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马晓霖:王储三国行凸显沙特东方战略
发布时间: 2019-02-23 浏览次数: 11

222日晚,沙特阿拉伯王储兼副首相穆罕默德··萨勒曼离开北京,结束近一周的南亚和东亚三国行。穆罕默德相继访问巴基斯坦、印度,并以做客中国收官,沿途受到高规格接待,显示三国对沙特及穆罕默德来访的重视,体现出不同于西方国家的东方价值观和外交观。作为萨勒曼国王登基3年来内政外交方略的主要设计师和实际操盘手,穆罕默德此行围绕经济与战略两大主轴提升与沙特和印巴及中国的关系,再次凸显沙特对东向外交的重视。

21日,穆罕默德抵达北京当天就身着便装到长城参观,并在不到长城非好汉的石碑前留影。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穆罕默德并就中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进行了会谈,习近平强调在双方高层引领下,中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形成了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新格局。国务院副总理、中沙高级别联合委员会中方牵头人韩正当天也会见穆罕默德,共同主持中沙高委会第三次会议并签署会议纪要,还一起见证了双方政治、海运、产能、金融等领域合作文件的签署。

1992年沙特与中国建交以来,双方在各领域的交往与合作进入全面发展快速轨道,中国是沙特最大贸易伙伴,沙特不仅一直是中国最重要的石油供应国,而且连续18年位居中国西亚北非头号贸易伙伴位置。2018年,即使油价大幅度下跌,中沙经贸额也达到633.3亿美元,约占中国与22个阿拉伯国家贸易总量的1/4。自2015年推出旨在实现经济多元化的“2030愿景后,沙特积极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发展倡议对接,尤其是在能源、基础设备、金融等领域展开大量务实合作,并拥有广阔前景。

重视中国和东方是新世纪沙特外交的重要特点之一,也是已故国王阿卜杜拉生前制定并身体力行的东方战略。2005年阿卜杜拉登基当年即打破惯例,将中国列为首次出访对象国。这种政策变化,一方面因为沙特看重亚太经济兴旺繁荣而蕴藏的巨大能源需求空间,另一方面,沙特欣赏中国为代表的东方国家奉行和平及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外交传统与政策。近年来,中东地区局势动荡、博弈加剧和大国力量此消彼长,影响力上升的沙特尤其强调在域外大国间采取平衡外交,而去年卡舒吉遇害案激化了沙特与西方国家的矛盾与摩擦,也促使沙特加强与中国等东方国家的交往。

穆罕默德此次三国行始于世交巴基斯坦。巴基斯坦不仅为穆罕默德安排了极其严格的安保,总理伊姆兰·汗还破例到机场迎接并驾车将穆罕默德送到国宾馆。巴基斯坦是沙特关系最为稳定且战略信任度最高的国家,双方长期相互支持彼此倚重,安全合作也非常密切。沙特对巴基斯坦的经济援助一直举足轻重,也是巴基斯坦最重要的劳务市场。伊姆兰·汗去年当选总理后首次出访便选择了沙特,而穆罕默德这次也给巴基斯坦带来丰厚礼包,宣布将投资200亿美元支持中巴经济走廊、瓜达尔港以及炼油、石化、电力和可再生能源等项目的建设。穆罕默德还强调,这笔投资只是第一步,未来将扩大对巴基斯坦的投资,帮助该国拥有光明未来

尽管近日印巴关系因克什米尔局势而高度紧张,但是,印度也以罕见热情向穆罕默德张开臂膀。印度总理莫迪破例到机场迎接穆罕默德并致以热烈拥抱,双方发表了相互赞赏的联合公报。自萨勒曼执政以来,沙特已向印度投资440多亿美元,印度每年进口约2亿吨石油,其中近一成来自沙特。穆罕默德在新德里承诺将在能源、石化及制造业领域投资1000亿美元,双方还将举行联合海上军演,并加强反恐和军贸合作。

作为带给印巴两国的特殊礼物,穆罕默德访问期间先后下令释放在沙特服刑的2100名巴基斯坦籍和850名印度籍刑事犯,以体现对两国的友好。据统计,目前约有250万巴基斯坦人和270万印度人在沙特居留,构成该国规模最大的两个外籍人社区。沙特加强和深化与印巴关系有助于维护国内稳定,并保持经济转型期足以倚重的高质量和低收入外籍就业队伍。

此外,沙特访问印巴并投下重大筹码也有明显的地缘政治考虑。沙特近年在西亚面临来自伊朗及其盟友的战略压力,加强与印巴战略合作可以从中亚、南亚方向对伊朗形成某种钳制,特别是在美国加紧与阿富汗塔利班谈判,各方着眼于美国撤军后的阿富汗前途,沙特通过自身与塔利班的传统关系,并借助印巴影响阿富汗政治安全格局未来走向,可以进一步缓解目前的外交与战略困境,并提升本国国际地位。

(作者:马晓霖,博联社总裁、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