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环球时报社评:埃及刚开启走向未来的漫长过渡
发布时间: 2012-06-18 浏览次数: 24
 

埃及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昨天结束,因为两位候选人一名是穆巴拉克时期的最后一位总理,另一位是宗教势力穆斯林兄弟会推选的,世界舆论议论纷纷,埃及的选举气氛也很低落,几乎没有“革命终于胜利”的喜悦。

这次选举实际上真正拉开了埃及走向未来的漫长过渡。穆巴拉克时代的大量经济和社会问题还没来得及触动,选举只是国家混乱之中的短线政治博弈。全世界的观察家们都倾向于相信,这个国家还要折腾很久,才能真正走上“正道”。

埃及是个很典型的例子:民生的长期荒废积累了社会不满,民众对民主或许能解决一切的期望导致了革命。当民主政治的高难度操作突然降临这个国家时,发育不够成熟的埃及社会又明显力不从心。

埃及有可能因为这场革命而最终实现国家的新生,如果从大历史的角度看,埃及今天经历的一切或许都是值得的。因为毕竟推翻了穆巴拉克的专制,为迎接民主经历的痛苦再漫长,也不会是永远的。

然而大概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代人真正愿意为大历史献身。政治如果只为大历史考虑,而不是首先为当代人的利益负责,在现代国家里都难以为继。埃及革命实际上也不是为“民主理想”发动的,它源于人们相信民主会带来现世的好处。

当民主造成长时间的无序和动荡时,人们的希望就会破灭,社会就会从对理想的狂热滑入失望以及更大的愤怒,国家就会在民意的混乱冲突中随波逐流。

埃及的教训决不是在不该发生革命的时候走向了革命,而是一长串的错乱。它在早期该改革的时候没有改革,发生革命的时候没有切实可行的目标和样板。革命必然伴随失控,而对重建秩序,社会又在价值观这一最基本层面严重分裂。

埃及革命既未产生一位有号召力的领导人,也未产生一个强有力的现代政党。大革命之后的第一次总统大选,得票最高的只有不到25%,这足以说明革命未洗礼出任何新的政治凝聚力。尽管有美国等输血帮忙,这个国家今天犹如一盘散沙。

埃及的事情在清楚告诉我们,在一个不发达的社会里,革命无助于经济及社会问题的解决,再好的制度设计也难以执行。欠发达社会的最重要使命是发展,只有经济及社会变化逐渐沉淀,才能与政治进程相互促进,实现国家的稳定进步。

政治的终极意义应当是民生,但政治很容易脱离民生而自成一体,变得漫无边际。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所谓民主政治,都因缺少经济和社会成果的支撑,而走上“邪路”。一些国家的民主政治搞得热火朝天,比西方发达国家还“民主”,但它不仅不帮助民生,反而长期构成对民生的破坏。

埃及能给世界以正面启示,还是最终成为世界各国政治的负标本,眼下没有定论。祝这个曾是阿拉伯世界相对最世俗的国家能交好运。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