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人民日报:阿拉伯国家对美国心态复杂
发布时间: 2012-04-17 浏览次数: 39

随着西方国家加大对叙利亚制裁力度,美国越来越担心叙利亚的邻国黎巴嫩成为叙利亚逃避制裁的门户。为此,美国财政部官员近日对黎巴嫩进行了特别访问。黎巴嫩《消息报》指出,美方官员是在借机向黎巴嫩传递信号:如果不协同对叙制裁,就将面临来自西方国家的惩罚。

有当地分析人士指出,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近来对黎巴嫩一直采取又拉又打的做法,一方面表示继续向黎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另一方面不断派要员游说黎有关方面,以说服其停止同叙利亚进行经济往来。黎美之间的微妙关系,可以看作是多年来阿拉伯国家与美国的关系缩影。 

如今,人们印象中的阿拉伯人不喜欢美国,这是对阿拉伯民众心理感受的粗略概括。从国家层面看,阿拉伯国家对美国的心态可以说是既“爱”又“恨”。

历史恩怨纠结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阿拉伯民族处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统治下。一战中,英、法等西方国家与阿拉伯人面对共同的对手土耳其,便达成交易:阿拉伯人帮助英、法打垮土耳其,英、法答应让阿拉伯人建立自己的国家。

奥斯曼帝国最终解体,但阿拉伯人的建国之路却磕磕绊绊。英、法玩起了“委任统治”或间接殖民统治的把戏,对阿拉伯民族“分而治之”。阿拉伯人一方面要感谢西方驱逐了土耳其人,另一方面又埋怨西方对他们的控制和分化。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代表西方世界插手阿拉伯国家事务的换成了美国。美苏争霸时代,美国没能笼络所有的阿拉伯国家,阿拉伯世界有的亲美,有的倚苏。

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中东地区唯一的主导性力量。但阿拉伯各国也并非对美国言听计从。归根结底,双方的关系取决于相互间利益的匹配程度。

利益不尽一致

一般认为,美国在中东地区有五大利益:一是保证以色列安全,二是确保石油供给及价格稳定,三是打击恐怖主义,四是防止伊朗拥核并形成地区霸权,五是推行民主、人权价值观。总体而言,阿拉伯国家的最大利益是获得和平、稳定的内外环境,实现经济发展与民族复兴。双方的利益有时是匹配的。比如,美国为保持油价稳定,以强大海军保障波斯湾航运安全,不少阿拉伯国家也依赖石油美元,他们其实乐见美国的“保驾护航”。而伊朗拥核或者形成地区霸权,不仅为美国所不容,也是阿拉伯国家所担忧的。美国对伊朗下狠手制裁、甚至武力威胁,阿拉伯国家也乐见其成。但与此同时,美国和阿拉伯国家也存在根深蒂固的矛盾。美国竭力袒护以色列,阿拉伯国家则多数支持巴勒斯坦,美国对以色列的扶助让阿拉伯人普遍不满。

在另一些场合,阿拉伯国家与美国的利益看似有所重合,实则貌合神离。最近的例子是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美国以萨达姆政权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支持恐怖主义为由“入侵”伊拉克,得到了多数阿拉伯国家的默许。但推翻萨达姆政权后,伊拉克并未实现稳定与发展,相反却迎来了血腥的内战和频发的暴力袭击事件,伊拉克成为中东一大乱源和恐怖主义输出地,阿拉伯国家对此有苦难言。美国在战后伊拉克推行民主选举,选出了什叶派政权,这让多数以逊尼派主导的阿拉伯国家十分失望,沙特甚至认为美国启动的伊拉克战争是一场彻底的失败。与伊拉克战争捆绑的是美国的“大中东民主计划”,结果伊拉克的民主“样板”脆弱不堪,没有任何的说服力和示范效应。

国别差异明显

阿拉伯各国利益诉求不同,追随或抵制美国的程度也就不同。2011年之前,美国苦心打造了一个主要由埃及、沙特等地区大国组成的温和派阵营,这些国家接受美国援助、协助美国反恐、保持与以色列的和平,成为美国中东战略的重要支柱。另一阵营则是叙利亚、苏丹、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哈马斯等偏激进的国家和组织。它们反对以色列,与美国也多有争执。2011年中东地区政治局势动荡后,温和、激进的阵营之分不再如以往那么明显:未来埃及无论何种势力主政,都将拉开与美国的距离;叙利亚政权则深陷危机,激进阵营面临重挫。

当前,美国的盟友主要是海湾国家。它们依赖美国保护石油出口、抵御伊朗威胁。近年来,海湾诸国不断向美国购买先进武器,甚至筹划建立海湾导弹防御体系,对美国的安全依赖有增无减。但海湾国家也是保守的君主制国家,对美国倡导的政治改革十分反感。海湾以外的阿拉伯国家,在经济上仍然渴望美国的贸易、援助和技术。但在政治、外交、安全等领域,其独立性逐渐增强,不希望美国随意干涉内部事务。

变局摆脱依赖

在叙利亚问题上,阿拉伯国家与美国关系的两面性再次凸显。整体而言,阿盟一度提出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十分不利的“阿拉伯倡议”,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口径几乎一致;但近期举行的第二十三届阿盟峰会又有所“回摆”,将主基调定在支持联合国和阿盟联合特使安南调停、实现和平政治解决上,与西方立场拉开了一定距离。海湾国家与西方在推翻巴沙尔政权上展现了紧密的联系,但其他阿拉伯国家并不希望叙利亚遭过度干预而出现乱局。目前,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国家既要“倒巴”,又不愿亲自动手,而阿拉伯国家既希望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对叙施压,又不愿外部军事介入。这种局面其实是阿拉伯国家长期缺失独立外交战略的“后遗症”。

从中东地区格局看,阿拉伯国家有着共同的竞争对手伊朗,因此需要美国帮忙遏制伊朗;同时阿拉伯国家也有着共同的敌人以色列,因此对亲以护以的美国仍将不满。阿拉伯国家对美国既爱又恨的局面短期内难以改观。但过去的一年是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年,美国击毙本·拉丹,从伊拉克撤军,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度降至不足15%,阿拉伯大变局则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美国输出民主价值观的热情。美国在中东的利益和存在都呈缓降态势,这或许是阿拉伯国家养成独立外交战略、逐渐摆脱对美依赖的一个机遇。

(作者:秦天)

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