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中国周刊:“关键之旅”—美国的埃及之路
发布时间: 2012-08-01 浏览次数: 20

【内容简要】 美国冀望用西方民主的形式把埃及塑造成类似土耳其般的世俗伊斯兰政权,但是这条转型之路将会很漫长,而且充满反复与风险。

715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结束了她的埃及之行。有美国国务院官员称,希拉里访埃之行,是“在埃及关键时期的关键之旅”。

埃及目前的政局,处于“向民主过渡的关键时期”。624日,穆斯林兄弟会下属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尔西在穆巴拉克下台后的首次大选中以微弱优势获胜,成为埃及首位非军人总统。没过多久,穆尔西就与埃及军方围绕议会复会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政治博弈,如果以穆尔西和坦塔维为首的世俗力量与伊斯兰力量继续对峙下去,很有可能造成埃及社会的动荡,进而对中东地区和平造成冲击,这不符合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利益。希拉里选择这样一个敏感时刻到访,应该说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希拉里的这次“关键之旅”中有三个主要议题:政权过渡,埃及与以色列的关系,埃及与美国的关系。

希拉里先后与总统穆尔西和军方领导人坦塔维会晤。她在会晤中分别表示,美国支持埃及向民选政府的全面过渡,并努力使民选政府取得成功。 “埃及应完全过渡到民主政体中去,军队应回到其唯一角色——保卫国家安全中去”。

希拉里给埃及社会传达了一个很明确的信息:美国政府支持穆尔西,并希望埃及军方完全交权给民选的文人政府,以便埃及尽早完成民主过渡。

这次访问,希拉里获得了穆尔西的承诺:埃及将继续遵守与以色列的和平条约。希拉里向穆尔西保证美国将继续对埃及进行援助并保持良好关系,但也提出了几点希望,一是希望埃及继续发挥其在中东地区事务中不可替代的作用,二是希望穆尔西利用穆斯林兄弟会与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之间的特殊关系约束其行为,三是希望埃及与伊朗只保持有限的接触。

希拉里这次访问最重要的成果之一是与穆斯林兄弟会建立了高层联系,双方互相了解了对方的看法,正如前面那位官员所说,希拉里此行,是希望通过“与埃及主要政治力量的接触而加深对埃及现状的了解”。

穆兄会与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哈马斯等组织过从甚密,过去几十年来,穆兄会被穆巴拉克政权看作是非法组织,一直遭到埃及军方和政府的打击,是美国和埃及的“共同敌人”。不久前,一位美国官员还曾经宣称,华盛顿没有、也永远不会和穆斯林兄弟会对话。

穆巴拉克时代,美国与穆兄会很少有交集。伊斯兰宗教色彩强烈的穆兄会通过民主形式获得政权后,迫使美国对埃及的政策做出调整。但是这一调整在美国国内也是意见不一,美国参众两院、国务院和国防部一直在激烈辩论是否同穆兄会打交道,参众两院的疑虑尤其大。

而穆兄会在如何与美国打交道的问题上也同样处于困惑当中,一方面穆兄会认识到在外交上美国依旧是关键,必须和华盛顿合作。另一方面,穆兄会又对美国人对它们的真实态度不了解。

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希拉里的来访算是恰逢其时。穆兄会也对此表示了欢迎的态度,而美国人也降低身段,谦虚地表示,美国支持穆尔西,也希望成为埃及的“好伙伴”。

长期以来,埃及就是美国中东战略非常重要的一环,美国希望这个重要的前盟友,在“后穆巴拉克时代”,依旧是自己在这一地区的坚定支持者,能够与在维护本地区的安全与稳定方面,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并继续履行与以色列签署的和平协议。而埃及未来的对外政策,也必将倚重美国才能有更大的空间和影响力,现实决定了美国和穆兄会必将相互借重,相互适应对方。

尽管美国与穆兄会执政的埃及开始了“后穆巴拉克时代”的接触和交往,双方之间的关系想要达到穆巴拉克时代的那种盟友关系却很难。穆兄会秉持的强烈的宗教思想以及与真主党、哈马斯和伊朗的密切关系,让美国很难对其放心;而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又让穆兄会对美国充满警惕。美国冀望用西方民主的形式把埃及塑造成类似土耳其般的世俗伊斯兰政权,但是这条转型之路将会很漫长,而且充满反复与风险。

(作者:马勇田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

来源:中国周刊