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人民日报海外版:阿富汗:谈谈打打没完没了
发布时间: 2019-05-26 浏览次数: 10

近期,阿富汗安全局势持续恶化,多起武装冲突在各地爆发。半岛电视台报道称:阿富汗全国各地的战斗仍在继续,塔利班控制或影响的领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自去年10月至今年5月,美国和塔利班已举行六轮直接谈判,寻求阿富汗和解之道。但时至今日,和平曙光仍未降临,新的冲突正在酝酿,阿富汗安全局势依旧令人担忧。

对话伴随对抗

59日,阿富汗塔利班与美国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第六轮谈判结束。阿富汗各地的枪炮声并未因谈判稍有停歇。阿政府官员521日称,阿安全部队20日晚在东部加兹尼省开展军事行动,打死42名塔利班武装分子。据巴基斯坦电台消息,阿政府16日与塔利班武装分子在扎布尔省发生交火,造成政府军11人死亡,17名塔利班武装分子丧生。北约驻阿富汗联军5日在法拉省发动多次空袭,炸死150名塔利班武装分子。

值得注意的是,塔利班武装针对阿富汗警察的袭击近期也频频发生。据阿富汗内政部消息,19日晚塔利班武装袭击了首都喀布尔第七警区,导致3名警察死亡。5日北部巴格兰省警察局大楼遭到袭击,造成18名警察死亡。

冲突造成的人道主义危机同样令人心惊。据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上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今年第一季度,阿富汗581名平民死于战火。其中,简易爆炸装置造成53名平民死亡,269人受伤,比去年同期增加21%

 “当如此多的冲突肆虐且无辜的人们死亡时,目前的谈判速度显得远远不够。美国驻阿富汗和平特使扎勒梅·哈利勒扎德在第六轮谈判结束时表示。

 “整体来看,阿富汗的安全事件与前两年相比有一定增加,安全局势趋于严峻。尤其是塔利班针对政府安全力量,如国民军、警察等的袭击事件大幅增加。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当前,阿富汗政府军、北约驻阿联军及塔利班武装都在采取一种以打促谈的策略,试图通过武力施压逼迫对方在谈判上做出让步;与此同时,各方也无力开展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使形势出现逆转性变化,这是当前阿富汗局势的突出特点。

成果屈指可数

201810月,美国与塔利班开启了谈判进程,向国际社会传递出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的积极信号。如今,谈判仍在继续,成果却屈指可数。

近日,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的一篇文章这样写道:阿富汗冲突的政治解决方案可能是什么样子,需要做出哪些妥协以及如何实现这些妥协,目前还不明确。政治解决方案一词往往成为对塔利班谈判的简略解释。

据朱永彪分析,美国和塔利班的谈判就两个基本问题达成了共识,一是美国承诺撤军;二是塔利班承诺不得利用阿富汗领土损害美国和其他国家利益。但双方在一些深层次问题上缺乏共识,确定了原则与目标却缺乏具体的程序和步骤。

 “问题的关键在于塔利班拒绝同意停火并与喀布尔政府会谈。巴基斯坦《论坛快报》认为,美国坚持不停止暴力、不进行阿富汗内部对话就不可能达成任何协议,塔利班坚持认为,一旦外国军队离开该国,这些问题将迎刃而解。因此,僵局仍在继续。

 “经过六轮谈判后,喀布尔仍然没有在谈判桌上获得一席之地。《华盛顿邮报》称。塔利班一直指责阿富汗政府是美国的傀儡,拒绝与其进行直接对话。

对此,阿富汗驻美国大使鲁娅·拉赫马尼近日发出警告:美国与塔利班的直接对话使喀布尔政府处于黑暗之中,也将使未来的和平协议缺乏阿富汗公众的支持,不利于阿富汗实现持久和平。

 “阿富汗政府被边缘化了。朱永彪指出,美国和塔利班开展会谈一定程度上打击了阿中央政府的权威,这将对阿富汗和平进程的推进和未来的政治重建产生负面影响。

和平之路漫漫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阿富汗总统加尼上月29日在首都喀布尔举行了大支尔格会议(大国民会议),以制定未来与塔利班谈判的共同战略。大会聚集了3200名参与者,包括来自全国各地的政治家、部落长老及其他知名人士。

这次旨在凝聚国内共识的会议,恰恰折射出当前阿富汗政局的分裂。阿富汗政坛两名重要人物,即政府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和前总统卡尔扎伊因与总统加尼意见不合缺席会议。塔利班则更加尖锐地抨击会议是美国傀儡持续愚弄阿富汗的体现

半岛电视台援引学者分析说:相比美国与塔利班的会谈,阿富汗人之间的下一阶段会谈——通常被称为阿富汗内部对话,将更具挑战性

 “阿富汗实现和平任重而道远。朱永彪指出,从内部因素来看,阿富汗经济形势严峻,贫困失业等社会问题尖锐,国内政治共识缺乏,各派政治势力博弈加剧,将对和平进程的推进造成巨大冲击。从外部因素来看,一旦美国真正撤军并大幅缩减对阿经济援助,即甩包袱式的撤离,阿政府将无法承担每年60多亿美元的安保预算,阿富汗将陷入严重的安全危机。此外,撤军造成的权力真空可能引发新的地区博弈,将搅乱阿富汗局势。

 “阿富汗进入了政治不确定时期。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看来,阿富汗的政治解决方案需要进行三次独立但相互依存的谈判:美国与塔利班之间以安全为重点的双边谈判、阿富汗人之间的政治谈判和地区国家的区域谈判。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进一步指出,阿富汗问题各方在外国军队撤离、未来阿富汗宪法和政治安排等议题上分歧巨大。一些地区国家不断强化地缘政治博弈,无法联手推动和平进程。随着叙利亚战事结束,一些伊斯兰国残余恐怖分子流窜至阿富汗及其周边地区,加大了安全风险。以上种种因素使得阿富汗和平进程堪忧。

 “鉴于当前的不稳定局势,结束阿富汗战争可能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巴基斯坦《论坛快报》称。

(记者:李嘉宝)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