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马晓霖:英伊斗法一时热闹 美伊博弈仍为关键
发布时间: 2019-07-31 浏览次数: 10

729日,伊朗与俄罗斯宣布,两国将于年底前分别在印度洋、莫克兰水域、霍尔木兹海峡和波斯湾举行联合军演。这一计划表明,在美国动员更多盟友加入对伊朗军事施压之际,伊朗也在加强同准盟友俄罗斯的军事合作以便拆解压力。尽管近期美国与伊朗的紧张对峙稍微降温,英国与伊朗的扣船纷争及护航与反护航较量上升为大热点,但是,考虑到英国现阶段的外交重点、军事实力及与美国的伊核政策差异,英伊矛盾不会激化为直接军事冲突,美伊博弈依然是影响波斯湾安全与稳定的关键所在。

彼此扣船,英伊相互报复合理“碰瓷”

英国与伊朗的矛盾突然激化多少出人意料,其导火线看似与伊核危机无关,实际却是波斯湾危机的外溢。随着英国加强乃至主导欧洲国家在波斯湾护航,英伊摩擦的风险在加大。

英国《卫报》网28日援引国防部声明说,第二艘英国军舰即45邓肯号驱逐舰已抵达波斯湾,并与先前到达的蒙特罗斯号护卫舰护送英国舰船穿越霍尔木兹海峡。自上周英国皇家海军领受护航任务后,蒙特罗斯号已护送35艘悬挂英国旗帜的船只通过霍尔木兹海峡。

英国继美国之后向波斯湾派出海军护航并呼吁组建由欧洲国家为主的护航编队,尽管主观上是为了确保国际商船及石油运输线安全,与近期英伊扣船纷争有关,但是,客观上却积极回应了美国敦促盟国联合巡航向伊朗施加军事压力的立场,因此,必然引起伊朗反感与反制,进而恶化双边关系并使波斯湾局势更加复杂。

74日,装载着200万桶原油并驶往叙利亚的伊朗超级油轮格蕾丝1在地中海水域遭英国军舰拦扣,随后被移交给英国海外领地直布罗陀当局。英国称该轮涉嫌违反欧盟针对伊朗盟友叙利亚的贸易禁运条例。伊朗外交部当即召见英国大使强烈抗议并要求释放该轮。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将领也威胁报复这一海盗行为,称如果英国不释放伊朗油轮,德黑兰政府有责任扣押一艘英国油轮。

伊朗随后两次对英国扣船行动还以颜色。11日,3艘伊斯兰革命卫队巡逻艇在霍尔木兹海峡水域试图拦截英国传统号油轮,最终被护航的蒙特罗斯号警告驱离。19日,直布罗陀当局最高法院裁定延长格蕾丝一号扣押期,进一步激怒伊朗。几个小时后,伊斯兰革命卫队海军扣留通过霍尔木兹海峡的英国油轮史丹纳帝国号23名船员。

20日,革命卫队公布录像资料显示,其武装人员通过直升机空降至该油轮甲板进而对其加以控制。伊斯兰革命卫队还警告现场试图救援的蒙特罗斯号不要插手以免让自己置身危险境地。当天,伊朗还短暂扣留另一艘英国油轮迈斯达尔号,并在登船检查后放行。

英国与伊朗随后围绕扣船事件展开舆论战。英国外交大臣亨特称“无法接受”伊朗的“敌对行为”,警告事件如果得不到迅速解决“将产生严重后果”。亨特强调,英国必须采取行动,确保船只在霍尔木兹海峡的安全,英国还将寻求建立由欧洲主导的“海上保护团”,护航进出波斯湾的船只。英国还威胁将冻结伊朗资产,并推动联合国和欧盟重新制裁德黑兰。

伊朗政府24日致信联合国安理会称,史丹纳帝国号撞上一艘小型渔船并重创部分船员,但史丹纳帝国号事后没有回应渔船求救信号和伊朗有关部门的无线电通信,而是关闭应答器,危险地改变航向逆向行驶。因此,伊斯兰革命卫队及时进行干预。伊朗告状信还称,扣押行为符合国际法规,对于维护霍尔木兹海峡战略通道安全及海上秩序是必要的。

考虑到伊朗与英国在维护伊核协议的完整性和延续性上存在高度共识,并正在磋商如何打破美国退出而造成的困境,伊朗无意将事态扩大,于是提出“交换船只”动议。24日,伊朗总统鲁哈尼暗示,如果英国释放格雷斯1油轮,德黑兰会考虑释放史丹纳帝国号油轮。鲁哈尼强调伊朗不寻求军事冲突,但也绝不允许伊朗在重要航道的安全受到威胁。他表彰革命卫队扣押史丹纳帝国号的行动很专业、很勇敢。鲁哈尼还重申,伊朗不寻求与一些欧洲国家保持紧张关系。如果他们遵守国际框架,放弃错误行动,包括在直布罗陀的所作所为,他们将得到伊朗的相应回应。”

26日,伊朗在境内发射一枚射程为960公里的流星3”中程导弹,美联社称此举是对要求限制伊朗武器计划的美国特朗普政府的蔑视,也表明伊朗打算进一步抵制美国制裁。随后,伊朗又宣布与俄罗斯举行多地联合军演,表明伊朗不准备轻易退让,而且还有俄罗斯做后盾。这个信号,既是发给美国的,也是发给英国等美国西方盟友的。

动员护航,伦敦梦想光复“全球英国”

27日,伊朗外长扎里夫发表网文称,特朗普在美军无人机被击落后取消对伊朗空袭,转而寻求将英国拖下泥潭,试图加剧美国盟友与伊朗的紧张关系。他警告说,只有审慎与远见才能阻止(美国)这种伎俩。

但是,英国拒绝伊朗提出的换船建议。英国新任外交大臣兼首席大臣拉布29日对天空卫视称,英伊双方互相扣留油轮的做法不对等,英国不会释放伊朗油轮而换取本国油轮的自由。他同时警告伊朗想要走出黑暗,必须遵循国家法规并释放史丹纳帝国号

美国深感靠一己之力在波斯湾对伊朗进行军事压制很难奏响,一旦引发战争代价极大,因此,近期陆续由军事将领放风呼吁与盟国建立共同护航机制。英伊互相扣船事件给美国推动这一新联盟提供了新口实与新动力,也着实动摇了西方盟国的消极态度。

据共同社报道,本月25日,美国政府在中央司令部所在的佛罗里达州坦帕军事基地召集60多个国家举行第二次闭门会议,介绍霍尔木兹海峡及周边安全状况,动员盟国在自愿基础上加入美国领导的哨兵行动护航计划。

德新社称,受英伊摩擦刺激,英国已提出组建欧洲部队在霍尔木兹海峡开展护航,并获得法国、意大利、荷兰和丹麦等国的明确支持,德国、西班牙、瑞典和波兰也表现出兴趣。根据英国提议,这项联合护航行动将不在北约和欧盟框架之下,而是由英法联合指挥开赴波斯湾。英国这一构想可以理解为,正在脱离欧盟的英国既不想高举欧盟大旗,也不想受制于北约而为美国驱使,避免进一步刺激伊朗,还能凸显英国大国地位和影响力,为脱欧后的英国积攒大国筹码。

观察家们注意到,随着英国脱欧大势已定,英国在军事上也在逐步强化建设并扩大活动范围,以便重新作为独立一极在全球发挥大国作用。基于此,去年2月,英国一度宣布派遣最先进的战舰和一个F-35战斗机群前往太平洋首航,第一次直接介入万里之外的南海争端,其理由也是维护国际法。在这次英伊危机中,英国作为域外国家在地中海扣留伊朗油轮,并追随美国护航波斯湾,都开启近期欧洲国家海上军事行动先例,也凸显英国锁定全球英国军事角色的意图。

从理论上说,英国对卷入波斯湾冲突的顾虑要少于美国,因为它在中东没有太多战略资产需要保卫,可以与伊朗进行一次说打就打,打完就撤的局部海战,但是,英国海军现状又让伦敦信心不足。耗资31亿英镑的最新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2020年才能投入使用,现役1323型护卫舰中的6艘,以及645型驱逐舰中的3艘,则长期处于维修状态,勉强凑齐一支没有航母保障的轻型舰队难以完胜伊朗海空军及岸防部队。因此,英国始终不敢对伊朗进行军事威慑,只能狐假虎威地配合美国,或者结伴壮胆地拉欧洲伙伴共下波斯湾。

当然,尽管约翰逊崇拜特朗普,但是,英国当务之急是处理脱欧难题,英美在国家利益、外交政策上也颇多分歧,英国尤其在意维护伊核协议的合法性和延续性,至多不满伊朗威慑式的退圈行动,而不会轻易追随美国成为第二个抛弃伊核协议的大国。因此,英国与伊朗的当下矛盾与摩擦是阶段性的,且可以通过磋商解决;美国与伊朗的博弈才是不可调和的,也是决定波斯湾战争与和平的关键所在。

(作者:马晓霖,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