正如一些人试图提出的那样,组建新政府的工作还在继续,问题不是没有可能出现。”黎巴嫩政府是世界上负债最多的政府之一,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0%。今年早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贝鲁特需要尽快进行财政改革。

叙利亚

据叙利亚国家通讯社1025日报道,陆军和武装部队副总司令、国防部长阿里·阿卜杜拉·阿尤布(Ali Abdullah Ayoub)在人民大会第八次常会(Ordinary Round)第十五次会议期间表示,武装部队随时准备好肩负责任,恢复叙利亚的安全与稳定。

阿尤布重申,不管是通过地方和解还是由叙利亚军方行动,叙利亚都会解决美国觊觎的剩余地区的问题。阿尤布称,伊德利卜省是叙利亚领土,叙利亚一定会夺回。他还强调叙利亚认为美国和英国在该地的出现是不合法的,也是侵犯独立国家和联合国成员国的主权。

他指出,在叙利亚的霍姆斯、阿勒颇、代尔祖尔、东古塔、达拉和库奈特拉的大部分地区从恐怖主义的控制中解放并回归叙利亚主权后,华盛顿正在失去其在叙利亚的权力。

约旦

据路透社1026日报道,25日约旦暴风雨导致山洪暴发,造成至少20人死亡,大多为学校组织集体出游的学生。搜救人员正在约旦死海旅游景区搜寻幸存者。

民防组织人员称,洪水穿越山谷到达死海海岸地区。37人在一次出动了直升机、军队和潜水艇的大型救援活动中被解救。警察局长法里德·夏拉(Farid al Sharaa)准将告诉电视台,暴雨冲走了一辆载有44名儿童和老师的大巴,他们当时正在去往旅游胜地郊游的路上。

公众和政客开始在当地媒体提问国家应对此类灾难的预案和紧急处理措施,约旦国旗降半旗致哀。约旦总理奥马尔称,学校组织出游违反了由于恶劣天气原因禁止在死海地区旅行的规定。

来自医院的消息称,仍然有人失踪且数量不明。毗邻的以色列军方称其已派搜救直升机进行援助,该救援队按照安曼方面的调度在死海的约旦一侧执行任务。

伊拉克

据黎巴嫩《每日星报》1026日报道,25日伊拉克内阁召开首次会议,地点选于15年前美军入侵后建立的设防区“绿区”。伊拉克总理阿迪勒·阿卜杜勒·迈赫迪及14位议会批准职位的新部长出席了会议。

内阁会议在具有高度象征意义的前国会大厦举行,该大厦曾在前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时期使用。2003年萨达姆下台后,伊拉克持续的暴乱和不安让“绿区”成为重要人物和官员出入的飞地,与首都其他地方隔离。

迈赫迪称他相信整个伊拉克应该是一个“绿区”,他想让政府更接近人民,并承诺在任期间优先保证安全、提供水电。在议会各派竞争激烈并强烈要求在内阁享有一席之地的压力下,迈赫迪尚未要求立法机关批准他的候选人竞选关键部门部长,包括内政部、司法部和国防部。

据路透社1028日报道,一名自卫队发言人27日称,14名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力量”士兵在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东部与“伊斯兰国”激进分子的战斗中死亡。

发言人在声明中称,“‘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利用恶劣的天气状况持续反击,……由于战斗激烈,我们的14名战士牺牲。”发言人称26日开始的冲突持续到27日晚,数名自卫队战士受伤。声明中称美国领导的联盟协助自卫队对抗“伊斯兰国”的袭击,对方遭到重大损伤。

由库尔德民兵领导的自卫队是美国及其同盟伙伴的主要盟友。过去的两年中,在自卫队的协助下“伊斯兰国”战士几乎从所有其控制的城市和城镇中撤出。

自卫队目前控制着东部和北部叙利亚的大片领土,是叙利亚政府控制外的最大区域,同时在多边战争中基本避免了与大马士革的正面冲突。据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报道,68名自卫队战士在与“伊斯兰国”的冲突中丧生,其中包括一名高级官员,一百多人受伤。

伊朗

据《德黑兰时报》1024日报道,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广播电视台24日报道称,伊朗总统鲁哈尼在给伊朗国家行政机构附属机关的通知信中写道,“伊朗下一年的预算重点是加固经济稳定、控制通货膨胀、保护国内生产、保证人民生活需求、增加就业以及抵制美国制裁。”

信中,鲁哈尼认为调整政府与银行的关系、加固资本市场是增加市场流动性的有效措施。鲁哈尼要求政府行政部门加快实施经济保护的主要政策和宪法第44条规定,并通过保护货币秩序和除去投标中的不必要开支来改善商业环境。

据伊朗迈赫尔通讯社1026日报道,伊朗国家石油公司负责人称,外国顾客可以通过能源交易所新的交易代码来购买伊朗原油。

伊朗国家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阿里·卡尔多尔(AliKardor)补充道,“目前已经有外国顾客购买超过100个交易代码了,通过这些交易代码,他们可以购买伊朗的原油和石油产品。”

阿里强调,“国家石油部门和国家石油公司已经准备好通过股票交易来出售伊朗原油,多元化销售石油,并在国际石油市场保持伊朗石油的配额。由于未来11月份美国制裁将着重制裁伊朗石油,伊朗为了保护石油出口很快将会采取下一步计划。”

早前10月份,国家石油公司发表声明,宣布公司计划在10月末在国内股票市场提供一百万桶原油。但是根据国家石油公司后来的声明,这项利于建立一个健康、透明的市场环境,刺激增长石油出口的私人资本份额的计划,被无限期延长了。

据伊朗学生通讯社1026日报道,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巴赫拉姆·加塞米(Bahram Qassemi)日前接受学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并不了解我们的人民、地域条件和最近的发展状况。他那些有名的顾问,总是不管美国的利益,向特朗普提供错误的信息和建议,破坏了特朗普的声誉和美国人民的利益,而这些信息的来源就是意图加剧美国和中东地区之间摩擦的恐怖组织。”

当谈及特朗普近日接受《华尔街日报》对伊朗的评论,他说,“非常不幸,美国总统已经习惯反复讲述一些敌对伊朗的错误、毫无依据的故事。我们知道要改变一个人的习惯是很难的,但是只要努力去改正还是有可能的。”

提到特朗普发表就职演讲时提到“伊朗准备接管叙利亚和也门的一切”,加塞米表示,“特朗普可能错把伊朗的名字看成是某个恐怖组织的名字了。伊朗过去不会、将来更不会去入侵其他国家,伊朗没有在他上任之前接管任何事情,也没有在他退出伊核协议后改变政策。”

他强调,“伊朗在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军事力量,而且伊朗给叙利亚政府的建议在帮助叙利亚政府打击恐怖主义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伊朗是在遵守国际规则和国际秩序的前提下保护自己的主权不受敌人侵略,并且欢迎有意与伊朗合作的国家,共同打造和平稳定的中东地区环境。”

据伊朗学生通讯社1027日报道,伊朗商业专员安瓦·卡玛利(Anvar Kamari)说,伊历前六个月,伊朗对印度尼西亚的非石油出口增长了42%

安瓦27日接受伊朗国家通讯社采访时表示,“伊朗对印度尼西亚的非石油出口总值达到32.8亿美元,去年同时期仅有23亿美元。”

安瓦补充道,“数据显示,伊对印的非石油出口商品价值增长了42%,重量增长了20%。”他又说,“伊对印出口产品中最重要的是价值16亿美元的矿物燃料及油类产品和价值15.3亿美元的钢铁。伊对印出口产品还包括化学制品、塑料、地毯、纺织商品和食品等。”

据伊朗国家通讯社1028日报道,27日伊朗议会为穆罕默德·埃斯拉米投出了信任的一票,默罕默德将出任伊朗道路与城市发展部部长。

27日伊朗召开议会,议会以151票赞成、98票反对和8票弃权通过了穆罕默德的任命。此前,卡巴·阿訇迪(Abbas Akhoundi)于1020日卸任道路与城市发展部部长,并向伊朗总统鲁哈尼提交辞呈。

穆罕默德1956年生于伊斯法罕,毕业于俄亥俄州立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曾任马赞达兰省省长。

27日,鲁哈尼向议会提名了经济部、合作社部、工业部、道路部多名部长,并强调他们的高素质能够帮助国家度过现在的艰难时期。

土耳其

据土耳其《自由报》1026日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当日表示,土耳其决心将注意力从曼比季转移到幼发拉底河以东。埃尔多安称,土耳其正受到幼发拉底河以东一个恐怖组织的威胁,他指的是库尔德武装在叙利亚的分支“人民保护部队”。

埃尔多安表示,美国与土耳其之间的曼比季协议已经变成了阻碍土耳其的工具,曼比季协议的重点是从叙利亚北部的阿勒颇撤出“人民保护部队”,以稳定该地区;而土耳其与俄罗斯之间关于伊德利卜的协议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并且已经给这个地区带来了和平。

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经济受到“无理原因”的攻击,“汇率突然上升之后,利率和通胀也上升”,但土耳其在一定程度上设法控制了这次袭击,“挫败了那些未能将土耳其置于社会紧张、政治混乱、政变企图和恐怖组织之中的经济博弈。”

美国因安德鲁·布伦森牧师被拘留而对土耳其实施制裁后,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面临僵局,两国之间的政治紧张局势引发市场担忧。

据土耳其《自由报》1027日报道,根据土耳其医学美容学会的一项调查显示,约有88.7%的土耳其人对自己的外貌感到满意。这项调查一共抽样了六个省份中的610名年龄在2564间的人,包括伊斯坦布尔、安卡拉、南部的阿达纳省、东南部的加济安泰普省、西部的伊兹密尔省和北部的特拉布宗省。

其中,特拉布宗约98%的受访者同意“我发现自己很帅或很漂亮”的说法,这是六个省份中比例最高的;约66%的受访者表示,外貌是找工作的重要因素;38%的受访者同意“一个人需要美丽的外表才能被社会接受”;61%的受访者认为“相貌”是决定一个人美丽的最重要因素,其次是身高和体重。

大约80%的受访者认为“相貌”最具吸引力,而眼睛的颜色和形状、肤质和发色是最吸引人的特征;大约32.5%的受访者至少有一项不满意的身体特征,体重是最靠前的,接着是“鼻子的形状”和“矮小的身材”;大约94%的人表示整容手术没有必要,但被问到“是否曾通过整容手术来延缓衰老或使自己看起来年轻,或者今后是否打算做这样的手术?”这个问题时,68%的人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根据这项研究,在土耳其进行整容手术的人正在不断增加,土耳其社会也越来越重视“健美的身材和年轻的外貌”。土耳其美学教授Akın Yücel称,从美学角度而言,最影响美观的问题分别是过度肥胖、局部脂肪堆积和鼻子形状。

据中东观察网1027日报道,沙特记者卡舒吉的未婚妻26日表示,“尽管他担心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内可能会情绪紧张,但认为沙特不会审问他或是在土耳其逮捕他。”

卡舒吉未婚妻称,卡舒吉本人不想在102日当天前往领事馆,但他928日在沙特大使馆得到了“不错”的待遇,因此其未婚妻认为卡舒吉是被凶手“引诱”到领事馆的。

在过去的两个星期,沙特和沙特资助的媒体发起了针对卡舒吉未婚妻的运动,指责她为极端组织工作、有“心理障碍”,甚至取笑她的外貌。沙特媒体已经干扰到了卡舒吉未婚妻的个人生活。

这些媒体信息矛盾重重,先报道称她是埃尔多安身边一名顾问的女儿,后又“诋毁”她来自“土耳其下层阶级”。美国总统特朗普曾邀请卡舒吉未婚妻访问白宫,并就卡舒吉的死亡表示哀悼,但她拒绝了特朗普的提议。

据土耳其广播电视新闻网1028日报道,土耳其、俄罗斯、德国和法国在27日的联合声明中呼吁在叙利亚建立宪法委员会,以便举行选举。声明称,四国领导人表示“支持在联合国推动下,开始一个由叙利亚主导和决定的政治进程”。

四国领导人呼吁,年底前建立并尽早召集宪法委员会,以实现宪法改革,为在联合国监督下举行的自由公正的选举铺平道路,并遵守国际要求,向包括海外侨民在内的全体叙利亚人,保持宪法和选举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另外,四国领导人表示坚决反对叙利亚冲突的任何“军事解决方案”,强调“只有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通过谈判达成的政治进程”才可被接受,土耳其-俄罗斯关于伊德利卜非军事化的协议受到其他国家领导人的欢迎和赞扬。

利比亚

据《利比亚观察家》1027日报道,经济和工业部副部长优素福·德莱得(Yousif Dreder)表示,政府希望在短期内恢复国营企业的工作。11家工业公司需要1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重建和改造,以便提高当地生产并满足市场需求。由于没有获得信用证而被迫停工五年的汽车工厂重新开始营业。这有益于经济发展,因为工业是支撑利比亚经济的最重要的产业之一。

他还谈到了因物资和原材料缺乏而被迫停工的工厂,例如利比亚钢铁公司。米苏拉塔的食品工业公司也已关闭,因为它需要150,000利比亚第纳尔进行进一步的维护工作。此外,通用电子公司也被关闭,并且员工自三年前就一直没有领到薪水。生产石化产品的阿布·卡马什工厂自2011年起也已全面停工,因为武装势力的驻扎使得工人无法入内工作。

利比亚政府现在正在对9家公司进行监督,其中一些今年的生产率很高,例如拖拉机厂。据该部称,大多数工厂需要设备、大量工人以及产品的市场化营销。

据《利比亚先驱报》1027日报道,利比亚国家电力公司的3名工人因班加西的地雷爆炸身亡。此次爆炸发生在一次对通电线路进行维护的过程中。此外还有1人重伤。上个月,一个矿工同样因地雷爆炸而身亡。自一年前,事发地嘎瓦里沙就因东部政府武装和民兵组织等多方势力的冲突而见证多起爆炸事件。

埃及

据今日埃及网1027日报道,埃及总统塞西在与德国议会经济合作与发展委员会主席拉姆绍尔(Peter Ramsauer)领导的代表团进行会晤期间发表讲话。除德国驻埃及大使外,埃及总理马德布利以及外交和工业等部部长均出席此次会议。

会议期间,塞西强调了埃及与德国紧密关系的重要性。同时表示,埃及承诺在各个层面促进双边合作以实现共同利益。此外,他还阐述了自国家经济改革计划启动以来,埃及所取得的经济成就。会议还提到埃及进行教育制度改革所遵从的路径。

在这一点上,拉姆绍尔强调其委员会希望促进双方在教育、健康和青年赋权方面的合作。非法移民也是会议涉及到的问题之一。塞西强调,一直以来,埃及通过加强边境安全来应对非法移民问题。

苏丹

据《苏丹先驱报》1027日报道,苏丹总理穆塔兹·穆萨24日向议会宣布了为期15个月的紧急经济改革计划,包括进一步的经济紧缩措施。该计划将于本月开始实施。

穆萨表示,该计划旨在降低平均通胀率,稳定苏丹镑汇率,实现GDP增长4%,并解决流动性危机。经济紧缩措施包括除了生产所需的材料外,削减所有税款,不再为官员配备车辆,不再支付政府会议的餐费,以及禁止在政府办公室使用进口家具。穆萨还提到建立黄金和货币商品交易所的计划。

2011年南苏丹独立以来,苏丹的经济一直处于困境。失去占石油产量四分之三的南苏丹使得喀土穆失去了重要的外汇来源。国家经济发展一直缺乏硬通货的支撑。占据了大部分份额的石油曾经是主要的出口产品。虽然黄金开采已经形成蓬勃发展态势,但官员们表示,大部分贵金属都被走私出境。

沙特

据阿拉比亚电视新闻网1027日报道,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当日表示,阿拉伯世界正在处理两个版本的中东问题。

在巴林举行的安全峰会上,朱拜尔说:“我们正在处理中东的两种愿景,沙特阿拉伯是光明的,伊朗是黑暗的。”朱拜尔说:“伊朗是支持恐怖主义的最大国家。”他说,海湾合作委员会“仍将是海湾国家最重要的机构。”

巴林外交部长哈利法说,阿拉伯海湾地区将继续是中东稳定的支柱。谢赫哈立德•本•艾哈迈德还表示,将美国、海湾盟国、埃及和约旦联合起来的地区安全联盟将“向接受其原则的人开放”,并补充称,中东战略联盟(Middle East Strategic Alliance)将于明年成立并运行。

与此同时,朱拜尔表示:“我们努力不让与卡塔尔的分歧影响海湾合作委员会……特朗普政府有理性、现实的外交政策,这是我们所有海湾国家都支持的事情。”朱拜尔说:“沙特与美国的关系是铁的。”他还说:“我们坚决支持中东战略联盟,最近我们同海合会所有国家以及埃及举行了会议。讨论正在进行,重点是制定一个框架。”

据阿拉伯新闻网1026日报道,“朝觐部和乌玛部”于20189月发布了乌玛周指标,截至1024日,乌玛签证数量达到688,184张,其中411,654名朝圣者抵达沙特阿拉伯。

根据每周的数据,仍在沙特的朝圣者人数为255,125人,麦加朝觐的人数为179,643人,麦地那朝觐的人数为75,482人,修完“乌拉节”后离开沙特阿拉伯的朝圣者人数为156,529人。

阿曼

据阿拉比亚电视新闻网1027日报道,阿曼负责外交事务的部长优素福·本·阿拉维·本·阿卜杜拉(Yousuf bin Alawi bin Abdullah)表示,苏丹不充当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调停人,但会提供一些想法,帮助它们走到一起。

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问阿曼一天后,阿曼外长在巴林举行的安全峰会上说,阿曼对在中东问题上达成对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都有利的解决方案非常乐观。

本·阿拉维早些时候说,内塔尼亚胡访问马斯喀特和会见苏丹卡布斯之前,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对阿曼进行了访问,但这两次访问都是在双边框架内进行的。

在这个问题上,巴林外长提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26日访问阿曼,并会见了苏丹卡布斯。谢赫哈立德·本·艾哈迈德说:“我们从未质疑阿曼苏丹卡布斯为巴以问题做出贡献的智慧,我们祝愿他一切顺利。”

阿联酋

据《阿拉伯周刊》(Arab Weekly1028日报道,阿联酋最近开通了阿拉伯世界最大的电子学习平台Madrasa portal,这将使5000多万阿拉伯学习者受益。

该平台包括5000个科学、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方面的教育视频,供从幼儿园到12年级的学习者使用。该方案的目的是发展阿拉伯语的教育内容,或将其翻译成阿拉伯文,从世界各地的教育材料中精选出来,并向任何地方的阿拉伯学生免费提供。

该项目希望通过将阿拉伯世界的教育水平提高到发达国家的水平来改善阿拉伯世界的教育状况。伊斯兰学校的项目可能会采取类似的举措来发展该地区的教育。

科威特

据土耳其广播电视新闻网1027日报道,沙特的地区政策可能正推动邻国寻找新的盟友。“科威特需要像土耳其这样的地区力量来对付沙特的恶意,”一位黎巴嫩研究员解释说。

大多数海湾国家依靠美国的安全保障,但这种情况可能正在改变。科威特与土耳其签署了2019年的防务计划,旨在两国之间交换军事“经验和技术”。

沙特和科威特之间的最新争端主要围绕着“中立区”。这是两国间近6000平方公里的地区,在1922年乌卡伊尔公约中划定边界时,这一地区还没有划定。

在这一地区存在着联合经营的油田,主要是KhafjiWafra。在世界石油产能面临下降、伊朗石油产量因美国制裁而下降、委内瑞拉产量不断下降之际,这两个油田是两国之间最大的障碍。

美国希望石油输出国组织为降低油价而增产,而沙特可能会默许美国的要求。然而,沙特和科威特之间的争端妨碍了中立区油田的石油生产,这些油田的石油日产量可能增加到40万至50万桶。因此,科威特和土耳其的关系近年来势头良好,两国领导人去年进行了正式访问。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