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青年论坛
张楚楚:美国撤军叙利亚 中东格局再定位?
发布时间: 2018-12-25 浏览次数: 11

近日,以善变著称的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宣布,美国将撤回在叙利亚的2000名驻军。各方关注的是,突如其来的撤军决议,将如何影响美国对中东政策?伊斯兰国组织IS)是否具备东山再起的实力?特朗普的政策调整,将给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带来哪些变数?

两年前对奥巴马的中东外交嗤之以鼻的特朗普,怎么也不会想到,两年后他竟然会为了遵循在中东实行战略收缩这一奥巴马路线,而不惜损失其最重要顾问之一、国防部长马蒂斯。

2017年,初登大位的特朗普大幅调整美国对中东政策,改防御性现实主义为进攻性现实主义原则,增加军力部署与强化地区同盟,并订立美国在中东的三大目标:促进巴以和平进程、遏制伊朗在中东的扩张及积极介入叙利亚危机。

然而,半任总统下来,摆在特朗普面前的,却是一张成果寥寥的成绩单:由其女婿库什纳负责的所谓解决巴以问题的世纪协议,迄今为止仍然雷声大雨点小;在伊朗问题上,尽管特朗普单方面撕毁伊朗核协议,并不断找借口制裁伊朗,但在建立反伊大同盟方面缺乏与以色列、沙特等盟友的实质性合作。

时下,华盛顿贸然撤兵叙利亚,意味着美国在中东的第三个目标也将面临失败。纵然日后美国仍然可以通过其代理人——叙利亚反对派远程操纵该国政局,但终是鞭长莫及,力有未逮。那么,白宫在此时做出这一决定,是否说明四处出击的特朗普已下定决心,在中东实行全面的战略收缩?

从特朗普本人反复无常的性格来看,如此断言恐怕为时过早,因为不排除这位率性总统未来随时可能出演反转大戏。但从国家发展规律来看,由于美国国力衰弱已成大势,而白宫目前又将提防美墨边境与遏制中俄作为外交重点,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美国恐怕无力多线部署。从这个角度看,无论特朗普个人意愿如何,目前美国在中东控制力下挫似乎难以避免。

按照特朗普的说辞,之所以做出撤军决定,主要是由于恐怖组织IS已被彻底打败。然而,事实确实如此吗?IS的实力几何?

诚然,近几年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大部分IS占领区已被收复,但IS在叙利亚仍占有少数领地,而且其有生力量并未全部被消灭。据联合国报告,目前仍有大约23万个IS武装分子,潜伏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

甚至有英美媒体报道,201710月,IS撤出哈里发国在叙利亚的首都拉卡,实际上是IS高层与巴沙尔政权私下达成的交易。撤出当日,叙利亚政府还为IS提供大巴车,方便IS圣战士转移到叙利亚东部城市代尔祖尔。按照这一说法,一旦有利机会出现,IS随时可能从叙利亚东部据点卷土重来。

这样看来,美国不负责任地撤出叙利亚,或将重蹈奥巴马草率撤军伊拉克的覆辙,留下权力真空,为极端势力的崛起创造条件。

虽然特朗普自上位以来,一直以整垮伊朗及其领导的什叶派轴心为己任,但其施政效果却与这一外交目标相去甚远:美军撤出叙利亚既预示着伊朗支持的什叶派巴沙尔政权得以稳固,也预示着伊朗在叙利亚扩大影响与势力范围将不受制约。

除了大马士革与德黑兰,从特朗普撤军政策中获益的,还有土耳其和俄罗斯。

在埃尔多安看来,美国撤军叙利亚意味着他不必再顾及反恐同盟,而对打击IS有功的库尔德武装手下留情。尽管1221日埃尔多安表示,为支持华盛顿的撤军决定,土耳其将推迟针对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武装分子的军事打击,但也强势宣称,当然,这不是一场无限期的等待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虽然特朗普在中东实行外交收缩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希望借此集中力量对付中国与俄罗斯,但从俄罗斯在中东的战略要地叙利亚撤出,反而符合俄罗斯深度重返中东的利益。

无怪乎前布什政府高官黛布拉-卡根撰文讽刺道:特朗普很可能在制定撤军等政策之前做过咨询,只不过咨询对象不是美国国会,而是安卡拉和莫斯科。

对于中东地缘政治格局而言,美国撤兵叙利亚的另一隐患,恐怕是让华盛顿的鲁莽队友以色列与沙特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此前,从白宫搬迁美国驻以大使馆至耶路撒冷,到顶住国内外压力坚决袒护卡舒吉案的幕后主使小萨勒曼,特朗普对以色列与沙特的纵容,不止源自对美国国内犹太财团支持者的投桃报李,及家族成员与沙特王储的私交甚密,还源自美利坚在抽身中东、依仗盟友补缺背景下的无奈与无力。

随着美国在中东控制力的下降,白宫面对以色列和沙特在内政和外交上的任性行为,将会加倍束手无策。

下一步,以不按常理出牌而著称的特朗普,很可能在中东做出更多惊人之举。但如果这位半路出家的总统无法在下半个任期内形成一贯而明确的中东政策,其施政结果,只能是在眼看着华盛顿在中东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同时,让对手坐大,被盟友绑架。届时,特朗普又有多少外交资本实现美国优先

(作者:张楚楚,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系博士生)

来源: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