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钮松:无论谁上台,巴以局势都不容乐观
发布时间: 2019-04-10 浏览次数: 10

以色列9日正式迎来了第21届议会大选之日。本届议会原定任期到今年11月为止,但在2018年年底,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正式宣布将提前数月进行大选。

以色列议会大选提前早有先例。2015年因政党纷争加剧而提前两年迎来第20届议会大选,第19届议会因此成为以色列历史上持续时间第二短的议会。这次提前大选的决定,是内塔尼亚胡在其身陷涉腐危机,并在执政联盟内部遭遇挑战的情况下作出的。

内塔尼亚胡诉讼缠身出征大选

2018年,内塔尼亚胡因涉腐案数次接受调查,深陷累计执政十四年以来的最大危机。20182月,以色列警方在完成对  “1000号案件“2000号案件的调查后,建议起诉内塔尼亚胡受贿和违背公众信任。2018612日,内塔尼亚胡就“3000号案件首次接受警方调查。2018122日,以色列警方针对“4000号案件,建议对内塔尼亚胡夫妇提起贿赂指控。

除此之外,201811月,以色列与哈马斯爆发为期两天的大规模军事冲突但很快停火,这引起国防部长利伯曼的强烈不满。20181114日,利伯曼宣布辞职,他认为政府缺乏对哈马斯的强有力行动,内塔尼亚胡决定与哈马斯达成长期停火协议是屈服于恐怖行为的做法。利伯曼是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的党首,他辞职后使执政联盟在议会120个议席中所占席位减至61个,仅依靠一个议席维持多数。在此情形下,内塔尼亚胡于20181224日正式宣布于201949日提前举行大选。

20193月,以色列大选即将到来之际,以色列司法部在经过调查之后,计划正式起诉内塔尼亚胡,他面临着一项贿赂罪和三项违反信托罪的指控。

军方背景浓厚的蓝白党异军突起

就目前的选情来看,此次大选可以看做是以色列蓝白党与利库德集团之间的对决。与老牌的利库德集团相比,蓝白党是一个全新的政党联盟,该党有着浓烈的军方背景。2018年底,前总参谋长甘茨创建以色列韧性党,该党于今年2月与前财长拉皮德领导的拥有未来党正式组成中间派联盟蓝白党。前防长亚阿隆和另一名前总参谋长阿什克纳齐也宣布加入该党。由此可见,由于有多位以色列政军大佬的加持,蓝白党诞生伊始便站在一个较高的起点之上。据最新民调显示,甘茨的蓝白党已经领先于利库德集团。

但即便蓝白党这次能胜选,该党在组阁过程中仍会遇到很大的阻力。因为与利库德集团相比,蓝白党缺乏必要的政治经验和筹码,在政治联盟的纵横捭阖方面可能会弱于身经百战的内塔尼亚胡,很难在给定时间内获取足够稳定的席位,即便达到61席也容易被小党所绑架。就利库德集团而言,由于内塔尼亚胡已被提出涉腐指控,特别是审查程序启动之后会对他选情造成怎样的影响还存在很多变数。

事实上,蓝白党和利库德集团在诸多政策,特别是对外政策上的本质区别不大,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分化了右翼选民的选票,导致两党无论哪一方胜选,都很难一家独大

而内塔尼亚胡则通过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之间围绕耶路撒冷问题、戈兰高地问题和犹太定居点问题的政治二人转来吸引以色列民众的核心关切,即通过打主权牌安全牌来最大限度稀释涉腐案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力保其本人及利库德集团在新一轮议会大选中顺利过关。

获美国撑腰内氏大打主权牌”“安全牌

连日来,安全先生内塔尼亚胡加紧了与卓越军官甘茨的对决力度。甘茨公开呼吁:内塔尼亚胡,我呼吁你承担全部的国家责任并辞去你的职务。当你证明自己无辜之时,那你就可以昂首挺胸回归政治。

内塔尼亚胡在推特上回应称:如果我们不缩小差距,拉皮德和甘茨将在阿拉伯政党的支持下与梅雷兹党组成一个左翼政府,因此只能给利库德党投票

然而事实并非完全如内塔尼亚胡所言,如果蓝白党试图联合梅雷兹党组阁,那么几乎可以肯定他们将无法得到极端正统派犹太人的选票,因为梅雷兹党在极端正统派犹太教徒服兵役的问题上态度非常坚决,这几乎没有达成妥协的可能。

其次,军方背景浓厚、在巴以问题上态度似乎比内塔尼亚胡还要强硬的蓝白党如果与左翼甚至阿拉伯政党联合,那么他们势必要放弃在选举中打出的部分强硬牌,这似乎也不太容易实现。

不仅如此,除了特朗普送上的承认戈兰高地为以色列领土的大礼包以外,内塔尼亚胡近期为了争夺右翼选票,提出了兼并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的方案。内氏曾在竞选过程中多次被新右翼领导人班奈特批评太过软弱,因此此举旨在向右翼选民展示他在该强硬的关键时候绝不会手软的鲜明态度。长期以来犹太定居点问题是美国对以施压的一个重点领域,此次内塔尼亚胡敢于在总理任期内明确提出兼并犹太定居点的企图,这既说明了他对于能够获取美国支持的充分自信,也反映了伴随着以色列竞选白热化的到来,美国不遗余力地突破原有对以政策框架,并表现出对内塔尼亚胡和利库德集团强烈支持的态度。

按照以色列的选举制度,获得议席最多的政党领导人并不一定会成为总理,蓝白党与利库德集团这两大势均力敌的党派间的政治妥协,以及以色列总统的态度都将继续决定着以色列政局未来的走向。可以肯定的是,不论是内氏连任阁揆,抑或是甘茨和拉皮德轮流坐庄组阁,以色列在巴以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仍将得到延续,与沙特、阿联酋等海湾君主国的关系正常化之路也将不可逆转继续推进。

(作者:钮松,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